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教育 > 正文

【古文解惑】和德內充 符驗外見

2019-01-11

孟子認為人本性善良,故能擴充善端,發揚善德,與禽獸相異。其實,不止儒家重德,道家亦主張要人保全與充實德性。是故,莊子於書中虛構出許多外形殘缺之人物,以對比說明內德之重要。例如在《莊子.德充符》中,莊子曾偽託孔子與叔山無趾有以下一段故事:

魯有兀者ヾ叔山無趾,踵見ゝ仲尼。仲尼曰:「子不謹,前既犯患若是矣。雖今來,何及矣?」無趾曰:「吾唯不知務而輕用吾身,吾是以亡足。今吾來也,猶有尊足者ゞ存,吾是以務全々之也。夫天無不覆,地無不載,吾以夫子為天地,安知ぁ夫子之猶若是也!」孔子曰:「丘則陋あ矣。夫子胡ぃ不入乎?請講以所聞!」無趾出。孔子曰:「弟子勉之!夫い無趾,兀者也,猶務學以復補前行之惡,而況全德ぅ之人乎!」

篇名《德充符》者,「充」為充實,「符」謂符驗。至於「德」,則指一種和同於自然大道的心境,故《德充符》曰:「德者,成和之修也。」又謂要「游心於德之和」。如此,能夠和德內充,則可符驗外見,內外一致,道德一貫也。

明「德」之人,能夠體會自然大道之理,內心自然平和安靜,不存任何偏見,超越外在形相,但視萬物如一。是故,相對外在形態,體道者更為重視人的內在德性。為了說明此一道理,莊子致力刻畫得道者的殘缺外形與醜陋外貌,使他們的形體與精神間形成鮮明的對比,從而突出其精神境界之崇高。

為加強對比說理的效果,莊子還偽託孔子歧視叔山遭刑致殘之事,以叔山「亡足」但「猶有尊足者存」,暗示人的內在精神與德性,實遠較外在形體重要,並借此斥責孔子蔽於形而不知德,不明自然大道之理。

事實上,為求突出道理,莊子偽託孔子之言,或借儒家人事作對比之例,比比皆是。讀者但以平和心境觀之,反思其中道理即可,不必認真計較。如能做到凡事以德為先,不以貌取人,不自以為是,亦不因外事自暴自棄,有過而能改,則人生當可無大過矣。

譯文

魯國有個被砍掉腳趾的人叫叔山無趾,他用腳後跟走路來見孔子。孔子說:「你行為不謹慎,過去犯法受刑而成了這個模樣。雖然現在你來找我,但又如何來得及挽救呢!」無趾說:「我就是不知時務而輕待自身,才讓我因此喪失了足趾。今天我來請教你,是由於我尚有比足趾更重要的東西,所以我想要盡力保全它。蒼天無所不覆,大地無所不載,我把先生視作天地,怎知道先生原來竟是這樣的人!」孔子說:「我實在太淺陋了!先生何不進來呢?請說說你所聞知的道理吧!」無趾走後,孔子說道:「弟子們要努力啊!無趾是一個犯過事而遭到斷足的人,但他尚可以盡力求學以彌補以往的過錯,更何況沒有犯過的全德之人呢!」

註釋

ヾ 兀者:斷足者。成玄英疏云:「刖一足曰兀。」《說文》:「纂A斷足也。......纂A或洃a。」

ゝ 踵見:謂無趾者之行貌,因其無趾,故以踵行來求見。踵,腳後跟。《釋名》曰:「足後曰跟,又謂之踵。」

ゞ 尊足者:尊於足者,謂比腳更重要的東西,喻指人的內在精神與德性。尊,貴、重。

々 務全:竭力保全。務,務求,致力做到。

ぁ 安知:哪知。安,文言疑問副詞,表示疑問意義,相當於「豈」、「怎麼」之意。

あ 陋:謂見識淺陋。

ぃ 胡:何,為什麼。《廣雅.釋詁》:「胡,何也。」

い 夫:文言發語助詞,於句首起提示作用,並無實義。

ぅ 全德:道德完全,沒有犯過的人。

■謝向榮博士 香港能仁專上學院中文系助理教授

隔星期五見報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