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記錄帳戶
檢索 | 新用戶 | 忘記密碼 | 加入最愛 | 簡體 
2003年12月30日 星期二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 評論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2003-12-30] 文匯論壇.「還政於民」的歷史本質

放大圖片

所謂民主派在銅鑼灣及灣仔上演「倒董」鬧劇,要求「還政於民」,直選行政長官。

李東尼

 《星島日報》昨刊登特約作者李東尼先生文章,題目《還政於民的歷史本質》。文章指香港最近有人再提起的「還政於民」,具歷史淵源及複雜政治背景。其實,早於一九八三年中英就香港主權問題進行談判之際,英國便插手香港的政制發展。前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坦言,英國人在香港搞民主、搞「還政於民」、搞代議政制,目標是搞一個像新加坡那樣獨立或自治的政府。今日有人重拾英人「牙慧」,有必要還清它的本來面目。

 聖誕已過,新年快到,元旦又有遊行,可以預見今年的政局不會平靜,焦點在於政制檢討。最近有人再提起「還政於民」這句口號,年輕人可能不知道,在八十年代初,中英就香港問題談判前後,英方曾高舉「還政於民」這面旗幟,如今重提,倍覺敏感。

 深冬寒風撲面來,香港政治千重浪,聖誕假日與知情老友聊起政事,講到「還政於民」的歷史淵源,深覺國際政治的複雜,不足為外人道。

 上周提到英國外次韋明浩在北京和香港,力推加速直選,調子之高惹人關注,話音剛落,中國外交部駐港專員公署已發表聲明,不點名批評韋明浩在港就政改的發言,並不恰當。

鐵娘子搞民主自治

 英國插手香港政制發展,並不始於今天,英國在港一百多年沒有搞過民主,但知道中國要收回香港時,才急急起步,大搞政制改革。前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在她的回憶錄中,爆了一個公開的秘密,她說在一九八三年一月底,中英就香港前途談判進展不順之時,「我自己對我們的目標,作過一些根本性的考慮,我提議,鑒於談判缺乏進展,我們一定要發展香港的民主架構,以期在短期內完成獨立或自治的目標,如像我們曾在新加坡所做的那樣。」

 鐵娘子倒也說得坦白,她們在香港搞民主,就是想香港像新加坡那樣獨立或自治。她在八二年九月訪華時,親耳聽到中國鄧小平堅決要收回香港的強硬立場,英方的談判取態逐步軟化,由初時是堅持她擁有香港的主權,到後來變為願以主權換治權,但中國的立場仍如鐵板一塊,主權換治權也沒有商量餘地,鐵娘子才敲定上述在香港搞民主的算盤,英方於談判桌上被逼向中國讓步,但在香港卻自行其事,全力施為。

「最高度的自治權」

 就在中英談判進入尾聲時,英國開始在香港拋出「還政於民」的口號,知情人士解讀,英國的「還政於民」有兩個含意,一是在香港推代議政制,二是邁向完全自治的目標。這媮晹酗@個鮮為人知的香港前途談判機密,中國建議在《中英聯合聲明》中規定,香港作為中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享有高度自治權」,英方提出異議,建議把「高度自治權」修為「最高度自治權」,並要在聯合聲明規定中央政府不能這樣,不能那樣;結果眾所周知,中方拒絕了英國的要求。

 英國人的思路明白不過,她不能保留香港的主權和治權,香港要在九七年交還中國,英國於是祭起「還政於民」的旗幟,在她在港尚餘的歲月中,搞代議政制,把政府的權力交還給香港人。中國最後只是名義上收回香港,香港最後是實行近乎獨立國家的「最高度的自治」。

 英國人的時間有限,唯有急急實踐這個還政大計。八四年七月,就是中英雙方達成協議的前夕,港府發表了一份《代議政制在香港的進一步發展》的綠皮書,所謂「進一步發展」,是指八一年港府已引入區議會選舉,這份綠皮書建議立法局在八五年開始引入間接選舉,所以是進一步發展。英國人為刺激港人的政治參與,不惜把自己的目標挑明,在綠皮書的引言部分,講明發展代議政制的目標是「逐步建立一個政制,使其權力穩固地立根於香港,有充分權威代表港人的意見,同時更直接向港人負責。」隨後發表的白皮書,宣布在八五年引入廿四席間接選舉議席,打響香港代議政制的第一槍。

