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人物 > 正文

勵志人生:中提琴演奏家孫圉 逆流而上摘歐洲樂團首席榮譽

2021-02-05
●孫圉現擔任虎豹樂圃的弦樂導師。●孫圉現擔任虎豹樂圃的弦樂導師。

中提琴是一種西洋樂器,在管絃樂曲與室內樂曲中,常被用來加強節奏或填補和聲,它的發展與歷史和小提琴近似,但多不適用於獨奏。在歷史的進程中,對於中國乃至亞洲人來說,作為西洋樂器的發源地,歐洲的音樂殿堂有一道頗為高階的門檻。而中提琴演奏家孫圉,帶茪@把琴,頭也不回地從上海走向了柏林,在那道隱形的門檻上築了一道階梯,奮力走了上去。在將近十年的時間中,一步步用音樂的力量為自己摘得首席的榮譽。

採訪:香港文匯報記者 胡茜

攝影:香港文匯報記者

訪問中提琴家孫圉的那天,為了讓拍照效果更自然,他站在虎豹別墅的彩繪扇門前,隨手拉起了隨身攜帶的琴,悠揚的曲聲在幽靜的空間徐徐流出,在不大的演奏廳媬Ⅹ間A聞者自醉。孫圉說:「其實比較習慣於樂團在有聽眾的地方演出,因為有氣息、節奏的交流,那樣的氛圍與其它別的環境不可比擬。」

然而,今年因為眾所周知的緣故,虎豹樂圃的演出只能以線上的形式進行,但好的地方在於,是次網上音樂節匯集強強聯手,雲集星光熠熠的國際級演奏家、樂團、音樂人共同演出。

「找水比較淺的地方過河」

孫圉打趣地形容,中提琴事實上是一種比較「尷尬」的樂器。相對於小提琴、大提琴等比較熱門的樂器,中提琴似乎顯得「冷門」了一些,但千軍萬馬過獨木橋,選擇中提琴作為自己主要研習的樂器,對於孫圉來說,是「找水比較淺的地方過河」。「中提琴其實比較少人學,雖然它作為一個獨奏樂器不佔優勢,如果真的以這個作為職業的話,中提琴樂手在一個樂團中所佔的數量比例和小提琴相差不大,但是小提琴等於『一大群鯉魚跳龍門』,而中提琴則是一小撮。」孫圉自認是一個「不喜歡太多嚴重考驗的人」,所以在這個機會概率下,他選擇了競爭力的優勢,一路學了下來。

不過,儘管自認不愛過多挑戰,但從上海音樂學院畢業後,他還是選擇了前往德國柏林進修,「中提琴始終是一種西洋樂器,德國是古典音樂的發源地,音樂就像學習語言,你得到它的『家堙z看看,真正地看古典音樂在那堿O怎麼演奏的。」為了追求音樂的純粹,他覺得應該要走上這條道路遠行。

亦步亦趨的努力得到認同

孫圉對於柏林的喜愛是很天然的,那堛滬絳眭^圍、藝術氣息、高質的展覽與音樂會讓他感覺如魚得水,「一開始的時候看別的音樂家演奏,確實是有點仰視的感覺。」但是,很快孫圉便發現,亞洲人,尤其是中國人,有身體結構上的優勢--關節比較小、相對比較靈敏。「有可能是因為我們用筷子的緣故,雖然我們的絕對力量可能比較弱,但小關節和小肌肉群的敏捷程度是特別好的,」他說,「所以說,在技術上不存在太大問題的時候,就可以真正放開手腳去學他們音樂上的東西。」

就這樣,2007年,孫圉抱蚘婽蚴o堅定的信念報考了柏林愛樂樂團,這對於中國人來說是史無前例的,「對於現在整個世界的音樂界來說,中國人進入國際上的樂團不是什麼新鮮事了,因為確實中國的進步很快,和別的國家再沒什麼界限,但是當年這是罕見,甚至沒有發生過的。」他說。

隨後的兩三年中,孫圉隨團到維也納、巴黎、薩爾茨堡、盧塞恩、華沙等地巡迴演出。孫圉坦言道:「一開始的時候雖然覺得既然考了就一定要進樂團,但是自信程度其實是不夠的。」隨蚨t出的經驗增加,他的自信心亦因為逐漸得到認可和褒揚遞增,孫圉開始心無旁騖地鑽研技巧和音樂的內涵。

疫情中聯中西音樂以饗樂迷

虎豹樂圃於日前舉行了「Heritage x Music Festival On Air 遊弦活樂線上音樂節」,糅合一級歷史建築虎豹別墅中西之美、匯聚中西音樂無界限的氛圍,為一眾樂迷提供獨特和充滿豐富文化氣息的美妙音樂體驗。 孫圉說:「虎豹樂圃其實每一年的冬天都會有小型的音樂節,有各種形式的音樂,但是今年很遺憾無法延續這個活動。」他自言原意是為苦悶的香港樂迷帶去一些音樂的色彩,但是沒想到最後卻同時引來了一些國外的聽眾,擴大了受眾群,這是意外的收穫。

虎豹樂圃策略夥伴香港中樂團彈撥小組亦參與演出,演奏風格各異的傳統與現代作品。 壓軸音樂節表演將由香港新晉無伴奏合唱組合VSing吾聲,以豐富多變的和音和用聲技巧,營造美妙人聲的音樂節奏,展現香港新星的音樂才華,為音樂節畫上圓滿句號。

離開了樂團數年,孫圉有時會有懷念的感受:「在樂團中一百多個人出來的音樂氛圍是很不一樣的,我在未來也有可能會回去歐洲,再到德國拉樂團。」

音樂節表演者還包括虎豹樂圃一眾星級導師,透過音樂發放正能量,用音樂回饋社會,為每一位香港人在抗疫期間打氣,錯過音樂節的音樂愛好者可於虎豹樂圃YouTube免費重溫音樂節精彩演出。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