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記錄帳戶
檢索 | 新用戶 | 忘記密碼 | 加入最愛 | 簡體 
2003年7月5日 星期六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 內地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2003-07-05] 新聞網外:我和艾青這樣認識

.高 瑛.

 按:《各界》第五期刊載了詩人艾青夫人高瑛回憶文章,敘述了她與艾青從相識到相知、相愛的過程,字埵瘨‘R溢著誠摯與真情,本報摘登如下:

「龐然大物」 窗邊遠觀

 一九五五年,我被調到中國作家協會工作。單位是個大宅院,後院是二層小樓。我們每天都在小樓下做工間操。有一天,在做「前屈後仰」一節時,我發現在二樓的窗戶上,有一雙眼睛。第二天,再做這一節操時,那雙眼睛又出現了。第三天我換了位置,那雙眼睛也隨著我移動了。

 他是誰?為什麼老盯著我?我暗暗地想。我是剛來到這個單位工作的,不好意思向人打聽。

 一天,樓上走下來一個人,我問同事關木琴:「他是誰?」關木琴說:「你不知道嗎?他是艾青。」好一個「龐然大物」!

 記得是一個星期六,樓上那個人又走下來了,關木琴問:「艾青同志,你要去哪堙H」艾青說:「去審查印度電影《流浪者》。」他問關木琴:「你想不想看?」艾青指指我說:「你也一道去吧?」關木琴拉著我,就隨著艾青上了汽車。

 在車上,艾青問我:「你在作家協會哪個部門工作?」我說:「在人事科。」「你是從哪堥茠滿H」我說:「是從哈爾濱調來的。」「你在哈爾濱做什麼工作?」我說:「做文藝工作。」艾青笑了:「一看你就像個演員。」我和艾青就是在這一天認識的。

他問我答 似在應聘

 沒有過幾天,人事科長對我說,艾青來電話,說要什麼介紹信。他叫我上樓去艾青那堸搯搳A給辦一下。我感覺艾青看上了我,去他哪堙A有些膽怯,可不去又不行。

 艾青問我:「你讀過我的詩嗎?」我說:「讀過。」他又問:「你寫過詩嗎?」我說:「我從小就喜歡文學,學著寫過詩,就發表過一首。」他問我是在哪個刊物上發表的?我告訴他是在東北的《新農村》上發表的,寫的是新農村的新事物,題目是《拖拉機開到楊柳灣》。他說:「這個題目很好,也是一句詩。」他問我答,好像他在面試,而我是在應聘。

 後來,他對我說,他妹妹來北京,想去頤和園看看,人地生疏,問我能不能陪她去,我答應了。

 我本以為只有我和艾青妹妹兩個人去,沒想到艾青也去了。我們在頤和園娷鄖蚋鄍h,漫無邊際地聊起來。艾青妹妹問我有沒有對象,我說我已經結婚了。艾青聽了愣了一下,問我:「你愛人在哪個單位工作?」我說:「就在我們作家協會組聯科工作。」

 艾青說:「我看你都是一個人出出進進的,還以為你是個沒有結婚的姑娘。機關堸竣u間操的時候,我常站在窗戶後觀看。那些人堙A你的動作最好、最美,這也許因為你過去當過舞蹈演員吧?」

秘密約會 真情剖白

 從頤和園回來,我想,他們對我不會再想入非非了。

 沒過幾天,我去小樓後院吃飯時,艾青從樓上走下來,遞給我一張紙條,約我明天在某食品店見面。這一夜我怎麼都無法入睡。讓我不可理解的是,艾青已經知道了我的婚姻和家庭狀況,為什麼還不「撤兵」?我想:他對愛情是不是很隨便?他是不是個玩弄女性的人?……一連串的問題,讓我心亂如麻。

 我想,我和艾青的差距太大。他是位大詩人,我是個小幹部,用世俗的話說不般配。論年齡,他是屬於我父輩的人。我還沒有從失敗婚姻的坑堛戎X來,會不會有另一個坑在等著我?我就這樣懷著不安的心情去赴約了。

 艾青告訴我:「我想了好幾天,也矛盾了好幾天,心媮椄O放不下你。我是真的愛上了你,你說怎麼辦?」我說:「這是一道難題,需要我們兩個人思考,兩個人來回答。」他說:「我想先聽聽你的想法。」我就把昨天夜堛漫珓銎珝Q,通通告訴了他。

 我說完了,他說:「高瑛啊,你對我有顧慮和猜疑,說明你對待我和你的關係非常認真。……如果開始我知道你結婚了,我就不會有非分之想了。如果你的婚姻美滿幸福,我也不會奪人所愛。」

 他說:「我為離婚熬了五年,你要離婚,會不會也得熬五年?」我說:「不會的,我在哈爾濱就提出過離婚,他馬上表示同意。要不是我母親苦苦相勸,我和他在來北京之前就分手了。」

 我說:「我們倆的關係這道題,我要這樣回答:如果我加你,等於苦海,我們都不要往下跳了;如果你加我,等於難逢的幸福,那麼我們就得耐心等待。再說,我們還需要相互了解,還要有段時間考驗。有一句話:知人知面不知心。上當的人,多半是愛輕信的人。」艾青大笑起來:「你這個山東姑娘,年紀不大,倒很老練,真的叫我這個詩人刮目相看了!」

 後來,我們相親相愛,終於走到了一起。(摘自《各界》)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往上】 【下一條】 【關閉】
內地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