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專題 > 正文

暢遊樓梯店舖 品味港島情懷

2018-01-10
■新地新閱會「悅動.閱樂」系列「足.印」樓梯文化導賞團,跟隨「活現香港」的陳智遠暢遊中上環。■新地新閱會「悅動.閱樂」系列「足.印」樓梯文化導賞團,跟隨「活現香港」的陳智遠暢遊中上環。

猶記得兒時有一次看電視劇,見其中一幕在一條內街的樓梯取景,雖然當時單看樓梯推算不到確實地點,但就可以肯定在港島取景。樓梯隨處可見,但在港島的中上環特別多,而這些樓梯有其面貌特點,令你一看見它,就可肯定「Made in Hong Kong Island」。早前,筆者便參加了新地新閱會「悅動.閱樂」系列「足.印」樓梯文化導賞團,跟隨「活現香港」的陳智遠一起遊覽了港島的幾條特色樓梯及店舖,更特意挑選了兩條樓梯及兩間店舖,帶領讀者一起品味港島。■文、攝:香港文匯報記者 朱慧恩

中上環樓梯特別多當然有原因。在1842年,清廷與英國簽訂《南京條約》,割讓香港島予英方。當年英國政府接管香港島後,最先開發中上環一帶。當時香港島鮮有平地,倒是斜路特別多,以致當時英國人形容香港島為「一塊光禿禿的大石」,幾無平地,難以發展。因此,當發展民居時,要先將斜路修築成平台,然後在平台上建路,建路之後起樓梯,在如此的城市規劃下,中上環便出現了很多樓梯。百年樓梯,經歷歲月洗禮,面貌依舊在,現時樓梯與小店,商店與商廈,同立中環。儘管現時中環為商業運作的心臟地帶,然而,在這個紙醉金迷的小世界背後,若遊走其大街小巷,卻會發現很多看似普通的小店、小巷、樓梯,原來都很有故事。

第一站:歌賦街49號 --《循環日報》發源地

話說一百多年前,香港雖然只有十多萬人口,但有趣的是當年竟同時有十多份報紙於市面上流通,你或會疑問為何當年這個人口不多的彈丸之地,何解對報章的需求如此大?這當然有原因!因為原來當時香港的報章不止在本地銷售,同時亦外銷到珠三角的大城市,因此,有如此大的讀者群,才得以同時容納多份報章生存。

鑑於當年香港受英國統治,普遍報紙的政治立場及宣揚的政治信息均偏向英方,至於所有與革命思想有關的內容均被禁止。而當第一份華人報紙《循環日報》(Universal Circulating Herald)出現後,便開始改變風氣。《循環日報》是香港第一份由華人出資主理的報紙,於1874年由王韜創辦。而創刊的地址則是中環歌賦街49號,即圖中所見的永信紙業。時移世易,現時經過這間店舖,已嗅不出報紙油墨味道,然而,這個現在看似毫不起眼的地方,卻是當年熱血報人的聚集地。

《循環日報》的出現對當時的香港社會有重要的意義。當時香港社會出現了一種新思潮,即所謂的第一代革新派,他們縱然眼見清朝積弱,卻不甘心被列強打壓,因而決心自律自強,摒棄舊思想,實行改良與革新,此後越來越多此類思想漸漸傳播開去,形成了一種風氣。至於報章創辦人王韜,亦大有來頭。這位晚清思想家,可算是第一代的時事評論員。他早年曾遊歷歐洲,發現外國的先進思想十分值得借鑑,回港後便寫了很多文章,直到後來創辦《循環日報》後,繼續在報章寫下多篇政論,推動思想革新,甚至當時連名臣李鴻章也十分欣賞他的文章。現在香港的報業百花齊放,不再是傳統的文人辦報為主導,然而,在以前的社會中,文人辦報卻是如此平常而有意義。

第二站:城皇街 --孫中山的足跡

位於上環的城皇街,由斜路及樓梯組成,其中有一段石梯,看似普通,原來與歷史名人也有一段關係。作為香港人,或多或少都會知道孫中山與香港的淵源,話說當年孫中山入讀位於歌賦街的中央書院(即現皇仁書院),至於居住地方,則位於石梯附近的必列者士街的美國公理會佈道所,結合兩者的地理位置來看,石梯既經過以前中央書院舊址,又作為必列者士街的交匯點,因此可推斷這條樓梯是孫中山每天上學返家的必經之路,區區一條樓梯,可能是孫中山人生行得最多的一條樓梯之一。

不說不知,原來行街同孫中山的革命有很大關係。話說在1923年,當年孫中山革命成功後,重回香港大學演講,當時便提及到自己很喜歡在香港逛街。他自言香港的街道管理得宜,走在街上感覺安全,但當他回到故鄉,則發覺情況相反,他便思索到為何兩地文化背景相差不遠,卻有天淵之別,他細思下發覺與當時政府管理及政治架構有關,所以才想到要進行政治變革,建立共和制度。

