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人物 > 正文

高廣健:舞美融合新科技 打破禁區推陳出新

2019-01-04
■國家大劇院舞美總監高廣健。 張岳悅 攝■國家大劇院舞美總監高廣健。 張岳悅 攝

北京國家大劇院舞美總監高廣健,在現時舞美融入新科技的趨勢下,既在歐洲歌劇中融入中國戲曲元素,促進文化交流,又打破傳統京劇禁區,以震撼的舞台視覺效果征服了一批又一批的年輕觀眾。高廣健搞創新的目的是希望所有的80後、90後都可以來到國家大劇院欣賞京劇,我們通過舞台上的技術手段,使國粹京劇走入歌劇的劇場,帶來不一樣的體驗,展示舞美魅力。■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張岳悅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及香港演藝學院提供

高廣健日前獲頒香港演藝學院2018榮譽院士,早前他曾多次親自帶領香港演藝學院師生參觀北京國家大劇院,更數度在演藝學院與舞台及製作藝術學院的師生交流,主持工作坊,及於舞台設計系畢業作品展中給予學生專業的意見。他對兩年前與演藝學院學生通過工作坊交流《魔笛》印象深刻,說:「香港的年輕人有一種特別好的狀態,儘管未來的選擇可能不盡相同,但他們都非常熱愛自己的專業,勤奮努力,語言基礎好,且視野開闊,未來的發展空間會很大。他們需要的是更多的實踐機會。」

舞美新科技發揮創意

舞美工作包含哪些範疇,具體又是怎樣做的呢?高廣健表示,自己現時的工作既包括管理層面,又會做項目監製或親自負責某些項目,持續關注及調整項目中的細節,以免最終效果與預期相差甚遠。同時,舞美也需要很強的應變性,預計與現場的實際情況未必相符,需要隨時準備處理解決各個部門的新的問題。幾個項目同時進行的情況也很普遍,有的在執行中,有的正在落地,還要兼顧原創劇目。據他介紹,舞美不只是指舞台佈景,還涵蓋燈光、服裝、化妝等,隨茪u作經驗的愈趨豐富,他所負責的範疇也愈來愈廣。「一切觀眾看得見的東西,都算是舞台美術」,他會告訴同事演出中燈光的角度和風格,或者化妝的風格等,在舞美總監的領導下,所有工作人員都會對這場演出的總體效果有更直接的概念,「舞美不僅要集合各個部門積極配合導演,更重要的是介入導演的思維角度,與導演討論如何更好地使用舞台空間,如何呈現新穎的視覺風格,這也是有一些舞美人員會轉入導演行列的原因。」

從如舊式照相館般使用木和布的單純佈景,到現時隨荍瑋N的發展而加入更多的新材料,全息影像、投影、多媒體、LED、甚至無人機,都成為舞台美術的手段,技術進步帶來了思維的不斷轉變,觀眾對舞台美術的認識同樣也在不停改變。他說:「最初我們考慮的是畫面構圖和形象,而現在的形象則由技術和程序來控制,在不斷調整中呈現。我們可以控制技術手段的可行性,但在創作中注入智慧才會產生更多奇異的效果,所以我們每天的工作也是在尋找那些新鮮而有價值的創意,有產生意想不到新效果的成功,也有不似預期的失敗,這也是舞美這份職業最有魅力之處。」

京劇《赤壁》突破傳統

新元素的加入與否也與受眾息息相關,「當國家大劇院開業時,我們希望所有的80後、90後都可以來到劇場欣賞京劇,我們通過舞台上的技術手段,使京劇走入歌劇的劇場,帶來不一樣的體驗,也令年輕人有期待感。歌劇院劇場是國家大劇院中科技水平最高的,我們選擇的《赤壁》本身就帶有很強的動作性與精彩橋段,在傳統演出中,借箭一段可能是幾句話帶過,十萬大軍可能三支靠旗就解決了,我便與導演商量,如何才能在視覺上征服年輕觀眾?我們在舞台上做了一千多支箭,不停從高處降下來,同時曹操的大船和孔明的一葉扁舟在舞台上交替移動,隨蚙r鼓點的敲打,有九支箭一支接一支地射在扁舟上,而最後我們則設計了一個扮演稻草人的演員背茷雃h箭出場,既包含象徵意義,又有荅u實的視覺效果,對觀眾來說絕不單調。」他說。

而《赤壁》中的另一幕同樣別具匠心,當眾人聽聞曹軍來襲時,舞台上的桌椅屏風不變,背景卻有一百支旗子隨風飄揚,呈現大軍壓境的緊迫感。在這裡,他利用了歌劇院劇場大幕背後的空間,使紗幕在燈光映射時透出另一番景象。同時,劇中還有可載十幾人又可迅速解體的大船,利用升降台做出的沉船效果......「京劇講究寫意,我們知道這些視覺效果並不是京劇中原本應有的,但我們要打破禁區,目的是吸引年輕人,以意想不到的效果征服他們,改變他們心中京劇乏味的印象,使其對京劇產生新的認識。這種工作方式是我們現時不停在探索和去做的,也是我們在利用自身優勢推動行業發展。」

