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人物 > 正文

作家馮唐的城市文學

2018-01-05
■馮唐在香港居住超過10年,近年又再搬回北京。張岳悅 攝■馮唐在香港居住超過10年,近年又再搬回北京。張岳悅 攝

「春風十里,不如你。」去年夏天,由周冬雨和張一山主演的青春愛情電視劇《春風十里,不如你》成為收視「爆款」,此劇原著小說《北京,北京》的作者馮唐早前受邀來港,藉天地圖書在港出版《搜神記》和《北京,北京》兩本新書之際,分享他眼中的北京,也講述城市與文學的關係。

馮唐最新短篇小說集《搜神記》收入〈二十來歲的你〉等八個短篇,故事脫胎於他在內地騰訊視頻主持的一檔「人物訪談」節目,透過八個匪夷所思的故事、八組特立獨行的人物,男女與情仇、性與愛、堅持與放棄、沉淪與超越,展現人性的簡單與繁複、糾纏與解脫,以及可能達到的「非人性」境界。而另外一本小說《北京,北京》無論從寫作時間、出版時間還是故事發生時間看,都是「萬物生長三部曲」(《萬物生長》、《十八歲給我一個姑娘》)的最後一部。在這部原始粗野氣勢猛烈的書中,馮唐說茼菑v的北京往事:「如果你有一個期望,長年揮之不去,而且需要別人來滿足,這個期望就是妄念。」故事發生在1995至2000年之間,裡面的年輕人在二十四、五到三十歲之間,每天面對自己如野草無邊般的妄念,想茪H到底是什麼東西,卻沒有答案。

關於小說改編的電視劇,馮唐表示,影視劇和文字是兩種不同的介質,真實還原原著並不代表影視劇的成功,更好的方式是影視劇可以在領略原著內核的基礎上,以「聲光電」的形式將其更精彩地展現出來。「《春風十里,不如你》製作的時候我全程毫無參與,只是和導演馬進用喝兩頓酒的工夫聊了一下自己的創作心境,解答了他心中的疑問。雖然故事發生在特定的時代,是對時代特徵的記錄,但另一方面我會脫離時代特徵而更茩咫H性的刻畫,挖掘年輕人的內心所想、困擾和掙扎。我希望觀眾能透過看這部劇想起自己的青春時光。」

搬回「看不透」的北京

巴黎、倫敦、彼得堡和紐約,分別是各國文學的主題。唯獨北京,在中國文學中長期缺席。老舍去世之後,以北京為主題、把北京寫好的作家,馮唐便是之一。在他心裡,城市和文學關係密切,古今中外很多優秀作家都會有自己的核心城市,如亨利.米勒(Henry Miller)的紐約,哪怕離開,也永遠攜帶茬o座城市的印記。他說:「『文學』其實是『人學』,是探討人性的東西,人性的發掘需要人與人之間的碰撞,而城市則是這種碰撞發生得最密集的地方。對我來說,二十歲之前在一個地方呆過五年,這裡就是你的故鄉,這裡是你『三觀』和生活習慣形成的地方,不會因你日後定居他處而改變。」

馮唐本名張海鵬,1971年出生在北京,曾在美國和香港工作與生活。他在香港居住超過十年,將其稱之為「第二故鄉」,卻難以代替北京在他心中的位置,故近年又再搬回北京小時候成長的地方,他笑說回到以前住的地方,看一看、用一用小時候的東西,就可以防止老人癡呆。「北京總是讓我看不透,每次從住處去機場的路上,我總是傾向於不看手機而是看窗外,一遍一遍地看,每次都有新感覺,卻也說不清楚是什麼感覺。」他認為,深度觀察對寫作大有裨益,也有助於突破樽頸位,「觀察得愈仔細,想得愈明白,文章就愈好寫。北京本身是複雜和多元的,眾多的古建築和博物館等也有助於個人基本美感的建立。」他說。

新作品將聚焦家人

馮唐過往曾經從醫,學過婦科,這樣的經歷和他作品中出現情色成分有一定關係,他並不將其作為噱頭,而只是在記錄自己感興趣的部分。「情色是客觀存在的,我並不覺得它庸俗或者髒,不管你認為它是高雅的、低俗的,它就是在那裡。大家長期以來對情色主題的忽視使其變為禁忌,這種忽視也引發焦慮、緊張和誤判問題。」另一方面,他表示,把看起來離經叛道的題目當成與「飲水、吃飯、太陽升起」一樣平常的事情來書寫,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黃書」其實是很難寫的。「性」這條線索會始終貫穿在他未來的創作中,但不會像《不二》和《素女經》那般直接描述,而是逐漸褪為底色。

他透露,目前腦海裡還至少有四個長篇和二、三十個短篇小說的構思,有些關於家人和生活,在「垂楊柳三部曲」中寫自己的父親母親,或者以詩人顧城作切入點,寫上世紀六十年代生人的故事。■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張岳悅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