樓梯尚且如此有故事,在樓梯一旁的路牌也不能忽略喔!在樓梯旁的公廁上,釘茪@塊寫有「城皇街」的路牌,英文在上,中文在下,呈「T」字形。現在我們所見的路牌的中文字普遍由左至右,但像「城皇街」這樣的舊式路牌則普遍是由右至左。除了路牌文字的寫法外,其實形狀也大有學問。例如像這樣的「T」字形再加上標誌性的四粒釘,是屬於上世紀60年代的路牌,而在60年代之後,路牌才逐漸演變成長方形。

第三站:樓梯街- 一梯隔中西

位於上環的樓梯街,現為一級歷史建築,樓梯街一旁是文武廟,另一旁是外牆為紅磚的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必列者士街會所。若說中環歌賦街是華人辦報的起源地,那麼樓梯街則成了不少文學作品的啟發地。像我們熟悉的也斯(梁秉鈞)便有詩作《樓梯街》。詩作節錄如下:「穿過樓梯街我穿的木屐掉了/失去一雙木屐一切便都失去了/穿過樓梯街(不覺眾鳥高飛盡)/高樓建起來(秋雲暗了幾重)/我蹲下來在石級上摸索我的影子」。除了老一輩的作家外,有年輕一輩作家也書寫樓梯街。例如作家及影評人鄭政恆曾創作了《樓梯街》一詩,有一節寫到:「我還是喜歡青年會靜靜的屹立/那裡曾經有激奮煽動的演說/於無聲處有太多脆弱的期望/而我聽見喧嘩如潮的沉默」。而鄭政恆在詩中所提到的「激奮煽動的演說」,則是發生於一旁的青年會內。話說當年香港仍是以舊派文學為主流,而一班新文化的掌舵人不甘一直受到舊派文化的壓制,因此便請來文學革命家魯迅來演講。遂於1927年,魯迅在青年會內發表了兩場激動人心的演說,演講的題目分別為《老調子已經唱完》及《無聲的中國》。一條樓梯,一邊是體現了中國文化的文武廟,另一邊是當年新青年擁護西方思想而聚集之地。值得留意的是文武廟建於1847年,而演講發表於1927年,以剛過去的2017年計算,正是文武廟建造170周年及演講發表90周年。

除了作家愛樓梯街外,也受電影界青睞到此地取景。亦正因為這條樓梯,令香港走上了世界舞台。當年由英國小說改編而成的經典荷里活電影《蘇絲黃的世界》來港取景,戲中男主角在灣仔南國酒店下榻,而過癮之處在於雖然酒店的地方設定是灣仔,但從電影中可看到南國酒店背後正正是樓梯街,這證明戲中的灣仔南國酒店原來是於樓梯街附近取景。

第四站:光華印務--見證活字印刷興衰

走進位於上環西街的光華印務,可見一粒粒以鉛鑄造而成的字粒整齊地排在架上,望茯[上字粒,當年活字印刷術盛極一時的情景彷彿重現眼前。現年59歲的任偉生(Sam)是光華印務的第二代傳人,光華印務由Sam哥的爸爸於1954年創立,想當年,Sam哥的爸爸來港搵食,投身印刷業,當個打工仔,一做就是八年。可惜好景不長,有一天爸爸突然接到「大信封」,頓時掉了「飯碗」。然而,所謂危中有機,Sam哥的爸爸看準時機,毅然選擇創業,創立了光華印務,直到今天。

光華印務創立至今已有60多年,與店舖一同長大的Sam哥見證了本地活字印刷業由盛轉衰的景況。Sam哥憶述:「香港開埠初期,中上環是重點發展地區,中環以洋行為主,上環則以南北行為主,當時各行各業都需要不同的印刷品,例如名片、發票,因此對印刷品的需求大。當時印刷技術尚未發達,一定要依賴傳統印刷,因此傳統印刷十分吃香。當年中環是『印刷重鎮』,全盛時期中上環一帶約有200間活字印刷的店舖。」

印刷業盛行,隨之帶動了相關行業的發展,例如字粒、紙張、油墨的銷售,也同樣集中在中上環一帶。 然而,即使當年再風光,活字印刷還是敵不過時代巨輪的無情輾壓。上世紀70年代起開始出現柯式印刷,整個印刷流程更加方便,雖然最初因成本高昂而尚未普及,但發展到90年代則基本上取替了活字印刷。活字印刷式微,使得其他行業也沒落。「以往在中環一帶起碼有四間鑄字公司,後來大約在1995年,最後一間也結業了,若缺字粒時沒得補充,便無法印刷,因此鑄字公司的結業,活字印刷亦滅亡。」Sam哥說。雖然現時Sam哥店子裡的字粒已不像當年般能常常派上用場,但那摸上去冷冰冰的鉛造字粒,卻是當年「活字印刷熱」最好的見證。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