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要聞 > 正文

亂局連四月何時了 暴力更瘋狂必自斃

2019-10-09
8月25日  ■一大群暴徒瘋狂追打數名警察。 資料圖片8月25日 ■一大群暴徒瘋狂追打數名警察。 資料圖片

過去4個月,香港經歷了開埠以來最黑暗的一段日子。

特區政府欲修訂一條存有漏洞的《逃犯條例》,初心良好,卻被一眾反對派、「港獨」分子與縱暴者不斷上綱上線,繼而肆意以暴力衝擊挑戰香港法治,更托詞各種理由來美化其赤裸裸的惡行。自6月9日以來,各種暴力衝擊事件頻生,暴力不斷升級,由起初衝擊警方防線至如今欲向警察奪命;由投擲石塊磚頭至腐蝕性液體與汽油彈,甚至搶槍殺警;由最初喝罵不同政見者變成對礙事者行「私刑」,甚至「魔鬼判官」上身,強行查車查屋。

從近期的暴力衝擊可見,暴徒已開始攻擊他們認定的目標商舖,甚至有人「乘亂打劫」;他們又企圖將作為香港交通樞紐的港鐵徹底摧毀,不惜要全港「攬炒」。最令人心痛的是,可憐不少無辜稚子慘遭黑衣魔慫恿、荼毒而淪為小暴徒,令黑衣魔呈低齡化趨勢。止暴制亂,守護香港,需要你─沉默的大多數,挺身齊向暴力說不! ■香港文匯報記者 鍾立

襲警由掟磚起 漸升級火彈鏹水

警務人員是香港法治的守護者,與破壞法治的暴徒誓不兩立,故警員由始至終也是暴徒狙擊的目標。從一開始,暴徒為掩飾罪行,將惡行倒果為因諉過於警員,或將其惡行「老屈」是臥底警員所為,肆意抹黑警員,企圖動搖市民對警員的信任;其後,暴徒行動升級,瘋狂對警員進行起底,欺凌及滋擾警員及其家人。除了精神上的打擊,暴徒襲擊警員的行為也升級,由最初就地取材,掘磚、拆鐵欄杆擲向警員,到最近大肆投擲加有助燃物料鎂的汽油彈,曾有幾次警員一度身陷火海險焚身,最驚險是暴徒企圖搶警槍射殺警員,暴徒每每是以「咿R」為目標,網上甚至有海量「殺警」手冊。

「殺警」手冊氾濫 叫囂血債血償

警員與暴徒的正邪之戰愈演愈烈,暴徒的暴力升級,在8月起更開始用火攻,以危險性更高的燃燒彈取代鐵支及磚頭發動攻擊,初時的目標雖然只是針對警署,未有針對人,但亦曾誤中在警署內工作的警員,令一名警員左腿及右腿分別10%二級燒傷及3%一級燒傷。

近日,暴徒的目標不再是警署或警車等死物,而是人命。他們揚言要殺警,開口閉口也是「血債血償」等歹毒的說話,並更頻繁地大規模使用燃燒彈及注有鏹水的水槍。一名警員因為中鏹水彈,以致皮膚三級嚴重灼傷。上周五,一名便衣警在元朗因座駕上貼有警署泊車證而成為暴徒攻擊目標,該便衣警雖然沒有挑釁行動,但暴徒咬緊不放,強行把該名警員從座駕拉下車,並用棍棒和拳腳對他狂毆,他被迫開槍自衛,卻未有嚇退暴徒,有人之後甚至近距離將一個燃燒彈擲在其身上,警員即時被一個兩米高火團包圍,需滾動身體撲熄火焰。

便衣警被火團包圍期間,有暴徒企圖拾起警員甩手掉地的手槍,警員撲熄火苗遂奮不顧身與暴徒爭奪搶回佩槍,再致電同袍求救,惟喪心病狂的暴徒再向他投擲汽油彈,火團跌在其腳邊隨即茪鶠A好不容易才再次脫險。 ■香港文匯報記者 文森

