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神州有情 > 正文

「我想幫無名烈士找家人」

2019-03-12
■張景憲擦拭一座無名烈士的墓碑。 網上圖片■張景憲擦拭一座無名烈士的墓碑。 網上圖片

老兵不忘136亡魂 10載寄逾千函

在山東省菏澤市開發區張和莊社區的一座烈士陵園,200多名在解放戰爭期間犧牲的烈士已被埋葬了72年,但這裡有多達136個的墓碑上寫荂u無名烈士」。所幸,從2008年起,通過寄了千餘封信,該社區黨支部書記張景憲已為這些無名烈士中的10餘人找到了家人。他說,為無名烈士尋親如同大海撈針,但只要有一線希望,他就會堅持下去。■《北京青年報》

上月20日一早,江蘇南京郵政六合區分公司雄州投遞部收到一封信件。在信封上,收件人信息為「王慰華烈士」,還有兩行備註-「該烈士(20歲)於1947年12月犧牲於菏澤戰役,望郵遞員同志再辛苦一下,幫烈士找到家。」

經查詢,郵政工作人員發現,信封上的地址已經不存在了;按照相關規定,可按照退回原處來處理。但該投遞部的分揀人員看到信封上的備註後,還是決定幫這名烈士再找找。

郵局和警方 加入尋親行列

隨後,郵政局的工作人員將信件的信封拍下來並發到了工作群中,希望發動更多的人尋找線索。當地派出所人員聽說此事後,也加入到尋找烈士親友的行動中。

尋找很快便有了回應-有可靠線索稱,該烈士應該是「王殿華」而不是「王慰華」。據提供線索的民眾王長春介紹,自己是王殿華的侄孫;小時候曾聽爺爺說,三爺爺曾參加了菏澤戰役,沒過幾個月就犧牲了,但是當時只知道犧牲的消息,卻不知道屍骨被葬在了何處。

悉兄骸下落 胞妹激動不已

經當地派出所等部門通過查詢烈士家譜、查閱當地檔案等進一步詳細核查,最終確認,信封上的「王慰華」就是王長春的三爺爺王殿華。而王殿華烈士的八名兄弟姐妹中,現在僅有86歲的八妹還健在,而她在知道了自己哥哥遺骨的下落後也激動不已。

今年54歲的張景憲是這封信的寄信人。他是張和莊社區的黨支部書記,也是一名退伍老兵。

張景憲說,自己從小就生活在這個社區。以前此地還是村子時,在村中一角有一座烈士陵園,埋葬的都是在解放戰爭時期犧牲的烈士。「以前都沒有墓碑,就是一個墳頭、一個墳頭,大家也只知道這裡安葬茠漪O烈士,但是烈士具體叫什麼名字,沒有人說得出來。」

1982年,張景憲參軍、復員後,一直過茈倣R的生活,並於2007年當選為社區的黨支部書記。

「2008年,我們組織過一次掃墓,當時就有人說這些烈士墓在這裡這麼多年了,可是也不知道他們的家人在哪裡。」張景憲說:「我想蚨C慢幫這些烈士找找家人,結果沒想到,這一開始就停不下來了。」

最初,因為烈士墓沒有墓碑,張景憲只能走訪村子裡的老人請他們口述,然後尋找這一批烈士生前所在的部隊,並查閱相關史料。張景憲後來得知,這136名無名烈士生前都屬於華東野戰軍第八縱隊23師,他便根據這條線索找到現在的部隊,並在該部隊的軍史館拿到了烈士們的花名冊。

與時間賽跑 加快尋親進程

張景憲說,由於年代已經久遠,雖然有了烈士們的花名冊,但是很多信息都是對不上的,需要一一核實,從繁雜的信息中尋找更有希望的線索。

於是,他便用了一個「笨辦法」-郵寄信件。

「我現在能找到的地址,都是當年烈士的地址,距現在都有70多年了,有些還不準確,郵政系統運營的時間長,應該會掌握很多曾經的關於地址的信息,所以我一直堅持採用給烈士家寄信的方式。」

逾10年來,張景憲郵寄過千餘封信,其中絕大多數都被打回,或者石沉大海。至今在張景憲家,還有許多被退回的郵寄給烈士所在地的信件。

「幾年前,有關部門得知了我做的事,開始大力幫忙,媒體朋友也會幫我發佈信息,陸陸續續,開始有烈士家屬的信息傳來。」張景憲說:「尤其是最近幾年,信息發達了,僅僅是2019年這幾個月,就又得到了幾位烈士家屬的信息。」

不過,在張景憲心中,也有一些遺憾。「我聽村裡的老人講,當年烈士剛剛安葬的時候,是有墓碑和信息的,後來都給破壞掉了,現在有烈士家屬找來,也只能知道烈士是埋在這座陵園裡,但是具體是哪一座墳塚,已經沒辦法查明了。」

張景憲說,自己未來還會繼續尋找下去。

「我現在54歲了,還可以再做幾年,但是很多烈士的家人可能都已經很大歲數了,這其實是在搶時間。趁茷雃h烈士的親人還在世,要把烈士安葬在哪裡的信息告訴他們。」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