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檢索 | 新用戶 | 忘記密碼 | 加入最愛 | | 簡體 
2004年7月26日 星期一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 采風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2004-07-26] 百家廊:細說千年女屍出土

放大圖片

 馬王堆出土的帛畫。

王予予口述 張婉儀整理

 大概四月的二十八、二十九日,馬王堆發掘出來的棺材,就調到長沙的博物館去了,我們想在室內做。由於東西保護得這麼好,我們就估計到會出現屍體,預先要五噸冰,冰著棺材。我們已經幾天幾夜沒睡,想休息一下,第二天醒來再工作。結果到十點、十一點吧,被人喚醒,汽車來了,從醫院接我們到博物館去,說首長們決定今天必須打開棺材,要看一下情況。

勞動節前開棺

 因為我們傳說著堶惘酗H,他們要看看千年前的棺材堶惇O不是真有人,這個所謂總理夫人是不是個漂亮的女子。這下可壞了事情,我壓力非常大。因為我當時認為棺材的絲綢比屍體重要,屍體當然也是重要文物,可這個兩千年的絲綢,是甚麼樣子的衣服,誰也沒有見過。過去都認為東漢有絲,我在滿城找出織錦以後,就贊成西漢有織錦。

 滿城只是第一步,現在這個漢文帝時候長沙王利倉夫人的墓,是公元前一六四、一六五年的,它的絲綢、服裝非常重要。這箱子還有整件的衣服,我們當時還不知道有整件衣服、能不能取到,只想到有絲綢就了不得了,就在這棺材堶情A但沒辦法拿出來。我看那些省長,那些省革委會、主任、副主任,那些軍隊單位,甚麼炮兵司令,他們的夫人都站著像合唱團一樣,拿香水捂著鼻子在看我們。在燈光下照耀下必須把這個老太太給開出來。

 我於是採取磨洋工的辦法,研究一個方案,提出五種方案,請他們批示。他們也不耐煩了,說就先開一個窗戶吧!

臭味逼退太太

 其中一個方案在面部這個地方開一個窗看看。其實手術刀開到下面,有一層覺得挺硬,劃不動。當然我不是用力劃,只是輕輕劃,這絲綢手一摸就像香煙灰泡濕了一樣,像泥巴一樣。看是一條香煙灰,實際上是一灘泥。

 我在面部開了二十來公分見方的一塊,把這一層取下來編好了號,當時想,將來就是衣服挖了也可以補上去。這個時候取下來的東西,拿走了,由我們保護所的王丹華同志領著人把它們打開,一層一層的點與面都拍了照,顏色是最好的、最漂亮的。

 但是開到一層,就像一種灰色的塑料布包著一樣,開不下去,切不動。我們說想不出辦法來,或者頭腦這幾天像一片漿糊,沒有辦法,沒有智慧來切割了。由於我們先把棺材的水都取出來倒在一個大玻璃缸堶情A這個時候,地下總是流著醬油湯一樣顏色的水,奇臭無比。

 那時候快五月,過兩天就是五一勞動節,長沙很熱,太太們穿著涼鞋。他們就說:「等下一次再來看吧。」回去以後,他們的鞋踩到家堙A那臭味就洗不乾淨,以後再也不來了。我們把一個炮兵司令說服了,跟他匯報清楚,他帶頭不來參觀我們開棺,讓我們安心做工作,該怎麼辦就怎麼辦。

冰架子撤水

 這樣在五一勞動節,我們就把老太太從棺堸撐菬首M出來。當時我的意見是把棺材全拆開,讓這一綑完完全全脫在那堙A我們有五個面可以工作。但是長沙的博物館不同意我們這個方案,我也沒辦法,就同意他們把棺材側過來,插進一塊三夾板,把屍身拖出來。其實這樣一拖,包就散了,這個包堶惘酗j量的水,一點強度都沒有,比豆腐還要嫩。拿出來以後,我們讓水慢慢流掉,用冰架起來,天天冰著它,水份撤掉以後再做工作。

 這個時候我去查腳上一個裂縫,用探針探了一下,發現一個灰白色的地方,就像一個大米粒那樣顏色的,我以為是骨頭,找一個探針,每個灰色的卯一針,結果很鈍,我按了一下,有彈性,哎呀這是肉。我心奡N更有數,這是一個屍體,是不是全,不敢說。於是做了冰架子(把冰打碎了裝成袋了,造一個架子)放在老太太的上部冰著她,等到水撤了以後,把她身上捆的二十三件衣服切成塊取下來,抻到地下,然後把老太太開出來取下來。

