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記錄帳戶
檢索 | 新用戶 | 忘記密碼 | 加入最愛 | 簡體 
2000年10月19日 星期四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 評論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2000-10-19] 社論:依法辦事,才可以消除戾氣

 現時,香港各界人士都承認社會上存在戾氣,缺乏祥和氣氛。如果戾氣繼續發展,將影響香港之穩定繁榮,爭取投資、改善民生的計劃也難以實施,最後是六百八十萬市民付出痛苦的代價。

 問題在於,戾氣來自何方,根源在哪堙H目前存在兩種說法,有一位前大律師公會會長認為戾氣來自行政長官不能「接受批評」,是「戾氣來源」。但是,多數市民則認為,祥和氣氛應建基於維護法治,遵守基本法和香港法律,如果有人要求董建華不依照基本法和法律辦事,此種無理要求被拒絕後,就是「不接受批評」、「保守」、「頑固」,就是「戾氣源頭」,董建華便要承擔責任,這是很不公平的指責。

 行政長官不斷被無理謾罵打擊,他仍然以大局為重,要求同「民主派」政客溝通對話,加強合作,創造對香港有利的祥和氣氛。但是,董建華的和解和忍讓態度,被政客視為軟弱可欺,他們不僅沒有收斂,反而變本加厲,得寸進尺,步步進迫,咄咄逼人,不僅在議會上反董倒董,而且走到街頭搞反董倒董行動,公然挑戰香港法律,踐踏特區政府管治權威,這種行為,只會製造戾氣,破壞祥和。今天,大搞港式「文革」踐踏法治的人自稱是「祥和」代表,反指被謾罵攻擊的行政長官是「戾氣之源」,這是最大的黑白顛倒。

 香港是法治社會,任何團體、任何個人,都可在和平合法的情況下發表意見,其行動是否合情合理,是否有利祥和大局,其是非標準應該是有否維護法治,是否符合憲法和法律的規定。作為法律界人士,更應以法治為重,維護香港的社會秩序和政治穩定。假如某些法律界人士也認為可以隨意採取非法和非和平手段行事,可以肆意挑戰法治,那麼,誰要祥和,誰製造戾氣,不是很清楚了嗎?

 目前,公然帶頭聚眾挑戰法治的人物,不是地痞流氓,而是某些「尊貴」的立法會議員。他們就職擔任議員時曾作宣誓,市民在電視都見證他們信誓旦旦地保證「遵守法律」。但是,誓願當食生菜,他們卻以行動背棄誓言。他們組織了非法遊行和集會,一位為人師表的議員粗鄙地如同黑社會電影的主角,掏出身份證,公開向執法警員招手,大喊「拉我啦?拉我啦!」一位御用大狀議員,則公然向執法者宣稱:「我已準備洗淨Pat Pat坐監。」這些粗鄙對白、這些挑釁動作,人們只會在黑社會電影中看到。這種行為是戾氣的集中表現,是踐踏法治的野蠻心態宣洩,其社會示範效應也是極其惡劣的。當某些立法者、教師、校長、大律師都如此粗野地對待法治,法治還有什麼尊嚴呢?一般小孩、學生、職工、市民,甚至撈偏門的人物,是不是會有樣學樣,同樣會用這種態度和形式挑釁執法人員,打擊執法者士氣?這種戾氣蔓延開來,是不是會對公安秩序和社會穩定造成極大的衝擊?在評論戾氣時,總應有一個標準、有一個依據,而不能憑個人愛惡隨意解釋。戾氣就是不文明、不守法、不講禮、不和睦、不顧社會效果、不顧公眾利益的行為。這種行為應該而且必然引起愛好和平、維護法治、要求發展經濟、改善民生的市民反對和批評。

 任何一個繁榮穩定的社會,首先需有一個和諧的政治局面,一個有管治權威的政府,有良好的法治基礎。市民可以自由發表意見,但必須依照法制行事。即使是人權公約,也要求公民要遵守維護國家安全、公共利益、社會道德和衛生準則及他人自由和權利的法律規定。所有民主國家,都有這類法律規定。凡是藐視法治、煽動無政府主義,不停謾罵,製造不安的地區和國家,最後是把社會帶到動亂和經濟崩潰之中。內地的文革,是前車之鑑。現在有政客在香港發動港式「文革」,公然提出「在議會外組織民間抗爭」、「置諸死地而後生,用公民抗命挑戰強權政府」,作為行動綱領,這是戾氣之源。

 遊行示威須事先申請,乃是在部分人遊行自由與公眾整體利益之間作出平衡,美英等國家都有這類公安條例,絕非「惡法」。議員帶頭違法,踐踏法律,他們如何有資格擔任立法者角色?議會民主的原則是少數服從多數,立法會的投票得不到多數,也應維護議會通過的法律,如要修改,亦要遵守議會程序,如果每個議員均「以我為中心」,我投票支持的就是「善法」,我沒有投贊成票的便是「惡法」,然後在街頭非法抗爭,製造戾氣,輸打贏要,這種民主只是流氓的民主而已。「民主派」而踐踏民主,這是令人最不能接受的事態發展。只有依法辦事,才可以消除戾氣,保持祥和。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往上】 【下一條】 【關閉】
評論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