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檢索 | 新用戶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07年7月1日 星期日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10年回眸變.不變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人物篇•香港之子周潤發 活出真我的風采


http://paper.wenweipo.com   [2007-07-01]
放大圖片

採訪:李慶全 焯羚 攝影:彭子文 梁祖彝

 香港回歸十周年,香港人走過五味架,鹹酸甜苦辣也嚐過,幸好最終雨過天晴,笑臉重現。與已貴為國際巨星的周潤發談回歸,沒有激情,卻有藏於心底的深情,對貧窮一群充滿著關懷。原來,發哥和許多香港人一樣,追求的是很實在的人生—安居樂業;最享受的是在這片土地上踏實地生活,閒來揹著照相機在山水之間尋樂趣。這位在南丫島長大的香港之子,雖走遍世界,依然心繫香港。

 還記得九七前曾有不少香港人因擔心前途問題而掀起移民潮,部分人甚至擔心財富被「共產」。問發哥當年有沒有小小擔心?發哥輕鬆地說:「我從沒擔心過九七問題,也沒想過移民,記得當時仍在世的鄧小平主席講過,國家要以搞好經濟為大前提,要讓沿海地區先富起來,建立小康之家,又邀請離開了內地到海外發展的第二代資本家入黨證明中央重視經濟發展,所以不會有大問題的,唔使驚啦。」

 九四年周潤發毅然放下香港的一切勇闖荷里活。他幽默地以一班從台山被賣豬仔到舊金山的「華工血淚」來比喻自己,唯一不同的是他帶著錢去做工,目的也不是為賺錢,是想開創自己的另一個新天地。

開拓新戲路

 「奇怪的是,90年代後在香港當小生,最多只限到三、四十歲,我返來就要做阿叔、老竇,其實做阿叔都開心,不過我不想太早,我想演藝生命長一些,想爭取能夠有更長一點的時間當小生!荷里活的柏飛小生,三、四十歲正是旺盛期,而且『壽命』很長。」

 問發哥過去十年在荷里活吸收了多少營養?他笑言可以支撐多幾十年,開拓了屬於自己的新的影壇天地。他揚言若有適合的角色,80歲也會繼續演戲。至於拍港片及與內地導演、演員合作方面,他則十分隨緣。

 他自幽一默:「有合適的我也會回來拍戲,戲份多少不是問題,無論香港、內地、日本甚至印度片我也會拍。曾特首講過﹕『我會做好呢份工』,當演員也是一份工,我做的是服務性行業嘛,不能只服侍香港,要全球化。」

中西文化各異

 近年發哥回內地拍了三新部片,《滿城盡帶黃金甲》更創下內地2.9億元票房紀錄,但他的美式合約和荷里活處事方式,與內地合作單位出現了誤會。他認為文化差異造成的拗撬無可避免。「表面上中國與世界已接軌,但部份『內涵』仍未跟得上,但也不可以怪他們,因為曾經斷層,他們都追得很辛苦,畀時間他們啦。中國人學野很叻,或者下一代就追上來了。一如演員演戲,最初都很表面,浸淫耐些才識演內心戲。」

 十多年來不停奔波世界各地取景拍戲,在港時間雖斷斷續續,發哥也跟港人一起經歷過一些重要的歷史時刻。發哥最難忘的是97年7月1日香港回歸祖國的移交儀式,他在港與港人一同作見證,解放軍冒雨進駐香港……

那一幕印象深刻

 最令他震撼最難過的,不是金融風暴身家縮水,而是零三年『沙士』肆虐期間港人的無助,以及好友張國榮、梅艷芳相繼離世。至今發哥記憶猶新:「哥哥、阿梅兩個相熟朋友走了,我的情緒也受到影響,感覺日子好難過、好辛苦,『沙士』的肆虐,每日就是在聽宣布哪一座大廈有新疫情要封閉,感覺好無助,人生其實是很脆弱!」

 面對香港十年的起伏,發哥真誠地說自己都是升斗市民,能夠做的是做好份工,交足稅,保持健康身體就是幫了社會。發哥現所賺的是美金,回來消費也等同有助香港的經濟。論財富,發哥謂自己要求簡單,但求三餐溫飽已滿足,他享受簡樸生活,有工做就做,就算無得做有積蓄也應該不會餓死的。發哥還引述發媽的教誨:「阿仔,你如果搵到一萬蚊,使一蚊好了!但現在的香港人搵一蚊使十蚊,隨時『碌卡』,爆了卡又可以有其他財務公司借貸『R』卡數,先使未來錢。」

不從政,不如做電影大亨?做慈善家?

