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記錄帳戶
檢索 | 新用戶 | 忘記密碼 | 加入最愛 | 簡體 
2000年11月18日 星期六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 評論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2000-11-18] 社論:廣大市民支持實施現行公安法

 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今天將舉行《公安條例》公聽會,聽取市民對是否應修改該條例的意見。

 社會各界團體和人士近日紛紛舉行座談會或發表聲明,支持特區政府實施現行公安法,並一致認為現行公安法完全合乎基本法和國際人權公約的精神,是確保社會平穩有序、經濟持續發展和個人集會示威遊行權利都得到充分保障與平衡的法律,完全無需修改。

 由於對公安法是否需要繼續實施或修改引起了激烈爭論,保安局將政府議案提交立法會討論,給予代表各種不同意見的議員有機會交流社會各界的意見,辨明是非,使可能影響香港法治和社會穩定的某些問題得到澄清。由於這場討論關係到廣大市民的合法權利能否得到保障,所以引起了社會的廣泛關注,各界團體和人士就此發表現行公安法無需修改而應繼續實施的主流意見,反映了真正的民意,這將使下月廿日立法會的討論更具民意基礎。

 現行公安法為何無需修改?各界團體和人士指出了三個主要理由。首先,公安法完全符合基本法和國際人權公約的有關規定,充分保障了遊行集會的自由,而公安法對遊行集會的合理規限,也源於國際人權公約定下的四項限制條件,即「國家安全、公共秩序、公共安全及保障他人的權利和自由」;其次,世界上釵h國家或城市都實施對遊行集會進行規管的法例,其規管亦大多數比香港嚴格得多,例如紐約規定大型遊行或示威至少要在九十天前提出申請,而香港只須在七天前通知警方;再次,回歸三年來實施現行公安法的情況亦證明,公安法充分保障了市民遊行集會的自由,事實是回歸三年來警方一共接獲六千五百多宗遊行集會的通知,其中只有五宗因妨礙公共秩序未獲批准,但這五宗中還有三宗經與警方協商作出適當調整後,仍得以舉行。各界團體及人士列舉的上述三個理由及相關事實,充分說明了公安法在保障遊行集會權利與社會的有序穩定之間,取得了合理的平衡,因此公安法只可繼續實施而不應修改。正如社會人士指出,如果修改或取消現行公安法對集會遊行示威的有關合理規限,公眾秩序將失去保障,社會的穩定和發展將受影響,香港金融中心便很容易被其他競爭對手所取代。這些意見,充分表達了市民的利益與心聲。

 包括一小撮「職業示威者」及民主黨在內的極少數政治勢力,在這場公安法的爭論中,以非理性和挑釁的姿態站在廣大市民的對立面。他們不僅對公安法一味攻擊謾罵,而且有民主黨議員不惜知法犯法、以身試法,在非法遊行示威中威脅和挑釁維持秩序的警員,這種不惜以黑社會手法踐踏法治、並企圖把辯論引入非理性和反法制方向的做法,引起了社會各界的憤慨和抨擊。社會各界指出,反對和挑釁公安法的極少數人士,之所以誣衊公安法是「惡法」,完全是惡人的感受,因為只有唯恐天下不亂的人,才會要求遊行示威可以無法無天。而對廣大奉公守法的市民來說,公安法維護社會秩序、保障市民正常工作與生活的自由權利、提供促進繁榮與就業的有序環境,善莫大焉,何惡之有?

 社會人士還一針見血地指出,香港特區沒有「惡法」,只有「惡人」。事實亦是如此。回歸以來,濫用遊行示威權利甚至踐踏法治的,來來去去都是幾個「示威專業戶」和小撮「民主派」政客,他們在遊行集會示威中抬棺材、燒輪胎、剃光頭、拑鞳B用大聲公製造噪音、阻塞交通、滋擾工商機構運作與市民生活,甚至煽動和組織部分爭取居港權人士用暴力襲警和衝擊政府總部,並釀致入境事務大樓縱火慘案。這些衝擊法治和破壞社會穩定的「惡人」,還將他們引起市民側目和憤慨的行為,美其名為「公民抗命」。但正如社會人士指出,他們的做法,已經褻瀆了具有遵守法律責任的公民的稱號,與公民社會的規範背道而馳。在《公安條例》尚存在的今天,他們尚且可以如此放肆挑戰法律與秩序,假如取消刑事責任條文,這些「惡人」豈非可以更肆無忌憚地破壞秩序和社會穩定?

 社會各界還指出,在香港這樣一個地少人多、工商機構雲集、交通繁忙擠迫的城市,現行公安法規定五十人以上的公眾集會或三十人以上的公眾遊行,要在七天之前用書面通知警方,以便當局妥善安排,避免混亂和影響社會秩序,是非常必要的。況且,只要集會遊行者提出合理理由,當局還會彈性處理七日通知問題。可見,少數人竭力反對的通知時間問題,亦完全是無理取鬧。

 「香港是我家」。港人都希望香港穩定繁榮,希望有秩序地行使遊行示威的權利。各界團體和人士的意見,說明廣大港人反對修改公安法,支持政府保留和實施這一符合香港整體利益的法律。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往上】 【下一條】 【關閉】
評論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