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社評 > 正文

「佔中」搞手罪成 彰顯法治公義 清除流毒任重道遠

2019-04-10

「佔領中環」案昨日在西九龍法院裁決,包括戴耀廷、陳健民及朱耀明等違法「佔中」搞手在內的9名被告,分別就各自控罪被裁定罪名成立。法庭的裁決,依據清晰的事實、充分的證據,在沒有合理疑點下讓違法「佔中」搞手得到法律制裁,彰顯了法治公義。判決強調「公民抗命」不是抗辯理由,再次對「佔中」混淆是非、衝擊法治的誤導作出有力澄清,傳遞「公民抗命」絕非違法行為保護傘的強烈信息,足以引導社會戒懼。法庭對「佔中」搞手定罪,只是依法行事,與打壓言論自由、製造寒蟬效應毫無干係,只會引導社會尊重法治,令市民尤其是年輕人更明白遵守法律是法治社會的基本規範,必須在合法的前提下行使表達訴求的自由。切望香港社會以「佔中」案為戒,通過各方的共同努力,根除「公民抗命」、「違法達義」的流毒和禍害。這是一項長期的任務,任重而道遠。

歷時79天的違法「佔中」,是回歸以來規模最大的違法街頭抗爭行動,背後帶有明顯的政治企圖,對本港的法治秩序、社會穩定、經濟民生、國際形象造成非常嚴重的衝擊和傷害。對違法「佔中」進行法律清算,是香港社會的主流共識。隨茬﹞戴H法「佔中」參與者陸續受到法律制裁,本港乃至國際社會都高度關注,違法「佔中」的策劃者和搞手,需要承擔什麼法律責任?

在昨日的裁決中,法官用長達268頁的判詞,闡釋、釐清了多個重要法律概念,包括「公民抗命」,控罪是否合適和合憲,是否合乎比例等,逐一清楚解釋了9人被定罪的理由。例如,法官認為戴耀廷等「佔中三丑」的串謀犯公眾妨擾行動,由「佔中」啟動後一直持續至各人於2014年12月2日到警署自首為止,法官肯定3人明知大規模的「佔領」會對公眾造成過度的不便,而三人亦確實目睹「佔領」對公眾造成過度的阻礙和不便,因此,認同控方已於毫無合理疑點下證實三人干犯串謀犯公眾妨擾罪;另外,對於黃浩銘、李永達等人的罪名,法官亦認為是在毫無合理疑點下證實的。本港作為享譽國際的法治社會,法庭判案追求證據充分可靠,不留任何疑點。法庭判「佔中」案9名被告罪成,正是建基於9人違法事實清晰,證據沒有疑點,罪責無可逃避。

違法「佔中」在當時的社會政治背景下能掀起衝擊法治、震盪社會的大風波,與戴耀廷等人鼓吹的「公民抗命」理念有直接關係。在這種極具迷惑性的政治口號慫恿下,令一些市民、尤其是涉世未深的青年人信以為真,天真地相信追求「真普選」的崇高理想,即使犯法亦代價輕微,法庭會從輕發落,甚至不予追究。昨日法官直言,「公民抗命」不構成抗辯理由,法庭的職責是分析控罪的元素和爭議事項,不會評價被告「公民抗命」背後的政治取態。

在黃之鋒等「雙學三丑」衝擊政府總部案中,終審法院的判決已強調,「公民抗命」必須和平進行,無論示威者有多崇高的理念,一旦越過暴力的界線,便不能以「公民抗命」作為減刑理由,法庭可重判入獄。終院的判詞指出:「即使重判阻嚇性刑罰亦不為過,根本不用憂慮重判會帶來『寒蟬效應』。」如今法官引用終院的判例,重申「公民抗命不構成抗辯理由」,再次證明政治不能凌駕法治,違法的所謂「公民抗命」不能得到本港法庭和社會的認同,成不了違法的護身符。

違法「佔中」雖然以失敗告終,但打開了暴力違法的潘朵拉魔盒,對本港社會尤其是年輕一代的禍害既深且重。「佔中」催生的旺角暴亂,留下野蠻踐踏香港法治的黑暗一頁;受「公民抗命」、「違法達義」歪理邪說影響,催生一批激進「本土」、「自決」組織,「港獨」思潮在校園和社會擴散,衝擊校委會、非法禁錮教師等暴力事件層出不窮。「佔中」流毒不清除,「一國兩制」還會受到衝擊,香港社會將永無寧日,後患無窮。

香港上訴庭曾一針見血指出,本港近年「瀰漫一股歪風」,「一些有識之士,鼓吹『違法達義』的口號、鼓勵他人犯法」、將公然蔑視法律視為光榮及值得自豪,影響部分年輕人,導致他們在遊行或示威時隨意作出破壞公共秩序的行為。上訴庭強調,為維護法治尊嚴,須予更具阻嚇力的判刑。

戴耀廷等所謂「有識之士」,如今罪成候判,是法庭撥亂反正、明辨是非的必要之舉,可發揮警醒和阻嚇作用,遏止「公民抗命」、「違法達義」等歪理繼續荼毒年輕人、動搖本港法治根基。對某些仍對「公民抗命」、「違法達義」執迷不悟的人來說,此次判決是一記當頭棒喝,應認識到「公民抗命」、「違法達義」是「糖衣毒藥」,漂亮的政治口號掩飾不了違法暴力的本質。曾經上當受騙的年輕人,是時候迷途知返,汲取教訓,提升守法意識,勿在違法暴力的歪路越走越遠。

本港法庭在處理示威遊行等案件中,通常採取較寬容的態度。昨日法官亦指出,考慮裁決時,已平衡基本法賦予市民和平示威遊行的權利。此次判9個被告罪成,只是顯示法庭堅守法治底線,而非打壓言論、集會遊行自由。日後合法的集會遊行,在香港仍有充足的空間,並不會因為今次的裁決而有所縮減。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