取絲綢殘塊

 我們摸索搞到甚麼時候可以打開:這個水份含水量是百分之六百——就是六百克的絲綢,等取到手把它乾燥,只有一百克!含水量這麼大,在這種情況下它就像泥漿一樣,無論如何拿不到任何東西,拿到都是泥漿,但是到將乾未乾時可以一層層揭開。

 我們有了這個經驗以後,取到大塊,就要分成兩層,兩層再分成四層。我們一切工作都是為了防霉,早些時理完整的衣服也是在防霉,用麝香草酚及各種質料來控制、通風,保護這包東西也是這樣。五月堛屭F已經熱到攝氏四十度,室內三十六度,要防霉,甚至防止生蛆,確是個大艱苦的工作。

 層層揭開這麼分法,結果滿屋堨|百平方米臭氣薰天,臭到工人都覺得受不了。他們覺得這麼多破爛都留著它幹麼,我們還有個三號墓可以挖,她兒子的墓可能有好的。我不贊成丟掉這些東西,這些小片跟任何博物館去交換東西,或者給其他博物館當標本,都是無價之寶。他們不相信,不認識,包括很熟悉業務的副館長侯良,當時都沒有這個認識,一起勸我:「老王,咱們不要這麼多了,寄望於三號墓吧,這個太臭了,而且顧不過來。」

最佳保護法

 他們有點顧不過來,就安排我們去毛主席的家鄉韶山去參觀。我們不能不去,不去毛主席家鄉參觀算是甚麼態度?去後回來一看,巴掌這麼大的殘塊絲綢,都掉到廁所堨h了,我後悔不及。我沒說服他們,都是工人給掉了,直接掉到菜地的廁所堨h,棺液都倒掉了,後來棺液的質量也無法計算了。這是我無法控制的局面。

 後來我們逐件逐件揭開,展開了很多東西,他們終於覺得重要了。絲綢小片總的數在一千多件,有些沒記數的。我親自動手做過、清理、整理的,有二百六十多件,包括整件的衣服,然後又對每件文物做了詳細的修復計劃,也培養他們四五個人。我就是走了,有四五個人一起,可以照常工作。

 這件工作迫到我從完全沒有知識,到對文物、對戰國絲綢、兩漢絲綢能夠有一些經驗,從揭取、到保護箱子、櫃子和封裝,有一套處理保護的方法。我得出的結論是,不保護是最好的保護方法。這句話說來好像極端一點,就是說盡量採取只把它架起來,封閉起來,展平理好,不要往上塗甚麼東西,只要讓它自由乾燥了,不要去壓它以免開裂,就可以把東西保存下來。除非萬不得已,到有一天它非常脆弱,要風化粉化,那時候再處理。保管也有方法來辦,後人也可以想一些更好的辦法,有更好的條件來做它。

對國家盡責

 我做這件工作可以說對國家盡了責任了,直到我家庭發生危機,我照樣要上火車到長沙,做我應該做的工作。家庭我還可以用心來維護,但是這些東西刻不容緩,到了下次又要長霉了。如果一長霉,把染料吃掉一部分(因為染料是蛋白質),這個文物就降等了;如果再嚴重一點,它的菌絲體鑽到纖維下面,文物就受破壞。我有一種責任感:這個東西是我做的,我就有責任。如果不是我做的,我不知道,我也沒有辦法。既然我有責任,不去做是我的罪咎,我就是這種心情。

 我對長沙留下很好的印象,我們後來幫助沈從文先生做服裝工作的時候,長沙簡直是毫無保留的。讓我們照相、讓我們使用資料,就像比他們自己的工作還放手。所以這是協作、合作,是互利的事情,我們真心誠意幫助別人,別人也真心誠意地幫助我們。

 我在那堹d下大概不少於十幾萬字的資料,第一手的資料都留在博物館,後來有些文章我讓年青人來寫,因為他們不趕快拿出文章,他們的職稱、工資、待遇都受到制約。他們開始沒有辦法,寫寫就可以打開局面。當時陳國安這個跟我一起學起來的男孩,現在也有五六十歲了,他是保管部的主任,也寫文章寫得很好了,我也很高興有這麼一個人在那保護這批東西,將來一定會做出成績來。

 我自己做的第二件覺得有意義的事情就是馬王堆這件工作,為後來我做馬山楚墓和其他墓的絲綢、唐代法門寺的絲綢都奠定了基礎。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采風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