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社評 > 正文

法庭依基本法和釋法裁決立規 彰顯憲制維護法治撥亂反正

2017-07-15

高等法院法官區慶祥昨天頒佈書面判決,裁定姚松炎、羅冠聰、劉小麗、梁國雄去年10月的宣誓,違反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釋法、以及《宣誓及聲明條例》,其宣誓無法律效力,因而取消四人就任或上任立法會議員的資格。這是法庭根據四人在宣誓中不符合法律規範的事實,依據基本法和香港有關法律,包括直接引用全國人大常委會就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的釋法,而作出的公正裁決。法庭的裁決,正確把握「一國兩制」的憲制原則,維護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釋法的權威,彰顯香港法治精神;同時也順應了香港社會的主流民意,彰顯了社會公義,樹立了法治正氣。法庭裁決對一些反對派議員長期無視法律、擾亂議會正常秩序的行為,是一次嚴肅的警示;對反對派所謂的「政治檢控」歪論,是一次正本清源,受到了香港主流民意的普遍歡迎和支持。

姚羅劉梁四人在去年10月12日立法會宣誓時,眾目睽睽之下,作出一系列不符合法律規定的言行,事實清楚,無可置疑。法庭的判詞指出:梁國雄在宣誓時開傘、叫口號及撕紙張,與宣誓真正目的無關,其誇張行徑,超出莊嚴及尊重的合理範圍;劉小麗顯然是故意慢讀,是拒絕及忽略作出立法會誓詞;姚松炎的宣誓就違反嚴格形式和內容規定,並加入了另外的字句;羅冠聰作出的誓言,無表現出真正及忠實意圖會致力擁護、遵守和履行誓言的責任,他將「國」字的聲調提高,客觀上是他對中華人民共和國,作為特區的合法主權地位,表達質疑和不尊重。

法庭的判決根據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包括全國人大常委會對此條文的解釋,《宣誓及聲明條例》,以及參考相關的案例,從而確立了宣誓的多項法定原則,包括:第一,嚴格執行宣誓形式及誓言內容,要準確、完全按照法定的形式和內容進行宣誓;第二,要莊重及真誠作出誓言,任何與宣誓目的無關的誇張行為,都不符合莊重及真誠的要求;第三,要實質上顯示信念,即真誠相信、信奉並能夠嚴格遵守、履行誓言。如果宣誓人在宣誓時擅自改變誓言的形式、內容,失去莊重和真誠,或者不能顯示真誠相信和遵守誓言,即屬觸犯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及《宣誓及聲明條例》。

值得注意的是,法庭的判詞直接引用全國人大常委會去年11月7日對基本法第一零四條的解釋,並將其中的具體規定,列入了宣誓的原則之中,從而把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有關解釋,通過法庭的判詞,有效成為了香港法律的一部分。這在香港的司法實踐上,具有重要的意義。去年11月,高等法院就梁頌恆和游蕙禎宣誓無效的判詞就指出:「全國人大常委會對基本法作出的解釋在香港特區具有約束力並成為特區制度的一部分」、「法律包含本次釋法,釋法內容是香港法律的一部分」。這次高等法院在司法實踐中直接將全國人大常委會有關解釋的具體規定,化為立法會宣誓的法律規定原則,一方面有力彰顯了中央憲制權威地位;另方面,也體現了「一國兩制」下特區法律制度的獨特性,顯示了香港的司法獨立。這一判決,可以杜絕以往某些人在宣誓時不嚴肅莊重卻能蒙混過關的現象,為香港今後的所有宣誓活動,制定了更加明確具體及可遵循的法律標準:就是要嚴格按照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有關解釋和基本法的相關規定,以及香港的法律條文,嚴肅而莊重地進行,不能夠有半點的違反或逾越,否則,宣誓將告無效,宣誓人就將失去出任相關公職的資格。

對於反對派人士質疑特區政府提出的這項司法覆核具有政治動機,法庭也予以了批駁。判詞指出:「法庭注意到,政府早於2016年12月發出公告,說明展開此等法律程序的決定純粹是基於法律意見,並沒有摻雜任何政治考慮。」因此,法庭認為所謂『政治檢控』的說法「頂多只屬揣測,而且無論如何這結論是不合邏輯的」。法庭的判詞清晰地指出了有關「政治檢控」的說法,是毫無根據的,這只不過是某些反對派人士為了開脫法律責任,而作出的捕風捉影的揣測和無端的攻擊而已。

面對法庭的依法公正判決,姚羅劉梁四人非但沒有反省他們自己在宣誓時的種種不依法之過,反而偷換概念,無端指責「法院剝奪港人選擇」、損害言論自由和公民權利,批評政府「利用法治達到政治目的」。其他反對派的議員們也不分是非,不講法治,一味護短,充分暴露出他們既無實事求是之心,更無尊重法治之意,凡事只會用泛政治化的手法來偷換概念,蒙蔽誤導公眾。事實上,姚羅劉梁故意宣讀與法定誓詞不一致的誓言,用各種不真誠、不莊重的方式宣誓,當然就要面對司法覆核,承擔法律責任。他們被裁決失去就任議員的資格,完全是咎由自取。香港是法治社會,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違法者無論是什麼人,無論有什麼主觀意圖,都必須承擔所有後果。這是香港這個法治社會的基本原則,不容任何人挑戰。

對於上述反對派人士被取消議員資格會否影響社會和諧,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昨天在接受媒體訪問時明確表示,無論行政長官抑或政府官員,都不應該因為要建立友好關係,而要在法治作出妥協。她還強調要建立溝通橋樑,都要依法進行。這給予香港社會一個強烈的正確信息:香港社會要團結和諧,是要消除阻礙香港向前發展的障礙,而絕不意味茩n犧牲法治這個香港的核心價值,去尋求無原則的和解。事實上,過往正是反對派的泛政治化做法以及對香港法治的衝擊,才是導致香港社會被撕裂、不和諧的根本原因。只有回到法治的軌道,堅決排除政治對法治的干擾,才能真正讓香港社會團結一心,排除干擾,撥亂反正,繼續向前。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