 演藝界不少藝人熱心參與慈善活動,不少以個人的知名度成立基金,回饋社會,幫助有需要的人,發哥似乎沒有加入這些活動。他貫徹低調性格說:「不用我自己啦!給成龍、李連杰、劉德華去做吧,有能者居之,我不擅應酬,還是默默在背後支持,借他們的善心來帶出我的善心吧!」

 「做電影大亨?唔好啦,我本質就是適合做個瀟灑快活人!」

 周潤發出名沒明星架子,所到之處都有市民跟他熱情打招呼。記得於零三年他獲特區政府頒授銀紫荊星章,發哥偕太太步入禮賓府,即成焦點人物,發哥手一揚向在場人打招呼,其氣派儼如特首出巡。笑問發哥有朝一日可會參選特首﹖他笑謂:「當特首?單是親民也沒有用,我施政差,又沒有三司,做無兵司令呀﹖到時可能舞到我暈呀!我對政治沒興趣,每個人各有所長,演員不是樣樣都得的。演戲廿多年,皇帝,大俠、乞兒我都做過,還是做乞兒最舒服。」說完哈哈大笑。

重視家庭生活

 發哥不拍戲的時候都會回到香港,陪伴發媽之餘,會拿著相機與幾位志同道合的朋友去拍風景照,又或是踩單車到九龍城街市買雂U廚煮飯,過很平凡的生活。他笑言:「水銀燈下的生活才平凡哩,拍戲、宣傳是日常工作﹐點算璀璨﹖能夠親自去街市買傿N飯才是奢侈,香港人都要為生活奔波,有幾多香港人做得到如此悠閑﹖時間比金錢還要寶貴!還有的是一份心意。你睇現代人父母和子女之間普遍欠缺溝通,講的都是個錢字,親子關係都蕩然無存。」所以發哥不用拍戲便一定回港,與發媽歎茶聚天倫。

 發哥重視家庭,也關注民情,他慨嘆香港許多人一生都是為供樓。發哥關注到時下香港還有數十萬人生活於貧窮線之下,十分希望特區政府能體恤最低下層的香港市民,令他們的生活有所改善。發哥又說:「目前表面上樓市、股市暢旺,自由行來港促進經濟,看似繁榮,但內裡也存在著不少隱憂,恐怕已亮起了紅燈!」

香港同根生

 周潤發在香港拍罷最後一部港產片《和平飯店》後,於九四年到美國闖入荷里活發展,是港星在美的首批「開荒牛」,純為理想往外闖一博,十多年後今日,已躍升為國際巨星,過著水銀燈下的璀璨生活,羨煞旁人。然而他從沒有將自己視為巨星,高高在上,喜歡腳踏實地,過平凡又真實的日子,感受市民的生活氣息,與香港同脈搏共呼吸,閒來就揹著照相機在山水之間游走,回歸大自然,活出真我的風采!

後記:獅子山下見發哥

 做這次訪問,想找一個能以獅子山作背景的地點配合訪問的主題,攝影師一早到摩士公園睇好靚位,但會合發哥後,原來他早就有更「正」的計劃,他先引領小記們到九龍塘一條背對獅子山的天橋上拍照,再轉上獅子亭,上到獅子亭,發哥見陽光還烈,便往路邊小檔吃山水豆腐花,可是檔主剛收了工,發哥心有不甘,搖了幾下上了鎖的鐵絲網,檔主太太知道發哥來了幫襯,也著兒子立刻開檔端上豆腐花。

 邊吃豆腐花邊做訪問,加上微風吹送,確比起在大酒店餐廳來得暢快閒適。完成訪問後再沿山路拍照,這時接近黃昏,柔和陽光襯托下,獅子山及美麗的香港景色配合俊朗的發哥,攝影師拍得滿意的照片。

 香港回歸十周年,各式各樣慶祝活動氣氛熱鬧,但周潤發沒參與任何慶祝盛典,七一只安坐家中欣賞煙花匯演。發哥早已「回歸」簡樸,也以「民」為首,處事盡量令身邊的人感覺舒服。猛然記起,在起程上獅子亭時,發哥口中曾輕輕哼著羅文的《獅子山下》:「我瓊大家在獅子山下相遇上……。」祝你能夠跟發哥相遇上,感受一下這香港之子的風采!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10年回眸變.不變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