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藝粹 > 正文

疫下香港演藝生態危與機

2021-02-20
●康文署日前宣布,表演場地於2月19日再次重開。過去一年,本地演藝場館因疫情原因多次關閉,對業界帶來衝擊。圖為早前途人經過關閉的文化中心。  中新社●康文署日前宣布,表演場地於2月19日再次重開。過去一年,本地演藝場館因疫情原因多次關閉,對業界帶來衝擊。圖為早前途人經過關閉的文化中心。 中新社

--「疫向未來」論壇與中樂圓桌會議

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IATC)(香港分會)於1月18日至2月3日,連續三周舉辦了六場網上論壇,在香港的IATC Facebook專頁(iatchongkong)同步直播,毋須登記,至執筆時仍可登入收看。

此一網上論壇系列以「疫向未來」為主題,回顧和梳理香港演藝業界在疫下面對的生態問題,分享及討論未來發展的危與機。每場分別邀來四位講者,加上第二場邀來特別嘉賓許樂欣,合共便有二十五位業界人士,在IATC(HK)總經理陳國慧主持下,分別從不同角度作出探討,可說是對過去一年來香港文化演藝界的一次難得的回顧檢討與交流。

在2月3日最後一場「場地篇」舉行前一小時,於香港中樂團上環團址5G音樂廳則舉行了一場網上直播圓桌會議「疫情下的中國音樂活動」,就過去一年香港於疫情下的中樂活動生態進行了回顧交流,正好補足了「疫向未來」音樂主題的空白。

文:周凡夫

水深火熱 苦水不少

IATC這六個網上論壇,分成幾個主題,討論幾近一年疫情不斷反覆下業界所遇到的問題,參與者主要是「落手落腳」、無比「貼地」的前線工作者。意料中的是各人都有不少苦水,提出各種訴求。確實,香港演藝界經歷過2019年「社會運動」帶來的不穩定性影響,繼而又是疫毒的恐慌,以「水深火熱」來形容絕無半點誇張。不過,一年的疫情持續肆虐,為文化藝術界帶來有「危」與「機」,這已非僅是香港一地之現狀,而是全球性、世界性的事。很顯然地,在這個過程中,即使是業界,特別是主管文化、管理場地的官員,都會出現滯後的反應。兩場「求存篇」便有不少對政府政策的怨言,「網演篇」則對網絡製作有頗為深入細緻的討論。論壇中亦帶出了好些對日後文化演藝發展的思考,特別是在「藝術節篇」,未來國際性的藝術交流新常態,在過去一年間已有不少嘗試,但不確定性仍然很多,如以行將舉辦的2021年香港藝術節的節目設計模式來看,線上線下並存並舉應是其中一種結合模式,至於鄧樹榮提出的「寂寞藝術節」的概念和思考,則是目下很值得探討的大問題。

壓軸一場「場地篇」中,談到以香港情況來說,即使是「獨立自主」的場地仍受制於政府條例,於疫情下,業界終再度關注到香港場地「單一性」的嚴重問題。其實,早於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有關演藝場地的問題曾一度引發討論,唯其後業界的專注點轉移,更一直處於「安舒區」中忽略了所存在的先天性大問題,這次疫情場館三番四次地反覆關停,大家才驚覺香港場館「單一性」所帶來的嚴重後果。

新常態下的樂藝傳承

圓桌會議「疫情下的中國音樂活動」則集中交流討論了疫下不同團體組織的中國音樂活動情況。會議由香港中文大學中國音樂研究中心與香港中樂團合辦,中心執行總監陳子晉主持,邀來八位香港中樂界活躍組織的代表出席,「面對面」地交流分享的同時通過網絡直播放送。兩小時的會議「節目」,談了兩個半小時。其實,IATC的六場論壇亦全超過預計的一個半小時,第四場「網絡篇」(二)更超過130分鐘,可見各出席者在疫下都有大量感受和心得想傾吐分享。

圓桌會議的各出席代表分享了在疫情下的處境,面對的問題及採用的應對手法,及其對未來中樂發展新常態的看法。陳子晉在開場白中指出疫情對中樂活動的影響,只餘下殯儀館工作的樂師仍有工開。這並非黑色冷笑話,而是無奈悲涼的現實。

作為會議主辦者之一的香港中樂團行政總監錢敏華首位發言,分享了樂團在歐洲巡演時得悉疫情爆發、場館關停時,除為團員搜購口罩,更已作出線上活動的策劃,後來還有網絡節目拿到獎。同時,樂團上下齊心,在網絡上衍生出多項系列性節目,為此,雖然實體演出時開時停,大家其實更為忙碌。接荂A竹韻小集的行政總監陳照延報告了過去一年在疫情下,儘管實體演出大受影響,個別節目甚至四度延期仍未能舉行。節目改成網絡進行,門票收入沒有了,幸好竹韻小集的演出大多是小型場地,門票收入亦非主要來源,網上演出的人數超過四千人,影響力反而大增。

