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記錄帳戶
檢索 | 新用戶 | 忘記密碼 | 加入最愛 | 簡體 
2002年12月3日 星期二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 評論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2002-12-03] 論壇.「話事權」還是「整體利益」?

 吳光正在前文提及各界論「普選」時,勿忘在「一國兩制」大原則下特區的身份;並提出中央對特區之主權行使,乃「有名有實」;亦指出《基本法》並無為「普選」預設時間表,吳光正強調,選舉方法須「平衡」各階層利益。

■吳光正

「平均主義」?「話事權」?

 有些人提倡平均主義(此乃普選的「結晶品」),固有其可愛之處,相信在一般「民調」中亦必獲一定程度的支持,但回顧歷史,殖民地時期的香港亦無非是一個特區,港英政府無論在八二年中英談判之前或其後,都沒有以「平均主義」來治港,亦無仿傚西方城市的大政府、大福利、大稅制的模式,一直成功地以行政主導及平衡各階層利益為施政出發點,這種不讓權力集中於任何階層或政治力量的「特區政策」是行使主權的主要概念和原則,任何主權國包括中國在內都不會放棄採用。

 由殖民時代到今天港人治港,沒有任何社會階層擁有絕對的「話事權」,不同階層透過「均衡參與」而得到「參與權」,現時政黨可利用「參與權」來制衡行政機關的施政,並阻止獨裁專政的產生,而不是由立法主導或者由政黨「話事」。特首並不從屬任何政黨,《基本法》亦已列明特首須透過保障了「均衡參與」之一定選舉程序選出,並由中央人民政府委任,以體現「行政主導」的基本方針並扮演「平衡各階層之利益」之人。君不見香港自開埠以來,直至九七年後才有勞工界代表進入行政會內,可見在這方面「均衡參與」已被積極地落實。

 若有政黨為滿足奪得「話事權」這野心而爭取普選,與《基本法》及其《說明》內的原則與精神背道而馳,很有可能令香港特區演變成一個「親中抗中」的政治戰場,這個鬥爭過程,將會為香港特區的安定繁榮及發展帶來衝擊,實非絕大多數香港市民所願,想大家都難忘一九六七年「親英抗英」之爭,為香港遺下的創傷。香港不能亂,這亦是中央政府的意願。

民主要素特區已有

 李柱銘議員曾在九月初於《信報》發表一篇題為《誰可決定香港人有否足夠條件實行民主?》的文章,他在文中曾說「《基本法》肯定不是一套民主的《憲法》」,對此,我不敢苟同。誰都不會否認「民主」以至一干民主要素均為基本人權。事實上,《基本法》的條文,早已包含所有民主要素,例如:確保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分立;保障新聞自由;確保《中英聯合聲明》中所規定的行政長官及立法會成員均由選舉產生;以及保障所有個人自由。這些,完全符合《中英聯合聲明》的精神,早已為特區建築起一個民主的框架,使香港人=享有民主與自由,而這在過去五年,已成功體現。

 而部分人士極力爭取的「普選」說到底是芸芸民主選舉方法之一而已,任何持平的人都不會說香港沒有民主和自由,亦不會把「普選」與「民主」草率地劃上絕對等號,現在仍強稱沒有「普選」就沒有民主及自由就是名符其實的「普選派」。以前常聽見人說香港要「民主抗共」,如今「普選派」堅持把「普選」和「民主」掛鉤,但又不想被誤會成「普選抗共」,這矛盾會否深化彼此的互不信任呢?

均衡參與的體現及強化

 本人在二○○○年一月二十日曾發表文章《一港兩心》提及社會政治兩極化(親中、抗中)的問題,加上「社」、「資」及工會政治上的挑戰,講的其實都是在香港這個多元化的社會媕釵p何「互相兼容」,如何「平衡各方利益」,及最重要的一點——如何明智地認清香港「整體利益」何在,這些目標殊不簡單,皆不容易透過草率地推行「普選」、實行「平均主義」而達到。

 張炳良教授在二○○二年十月二十三日《信報》的一篇文章中指出,香港的政治力量大致有三股:工商界、民主派及傳統左派。他更提出「香港的政局,有點像多種族社會般存在不同的政治族群,任何穩定的執政模式,皆不可能排斥任何一方勢力」。這原則認同了「均衡參與」,而不是由某黨某派某階層擁有絕對「話事權」。

 根據《基本法》,工商界在行政長官選舉中及立法會議席中只有百分之二十五的「參與權」,並無「話事權」,而商界人數相對較少,與少數族類相若,但對香港整體的貢獻,包括經濟、就業、創匯、課稅、民生等方面,相信不會少於百分之二十五。

 似乎針對商界的「民主派」,不斷打出「官商勾結」的口號來抹黑商界,其目的之一是把工商界踢出行政長官選舉及立法會議席,以為這樣便可奪得「話事權」,最終形成民主派「對」傳統左派的局面,令社會極度分化,帶來不穩定的局面,這樣做似乎殊不理智。所以香港社會大眾亦不會輕視工商界在這方面可發揮的作用,除了在經濟民生的發展作出貢獻外,工商界還可在政治上擔當一個平衡的角色,以務實的立場,紓緩政治上兩極分化的情況。若要確保《基本法》所保證的資本主義制度五十年不變,商界現時在政界的直接參與,實在不應減少。

 也許張教授的意思是民主派現時不應被排斥,這點我是不反對的,民主派亦無須積極扮演反對黨的角色,市民投你一票,可不是單單期望你做反對黨、被邊緣化,而是希望你「參與」,參與有關經濟民生各方面的問題,和工商界、傳統左派一起為香港「整體利益」作出貢獻。

 至於政制問題,民主派、普選派須考慮另闢戰場,把矛盾和有關訴求在那埵A作處理,無必要將之與經濟民生等問題掛鉤,以致夾纏不清,這樣對香港毫無好處,兩者「脫鉤」,方是不少市民的心願。(三之二;待續)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往上】 【下一條】 【關閉】
評論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