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檢索 | 新用戶 | 忘記密碼 | 加入最愛 | | 簡體 
2004年2月9日 星期一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 評論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2004-02-09] 文匯論壇.司徒華賊喊捉賊欲蓋彌彰

放大圖片

司徒華為主席的支聯會公開反對基本法。

斯 遠

 司徒華為主席的支聯會一直推行推翻中國政府和顛覆中國社會制度的反華政綱,一貫公開反對基本法,與支聯會關係密切的立法會議員劉慧卿對李登輝投懷送抱而大肆鼓吹台獨和港獨,這些都是無法否認和抹煞的事實。邵天任無非是指出這些事實,卻引來司徒華惱羞成怒的反撲和謾罵。司徒華不可能隻手遮天,他們所幹的每一件壞事,歷史都會有記錄。

 內地法律專家邵天任指出:「香港回歸以後,有的立法會議員至今參加在旨在推翻中國中央人民政府的組織之中,有的立法會議員還公開宣稱反對基本法,公開發表支持台獨的言論。這都是與基本法的規定相違背的。」身兼支聯會主席的立法會議員司徒華聲稱,邵天任的一番話影響了港人與中央的溝通,同時違反了基本法和干預本港內政。

 眾所周知,司徒華作主席的支聯會一直推行推翻中國政府和顛覆中國社會制度的反華政綱,一貫公開反對基本法,與支聯會關係密切的立法會議員劉慧卿對李登輝投懷送抱而大肆鼓吹台獨和港獨,這些都是無法否認和抹煞的事實。邵天任不過說出事實,司徒華若不做這些違反基本法規定的事,何必惱羞成怒地進行反撲呢?這不是欲鄙措嗎?

支聯會一貫反對基本法

 支聯會(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的名稱是名不符實的,因為它所認為的國內「民主運動」,只是當年國際國內大氣候下的一瞬間風波,早已煙消雲散。而支聯會已演變為特定的反華組織,一直活動到今天而不願退出歷史舞台。支聯會以「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為行動綱領,其旨在推翻中國中央人民政府是十分露骨的。而且支聯會受到外國情報機關指使,與海外反華機構和反華勢力密切勾結。

 支聯會的政綱圍繞八九年春夏之交的「北京風波」,但祖國政府和人民對這場事件的結論並沒有改變,也不可能改變。歷史證明,中國政府果斷平息這場風波,符合中國人民的根本利益。正因為如此,中國沒有重蹈蘇聯解體、東歐變天的覆轍,而是在十多年波譎雲詭的形勢變幻中,保持了社會穩定,綜合國力大幅度躍升,人民生活總體上實現了由溫飽到小康的歷史性跨越。所謂「屠城」也者,已被中外傳媒的真實鏡頭證實是謊言。但司徒華至今仍死咬已經破了產的謠言不放,繼續幹著反華勾當。

每年舉行反對中央集會

 司徒華聲稱支聯會是合法註冊團體,所有活動都經合法批准,常委當中,有七位立法會議員,是合法經由選舉產生,不容邵天任說三道四。但是,支聯會常委當中有七位立法會議員,只能說明支聯會與民主黨、職工盟等是「幾塊招牌,一套班子」,只能說明他們用各種身份與方式,進行顛覆中國政府和推翻基本法的活動,而不能說明他們的行為符合基本法。支聯會去年有意識地把所謂紀念六四活動,跟反對為基本法第廿三條立法掛鉤,所謂「毋忘六四、反對廿三」的口號,就是公開反對基本法。

 民主黨幾位副主席及釵h中常委,都兼任支聯會副主席或中常委,民主黨「黨鞭」司徒華則是支聯會主席。支聯會還玩弄「換招牌」手法,組織「反對廿三 還政於民」等一系列遊行集會的民間人權陣線,其骨幹人物職工盟秘書長李卓人就是支聯會副主席。李卓人曾在立法會提出一項極之荒謬的動議,竟然要求立法會違反基本法,號召市民參加遊行反對政府遵守基本法的規定就第廿三條立法。

 每年元旦和「六四」期間,支聯會與民主黨、職工盟的主要骨幹都要舉行反華集會和遊行,高呼「結束一黨專政」等顛覆中央政府的口號。其中支聯會常委伍國雄等人,還在遊行中侮辱和燒毀國旗區旗並展示青天白日旗。在進行這些明目張膽的反華活動的同時,支聯會還幹了大量偷偷摸摸和不能見光的反華活動。

參與美中情局「黃雀行動」

 據《中央情報局最後的日子》(The Last Days of the CIA ,作者(美)馬克•佩Mark Perry)一書透露,支聯會參與和執行了美國中央情報局偷渡被中國司法機關通緝的刑事罪犯的「黃雀行動」。該書說:「美國中央情報局為出逃者事先準備了身份證、大量現金、偽造的火車票,以及沿著一條從北京到東南的『地下鐵道』的一連串的安全住所,在東南沿海,異議人士或是坐船經過變化莫測的海路偷渡至澳門,或經由陸路去香港。」「一個中央情報局官員證實,大部分高技術裝備和資金是由中央情報局提供的,它經由為此特別目的而在香港設立的前線機構來執行。」據九二年二月十三日《經濟日報》報道,司徒華說:「有些事暫時不能說出來,這牽涉到策略問題,最簡單的是,若你問我『黃雀行動』是否真,我就不能說……而在實際工作上,我們仍有幫助國內逃亡的民運分子。」這顯示出,司徒華和支聯會確實參與和執行了美國中央情報局非法偷渡內地被通緝刑事犯的「黃雀行動」。

與反華機構有金錢關係

 司徒華作為外國情報機構的走卒,事實俱在。曾頻頻使用假護照進入祖國內地和香港的王炳章,此人長期進行反對中國政府的活動,他旅居美國,持有綠卡,但並非美國公民,惟在較早前他卻使用假護照進入中國,企圖組建「反對黨」被驅逐出境。後來他企圖以假美國護照進入香港,被入境處拒絕入境。當時司徒華攻擊特區政府是「政治審查」,是「屈服於北京的壓力而不讓王炳章入境」。但當美國當局以行使假護照罪名拘捕王炳章後,司徒華才知道王炳章並非中情局派遣的人,立即噤若寒蟬。

 支聯會不僅是外國情報機構的走卒,而且與外國反華機構具有金錢上的關係。支聯會常委劉山青就直認,他曾經得到「索羅斯基金」的三十萬元「贊助」,開辦「民主網站」。報章還揭發支聯會成員「長毛」梁國雄出錢請人參加遊行示威,且價錢不菲,更質疑其費用是否來源於外國勢力。

 司徒華指邵天任的一番話影響了港人與中央的溝通,這完全是賊喊捉賊。支聯會每年都煽惑部分市民參加反對中央政府的遊行,這說明真正影響港人與中央溝通的是司徒華。司徒華對邵天任倒打一耙,表明司徒華慣於說謊。九七前夕,司徒華到美加籌款,哭訴九七後他不能離開香港,如一旦離開就不能再返港,這彌天大謊已被事實戮破。近日,司徒華又拋出一個彌天大謊,大爆有人向他傳話,打聽他是否願意「秘密」往內地談談政制發展問題。明眼人一聽,就知道司徒華的「有人」,是自己做作或子虛烏有。

 「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歷史是賢明而嚴格的審判者,看司徒華的過去,就知道他的現在;看司徒華的現在,就知道他的將來。作為外國情報機構的走卒和反中亂港頑固分子,司徒華將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評論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