暴徒呈低齡化 落網三成學生

稚子何辜?別有居心的煽暴派何忍向白紙般的稚子灌輸仇恨觀念,將他們推上戰線擋子彈?持續4個月的暴力衝擊,逾2,000名拘捕者中,約三成是學生暴徒,年紀最細更僅12歲。而且開學後,小暴徒數目明顯上升,由6月9日爆發示威浪潮初時至8月31日暑假結束,拘捕的1,046人當中有257人為學生,佔總數不足四分之一,但9月1日至27日開學後,拘捕的550人中,有207人是學生,比率高達38%,較暑假結束前急升約13個百分點。

這班幼童所扮演的角色,亦由4個月前充當暴徒的「人質」,使警員不忍傷及無辜,投鼠忌器情況下,暴徒有機可乘逃脫;但直至最近,這班幼童也披甲上陣,站在最前線,甚至參與襲警等不同的暴力行為,淪為小暴徒。過去警員七度因為生命受威脅,別無選擇下開實彈槍自衛保命,當中兩次傷及小暴徒,他們分別是只得18歲及14歲的中五學生及中三學生。

14歲小暴徒汽油彈掟警

當中14歲小暴徒,從網上片段顯示,他與同黨兩度向一名便衣探員近距離投擲汽油彈,企圖將其置諸死地,其間他們似螞蟻摟象手法,對該名探員搶槍,混亂期間這名小暴徒受傷。

至於18歲小暴徒,更有影片顯示他是暴衝小頭目,事發時帶領手持士巴拿、鐵鎚、鐵通等致命性武器的同黨,向一名落單警員窮追猛打,每每專扑警員的頭部及要害,手法狼死至極。一臉稚氣的小暴徒,內心卻有深似海的仇恨,煽暴派情何以堪? ■香港文匯報記者 文森

見「中」就眼紅 大肆毀店謀財

趁亂打劫,不是暴徒是什麼?過去4個月,煽暴派文宣將黑說成白「美化」暴徒,將打砸店舖的行為美其名為「裝修」,目的只為「合理化」破壞商舖的行為;煽暴派文宣又稱他們只為表達訴求,沒有乘人之危搶掠財物等卑劣惡行云云,但近月暴徒打砸中資電訊公司,他們趨之若鶩的新潮電子產品在眼前,貪婪的人性醜惡面目表露無遺。

示威浪潮在6月爆發時,示威區的商戶已「買佢怕」,紛紛提早關門避難,令不少旅客對訪港卻步,並使市民放假也不敢外出消費。隨蚍仵{愈來愈走火入魔,對持不同意見的商戶進行大清算,製作所謂的「購物指南」,將商戶的立場分類,呼籲市民抵制支持警方止暴制亂的商戶,令不少店舖陷入「黑色恐怖」的陰霾。

中移動新款手機無蹤影

近日,暴徒的行動不限於「罷買」等經濟制裁,而是訴諸暴力,對有中資背景,或支持警方嚴正執法的商戶大肆破壞,目的只為箝制商戶的言論自由,不許散播暴徒「唔硠央v的言論。暴徒更以「裝修」為名以黑漆噴污店舖的招牌、強行拉起已經落下的鐵閘,然後敲破商舖的玻璃以進入店內搗亂,過去一周中國銀行(香港)的多間分店被焚燒,完全罔顧在該店樓上住戶的安危。

煽暴派文宣「美化」的暴徒假象也徹底露出猙獰真面目,早前被他們蹂躪後的中國移動門市,到處凌亂一片,藒′謎被砸爛,藒﹞熙抪s款、昂貴的電子產品不翼而飛,發「暴亂財」的行為,徹頭徹尾就是暴徒,別再用言語「偽術」為他們開脫罪行。 ■香港文匯報記者 文森

