logo 首頁 > 文匯報 > 社評 > 正文

司法改革才可以保障司法獨立

2021-01-06

即將退休的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昨日表示,任內無受到特區政府或中央施壓;他又稱,司法機構並不反對司法改革,但改革要有細節及理由,如果因為贏不到官司就要改革,並非好的理由。司法制度是本港在「一國兩制」和基本法下管治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面對香港國安法落實後的新形勢,司法機構有必要與時俱進,充分認識到司法改革與司法獨立不僅不抵觸,而且只有通過改革才能有效維護香港法治、維護香港憲制秩序,從而更好保障本港司法獨立,鞏固公眾對法治公義的信心。

毫無疑問,尊重法治是本港成功的重要基石,司法獨立是本港行之有效、受到基本法授權和保障的重要制度安排,不應試圖作出干擾甚至改變。但也要看到,世上沒有任何制度完美無瑕,也不可能面對時代的變化仍然一成不變。按照基本法規定,香港特區實行高度自治,享有「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本港司法制度在回歸後的發展,首先必須遵從「一國兩制」憲制原則;司法機關在行使基本法賦予的權力時,應當尊重國家憲法、中央權力以及尊重特區政府制定公共政策的權力。這是香港特區司法獨立的應有之義。

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常務副主任張曉明在香港基本法頒布30周年法律高峰論壇開幕式的致辭中指出,全面準確理解和貫徹「一國兩制」方針,要講「兩點論」,還要講「重點論」。既要講維護香港法治,又要講維護國家憲制秩序,要看到香港回歸後包括普通法制度在內的法律制度,已納入以國家憲法和基本法為基礎建立的憲制秩序之中。

「一國兩制」實踐已進入「五十年不變」的中期階段,茞援騣T保香港的長治久安和長期繁榮穩定,系統謀劃「一國兩制」制度體系完善工作,包括推進司法改革,必要且迫切。香港司法制度和實踐面對的時代特徵已經並且還在發生變化,有法律界人士具體指出,香港國安法實施,對本港司法機構屬全新事物,沒有實質案例可供參考,本港法官對香港國安法與普通法原則之間如何配合,怎樣融會貫通,避免出現不協調的情況,對本港司法機構而言是重大挑戰。

黎智英涉嫌觸犯國安法獲保釋,就牽涉到法官對保釋規定的理解。根據《刑事訴訟程序條例》,本港法庭一貫做法是以批准被告保釋為裁斷起點;但國安法42條的規定完全不同,違反國安法者,不准保釋是「起點」、是「基本處置」,准予保釋是「特例」;而且這個「特例」成立的必要和充分的條件,是法官有「足夠充分」的理由「相信」被告不會再實施危害國安罪行。黎智英干犯違反國安法的罪行,加上國安法的法律地位不同於普通香港法律,法官如何準確詮釋法律,作出令人信服的判決,對司法機構成為重大考驗。在這種背景下,作出適應新變化的改革,反而有利於司法獨立制度的運作。

前年以來嚴重挑戰法治的黑色暴力,挑戰了香港的憲制和法治秩序,這是司法機構必須面對的新局面;香港國安法實施,開啟了本港由亂及治的新局面,也對司法機構處理違法暴力、危害國家安全的案件提出全新要求。去年以來法官在判案時標準不一,定罪、量刑、保釋都存在很大爭議,難免動搖了公眾對法治公義的信心,要求司法改革的聲音日益強烈,這並非輸打贏要、干預法治,而是渴望司法制度跟上時代步伐的合理訴求,也是希望司法獨立制度能夠更好運作的良苦用心。司法機構和法律界對此應該靜思明察。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