《天下歸心》獲演出設計獎

高廣健30多年來設計過無數作品,題材廣泛,風格多元,包括歌劇《蒼原》、《魔笛》、《唐.帕斯誇萊》、《趙氏孤兒》,舞劇《杜甫》、《粉墨春秋》,京劇《赤壁》,民族樂劇《印象.國樂》,森林實景劇《邊城》等。由著名導演張藝謀執導的歌劇《圖蘭朵》是他代表作之一,曾於意大利佛羅倫斯、日本、美國、北京紫禁城、法國巴黎、德國慕尼克等地上演。而《圖蘭朵》也是國家大劇院第一部自製西洋經典歌劇,開啟了大劇院歌劇生產的藝術步伐。高廣健憶述,早在1997年,自己即有幸與張藝謀導演合作在意大利製作《圖蘭朵》,以京劇寫意為靈感與歌劇對話,也是在用中國戲曲的手法去解讀歐洲歌劇,演出在當地引起轟動,在文化交流之中也將中國元素的信息播種到歐洲,展現中國文化的魅力。當《圖蘭朵》於翌年回到中國,以實景演出的形式出現在紫禁城太廟,他在舞美設計中又加入了更多想法,使其更具象徵性及儀式感。「《圖蘭朵》的故事本身就與皇宮有關,這樣的場地對我們來說有荅S別的意義,也從來沒有這樣一種演出方式出現在文物古蹟之中,開創了中國實景演出的先河。在太廟的圍合院落中,我們設置了可容納3,500觀眾的座位,並在大殿無法移動和改變的基礎上,建造了兩間比例完全一致的偏殿,容納演員之餘可利用軌道使其自由移動,達成了獨特的視覺效果。」

而京劇《天下歸心》則出現在《赤壁》五年之後,是國家大劇院推出的一部一反常態的新編京劇,高廣健再與張藝謀導演合作,既回歸「一桌二椅」的京劇本體,輔以獨具匠心的多媒體投影技術,生發出一番別樣的舞台意境,一桌二椅在多媒體技術的幫助下「改變」了自身的大小比例,隨即「幻化」成劇情所需的拱門、迴廊、宴客廳等場景,而背景則以水墨輕描淡寫地勾勒而成。「舞美設計源於傳統,同時卻又顛覆傳統。」《天下歸心》取材於《左傳》「鄭伯克段于鄢」,通過描述春秋時期一代賢君鄭莊公摒棄前嫌與母親重歸於好的故事,表達出中國古人「血濃於水」的孝道親情和非凡的智慧。「當莊公到了黃泉,舞台桌椅退回,呈現陰形,而當他回到陽間,桌椅再次被推出,以此含蓄表達傳統中陰陽相對的關係。」《天下歸心》於2015年在布拉格舉行的國際演出與空間設計四年展(PQ)中獲得演出設計金獎。

提攜後輩 堅守初心

高廣健現任國家大劇院的舞台美術總監,國家一級佈景設計師,文化部優秀專家,中國舞台美術學會副會長。他於1981年畢業於天津市工藝美術學校(現為天津工藝美院),1988年取得北京中央戲劇學院舞台美術系設計專業學士學位。他畢業後在中央歌劇院任舞台美術設計,其間聯合設計的作品有歌劇《馬可.波羅》,獨立設計的歌劇作品包括《馴悍記》、《弄臣》、《茶花女》、《杜十娘》等,獲得多個重要獎項。自2007年起,他獲委任為北京國家大劇院舞台美術總監,一直至今,除了為劇院定期設計外,也為各表演藝術團體設計佈景、燈光和服裝,包括舞劇、話劇、戲曲、音樂會、大型戶外演出、藝術裝置等,並成功策展了2011年及2015年之北京舞台美術設計邀請展。

在提攜後輩方面,他同樣不遺餘力,從不吝惜分享自己多年的舞台製作藝術經驗。他教身邊的年輕人從助理做起,在實際工作中潛移默化地學習和理解,並促其加入與外國設計師的合作之中,提高語言水平之餘也可了解到新的創作思維方式,使其從剛畢業的新人成長為如今可獨立完成大規模歌劇的舞美人員。他坦言:「我讀書時信息閉塞,在有限的信息下,所做的更多是踐行自己所學的知識,在幕後專業不被看好的情況下堅持做下去。而如今的網絡時代使我們可以第一時間獲取最新的國內外訊息,選擇太多,分散的精力太多,如何堅定自己的方向和喜好,堅持自己對舞美設計的初心,尤為重要。」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