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社評 > 正文

政治化扭曲區選結果 須嚴防地區管治變質

2019-11-28

--區選痛定思痛系列社評之一

在修例風波嚴重影響下的今屆區選,錄得創紀錄的293萬多名選民投票,投票率超過7成。很多基本跡象顯示,在極不尋常的社會氣氛影響下,在泛反對派的誤導煽動下,不少選民只看候選人政治立場,不問政績和素質,把投票當成一次政治表態,結果完全扭曲了區選的本質屬性。令人擔憂的是,這個選舉結果,令泛反對派可以騎劫區議會,將本應專注社區民生的地區管治,變成高度政治化的爭拗場,並且以所謂「民意授權」作為政治資本,在更大的政治層面狙擊政府施政,步步進逼搶奪香港管治權。此次區選凸顯是非混淆、正邪不分的嚴重後果,如何讓更多市民走出扭曲的政治化泥淖,是擺在政府和社會各界面前的嚴峻課題。

分析今屆區選的基本數據,可以發現高度政治化、高度政治取態對立的端倪。從總投票人數和投票率看,超過293萬和71%的數字,均較往屆區選或立法會選舉大增。與2015年區選相比,今屆區選多了148萬多人投票。根據基本資料統計估算,本屆約121萬票投給了建制派,人數增加了大約45萬;約165萬票投給了泛反對派,人數增加了約113萬;而投給獨立人士的總票數,從約15萬減少到大約6萬,獨立人士的總得票率更從約佔10%大幅下降到只有2%。建制派得票增加很多,泛反對派得票增加更多,獨立人士得票大幅縮減。

分析與此相關聯的具體候選人勝負結果,更可以發現極其嚴重的政治化投票取態。周浩鼎、鄭泳舜、張國鈞、劉國勳、麥美娟、田北辰、何君堯等很多建制派重量級「雙料議員」,儘管得票都比上屆有不同幅度的增加,顯示他們的工作實績獲得更多選民認同,但仍然落馬;而他們的對手大多是「政治素人」,地區服務成績很少甚至全無,只靠打荂u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等政治旗號,便以高票勝選。更離譜的是,泛反對派的當選者中,有部分是「連登仔」激進派候選人,甚至有參與暴力運動而被捕的人亦成功當選。

可以說,今屆區選之所以出現超高投票率,出現反常結果,根本原因在於反對派過去近半年持續炒作「反送中」的政治議題,煽動「200萬人大遊行」、散播「警察打死人」「性侵學生」等謠言,令香港陷入嚴重撕裂、充滿仇恨的政治亢奮狀態;美國國會在區選前「急就章」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英國忽然翻炒駐港領館前職員內地失蹤事件;澳大利亞媒體「適時」報道「中國叛諜」新聞。內外勢力互相配合,令本來專注社區建設的區選變得高度政治化,不少選民受政治情緒驅使,投票根本不問是非實績,將受誤導煽起的政治不滿發洩到建制派候選人身上。

經此一役,泛反對派取得區議會的主導權,社會高度關注:他們會否顛覆區議會諮詢架構、服務社區的性質,以各式各樣的活動操弄「五大訴求」「光復香港」,乃至有「去國家化」等意涵的政治議題;會否借各種名堂的「黃色經濟圈」,扶植、控制他們屬意的商戶、業主立案法團、街坊福利會,鞏固選民基礎,同時打壓不同政見團體和人士,以圖進一步削弱建制力量;會否利用區議會的資源「聘請手足」,包括聘請因參與暴力運動而被捕、檢控或定罪之人,培植更多反中亂港的接班人;會否在日後公共房屋、基建、社區事務上,全面狙擊政府施政。果如此,區議會變質、社區政治化,全港18區從此難得安寧。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