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社評 > 正文

消除記者監管真空 勿讓記協獨斷專行

2019-10-31

本港過去四個多月的違法暴力運動中,肩負報道真相責任的記者亦備受關注。在暴力衝擊與警方執法最前線,既有盡力全面客觀報道事態的記者,也有一些人以記者身份阻礙警員執行職務,甚至被懷疑協助暴徒,令暴亂現場亂上加亂。作為一個備受尊重的職業,記者頭頂的「無冕之王」光環,必須有與之相稱的專業素養、專業操守和專業規範,才能名副其實、不負眾望,而香港幾乎「無王管」的傳媒業界生態,與記者職業的神聖性背道而馳。香港社會充斥是非不分、黑白顛倒的劣質傳播,與記者隊伍良莠不齊、監管真空有極大的關係,特區政府必須負起責任,認真檢討現行制度漏洞,不能任由記協之類組織獨斷專行。

日前的一個警方記者會上,一名自稱記者的女性突然發難,打斷警方發言,並拿出手電筒照射講台上的警方代表。據悉,這名女性人士用以登記進場的所謂「記者證」,只是記協編號F200的會員證,根本不是傳媒機構的工作證和記者證。事實真相是,任何人不需要有任何傳媒機構的固定工作,只要自稱freelance(業餘兼職),都可以以記者名義去暴力衝突現場近距離阻擋警員執法,甚至高調地去警察總部聲大夾惡攪局。

香港一直以來沒有受監管的記者證簽發制度,各傳媒機構可以自行簽發記者證,基本靠傳媒自律。但良好的秩序一定要靠法治來監管,不存在沒有管理的天生的秩序。隨茪洃介繫銇掑O和境外反華勢力勾結,在本港策動有「顏色革命」性質的暴力衝擊活動,記者「無王管」的問題就凸顯出來,集中爆發。

有人提出互聯網時代有所謂「公民記者」的概念,但這是指在網上發發貼文、照片,談談觀點評論,只要不抵觸法律,屬於個人言論自由。但這些所謂「公民記者」,與傳統意義上服務於傳媒機構,代公眾行使知情權,被稱為「無冕之王」的傳統記者,是有本質區別的。如果人人自稱「公民記者」,就個個都可以以「記者」名義去暴力衝擊現場干擾執法,就個個都可以去警方或政府記者招待會攪局,這正正阻礙了正規傳媒機構記者執行職務,而且玷污了「記者」的名聲。

真正的記者,必須符合相當的職業要求、具備相關的專業操守,這就要求政府應該有一套嚴格的資格認證制度。在標榜民主自由的美國,各政府部門或國會的一些重要活動,主辦方都會發放他們的「記者證」,只會允許持證者進入指定採訪場地。紐約、洛杉磯等城市的警察部門,都有向全職或兼職記者發放記者證,只有擁有警方記者證的記者才可進入警方封鎖線範圍採訪。

記者是行使公眾知情權的主角,但不應成為阻礙警方和政府部門執行職務的角色,更不能站在公眾利益的對立面。因此,社會大眾有權要求對記者的資格認定指定規範。以時常被詬病的記協為例,如果記協會員證可作為身份證明的話,記協本身就必須要有嚴格的認證規範,並且要得到社會的認可,否則那只是其組織內部的一張會員證明,不應等同記者證。

連月的暴力示威衝擊,凸顯了本港的一些制度缺陷,需要盡快修補。面對當前止暴制亂的急務,特區政府應該認真思考特事特辦,對示威衝突現場的採訪報道制訂規範,只允許經過事先登記的真實傳媒機構的記者,才可在事發現場採訪。對於魚目混珠的人應追究其阻差辦公或其他相關責任。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