當然,作為香港中樂界「龍頭」的香港中樂團,過去一年能在網絡上大大拓展新的空間,據錢敏華所言,有其「偶然」性。樂團藝術總監閻惠昌是「科技迷」,打造5G網絡的「和記電訊」行政總裁古星輝則是跟隨湯良德學習胡琴的高足,兩人「一拍即合」,由此更將中樂團的演奏廳「變身」為「5G音樂廳」,這亦可說是疫下中樂發展的一個新里程了。

會議中亦帶出學校和業餘中樂團面對的不同境況。不過,圓桌會議各出席者都直接或間接地和中樂(主要是中國樂器演奏)的教學傳承活動有關,為此,採用網上教學面對的問題亦成為交流討論的重點。吳朝勝(香港青少年國樂團總監、學校音樂及朗誦協會音樂委員會委員)、胡柏端(香港中樂團助理指揮--教育推廣)、徐英輝(音樂事務處高級音樂主任--中樂)、劉長江(香港中大音樂系系主任),和黎家棣(香港演藝學院中阮主修導師、多間中小學中樂團指揮),就中樂教學傳承面對的新常態分享了各自的經驗,最後白得雲(香港演藝學院音樂學科系主任)總結時指出,採用Zoom來進行網上教學,有正面影響亦有負面作用,日後兩者並存進行應會是新常態。

「存活」前景嚴峻

無疑地,業界目下更大的問題是文化藝術工作者的「存活」問題。

就大中華地區而言,澳門、台灣和中國內地的文化演藝發展,儘管亦備受疫情影響,但相對都不及香港嚴峻,加上各地的社會體制不同,藝團資助體制亦有不同,藝團面對的壓力,特別是財政上(生存)和藝術上的困難亦有異。綜觀而言,中國內地市場最大,一如經濟發展,亦可以「內循環」方式維持帶有動力感的運作,但文化所強調的交流與互動撞擊,短期內亦難恢復;這種情況,放在市場最細小的澳門來看,在疫情受控下,能依附內地的「內循環」大系統來發展應是幸事,但短期內仍難以回到從前。

台灣市場較香港大,疫情亦受控中,但「內循環」的作用並不足夠,新加坡的情況看來較香港稍好,但同樣面對前景不明確、如何存活的問題。但無論如何,這七場論壇和圓桌會議,可視為一年疫情下的自省檢討和反思,未來面對牛年的前景,恐怕「做牛做馬」的機會亦要爭取。

其實,歐美過去一年文藝界的情況更是不堪,更早已面對「存活」的大問題。歐洲音樂界早已陸續出現樂手因對前景絕望而自殺的現象。土耳其便有多名樂師自尋短見身亡的消息傳出。美國同樣在經歷悲慘的寒冬,大型樂團、歌劇院、百老匯的音樂劇製作,早已公布在今年6月前不會重開演出,有不少藝團更結束解散。以美國加州為基地的全球性音樂行業刊物《Pollstar》最近更指出,在全球新冠疫情影響下,2020年現場演出行業的總收入損失將超過300億美元。此外,審計公司普華永道(PwC)的數據亦顯示,2020年現場音樂票務銷售和贊助所帶來的資金下降了64%,僅是國際音樂會產業的價值就被蒸發了近180億美元。

保存文化實力的關鍵

香港這七個論壇和會議是一個很好的開始,可以繼續探討的仍不少。面對疫情,注射疫苗真的能將問題解決嗎?

如果病毒三兩年間都難以消除,會與人類社會共存,社交距離的隔離生活形態成為常態,那麼,在人類社會經濟活動難以回復舊觀的情況下,文化演藝產業的市場還能存在多少呢?如果文化產業從業員要爭取存活,又不願意轉業,那麼,何去何從亦正是要思考的問題。要保持文化藝術長期積聚下來的實力,便不能讓人才流失。

現存文化藝術的形態難以存續時,是否有其他可成為產業的形態呢?過去近一年來的網絡形態可能會是其中一個出路,但觀乎現時的方式、現時的文化消費者心態,網絡形態產業化的路仍很長。怎樣才能拉近距離?怎樣才能成功將網絡形態產業化?這種種都是箇中問題的關鍵。但現實顯然存在大量不確定性與有待探索的空白空間。

確實,這些問題不易即時便有確切答案,只能提出問題而無法作出解答,這亦正是當下大家無力感越來越重的原因。但與其只是在等候無力感的解藥,何不齊齊集思廣益去找尋答案呢?為此期待此類論壇能持續定期地辦下去。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