交通攬炒逞惡 港鐵遍體鱗傷

過去4個月,暴徒的堵路擾民行動變本加厲,日均乘客量約500萬人次的港鐵成為被狙擊的對象,由最初多是於月台發起所謂「不合作運動」到後來不斷破壞入閘機、售票機與閉路電視鏡頭等設施;近期更升級至多次於港鐵站出入口縱火、將燃燒彈丟入站內,甚至將雜物丟入路軌,企圖釀成脫軌車禍,罔顧人命。在暴徒三番四次衝擊下,港鐵近日只能提供有限度服務,個別車站更須全日關閉,暴徒損人不利己的行為最終只令全港市民一同攬炒陪葬。

過去多個月的暴力衝擊當中,港鐵成為暴徒的狙擊對象。他們最初僅於月台發起所謂「不合作運動」,阻礙列車正常行駛,但當時已令許多市民不滿。8月5日,港鐵服務一度幾乎癱瘓,有孕婦於炮台山站身體不適要送院治理,其丈夫怒轟暴徒搞垮香港。

燃燒彈丟入站內

及至後來,暴徒無底線發難,除了跳閘逃票,又不斷破壞站內外設施,其後更升級至於車站出入口縱火、將燃燒彈丟入仍有職員工作的站內,甚至向載客東鐵線列車投擲燃燒彈,令車頂起火,罔顧乘客生死。連月的衝擊已令港鐵車站遍體鱗傷,根本難以提供正常列車服務。

上周五,多個港鐵車站由傍晚起不斷遭受暴力破壞而需陸續關閉,港鐵無奈於當晚10時半暫停整個鐵路網的服務,其後數日亦只能提供有限度服務。若暴力情況持續,港鐵車站只會每每修復好,瞬即再遭破壞,沒完沒了,香港引以為傲的鐵路網將徹底被暴徒摧毀。 ■香港文匯報記者 鍾立

暴徒濫施私刑 不許市民發聲

基本法第二十七條列明香港居民享有言論自由,但這種自由似乎於過去4個月的暴力衝擊中,被口口聲聲「爭取自由」的暴徒摧毀。政治取向可以不同,法治卻是普世價值,但如今黑衣魔面對政見不同或批評他們言行者,甚至被暴徒認為是礙腳者,便不問情由執行私刑,日前一名的士司機便被圍毆至重傷昏迷入院,至今仍未出院。暴徒這種有如自我充當「魔鬼判官」的惡行,甚至伸延至肆意查車、查屋。連警方也要申領搜查令才享有的權限,暴徒卻因為人多夠惡,人人「買佢怕」而橫行霸道,令人髮指。

5年前的違法「佔中」,街頭上仍見到不少市民仗義執言,痛斥非法示威者;5年後的今天,同類聲音卻少有聽聞,這並非因為暴徒的惡行正確,而是每當出現正義的聲音,他們隨時被「起底」甚至遭打至頭破血流因而只能噤若寒蟬。

屢有的士司機車毀人傷

早在暴力衝擊初期,衝擊現場每當有市民拍片拍照,便即時被大批黑衣魔圍攏要求刪相刪片,動輒「私刑」侍候。最近暴徒殺紅了眼,濫用「私刑」的情況經常發生,不時見有「搵食車」司機於衝擊現場欲搬走路障以便繼續行車時,即被暴徒圍毆兼砸車。

及至近日,更有的士司機於駕駛期間被黑衣魔揪出車外圍毆至血流披面,昏迷送院,車毀人危;藝人馬蹄露以手機拍下黑衣魔破壞銀行的片段,隨即被人喝罵、搶手機、以硬物攻擊及推跌在地。暴徒這種以「判官」自居、獨斷私刑的做法,甚至擴展至查車、查屋,包圍汽車強行搜車,查明有否警員或異己者在車內;甚至成群結隊,衝上住宅大廈逐家逐戶搜查有無目標人物,不但完全漠視法紀,更是危害市民生命的惡性腫瘤。 ■香港文匯報記者 鍾立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