600萬與13億的對立

 中國當然不同意英國人「還政於民」的邏輯,認為英國人只能「還政於中」,不能自行決定怎樣「還政於民」。中央官員直到近期還表示,香港不是一個獨立國家,若要還政於民,也不只是還給六百多萬香港市民,而是還給包括香港人在內的十三億中國人民。

 部分香港人可能不同意這種還政於十三億人民的演繹,但亦不明白背後的邏輯;中國認定英國人設計的「還政於民」,行的是英式代議政制的道路,實踐的是一個獨立國家的管治模式。英式議會制由直選產生國會議員,由國會的多數黨上台執政,多數黨領袖出任首相和委任內閣,多數黨名義上向英皇和人民負責,實際上執行自己政黨提出的政策,反映支持這個政黨選民的意願。

 套用到香港的情況,若立法會全部由直選產生,再由立法會的多數黨領袖出任行政長官和組織內閣,行政長官實質上只對選他出來的人負責,否則他下屆也無競選連任的希望。即使換了美式的總統制,情況也差不多,行政長官單獨透過選舉產生,也有同樣問題,兩種方式選出來的行政長官,事實上也只向選他出來的人負責,但《基本法》四十三條規定,行政長官依照《基本法》的規定,對中央人民政府和香港特別行區負責,若香港行英式議會制,或者以美式總統制直選行政長官,怎能確保行政長官會向中央政府負責?若中央政府的意見和香港民意有衝突時,矛盾怎樣解決?這便是六百萬人和十三億人的潛在矛盾,不在乎人數多寡,但政治體制若不能避免出現這種對立,便引入一種難以調和的體制矛盾。這種政制在獨立國家實行沒有問題,在一國底下的特區實踐,矛盾難以解決。

香港自治有底線

 英國人要在香港「還政於民」,搞代議政制,目標是搞一個新加坡那樣的獨立或自治政府,鐵娘子這個圖謀,至今仍未成功,但中國對「還政於民」這四個字的敏感,可想而知。她不想看到香港的政制,最後變成有實無名的獨立,按《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中央只給香港「高度自治」,香港的自治是有底線的,底線便是一國,香港不能挑戰一國。

 今天不少香港人不滿意自己的領袖,想透過改革體制來換領袖,大多數附和者的動機十分單純,部分人可能不滿為何要求加強民主的訴求,會和獨立扯上關係。東尼不但想提醒大家,歷史上這兩件事有關連,現實上也有關係,最好的例子在台灣。

 李登輝在自己最後的歲月,將台灣的「總統」選舉由間接選舉改為直接選舉,為的便是借民主來抗拒一國,推動「台獨」。試想「台獨」的訴求若加上民主的包裝,西方國家也樂於助一臂之力。李登輝做夠兩任「總統」時,深知支持「台獨」的阿扁只得四成選票,根本不夠票當選「總統」,但民選政治也有操控之道,李登輝先分裂國民黨,讓自己的愛將宋楚瑜另起爐灶,分裂出去另組新黨,後來更來一招棄連保扁,保送阿扁上壘,玩民主玩得出神入化。

台灣現實引以為鑑

 阿扁上台後,挾著選舉產生的身分,否定一國,大搞「台獨」,明目張膽定出二○○八年獨立的目標,台灣和大陸同屬一個國家,如今正出現二千萬人(實際上阿扁只由數百萬人選出)和十三億人意見對立的情況,矛盾無法解決,還在不斷升級,反映了在同一個國家內實施不同政治制度的矛盾。這種情況,怎能不令中央對香港生起「還政於民」的訴求,更加充滿戒心呢?英國不會讓北愛爾蘭獨立,中國自然不會容得下台灣獨立,而香港這個已經回歸的特區,實行自治的底線更清晰,不能挑戰一國,不能搞獨立國家的政體。 (星島日報)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往上】 【下一條】 【關閉】
評論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