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讀書人 > 正文

陸源新書《童年獸》嬉鬧怒罵中療癒「灰暗」童年

2020-01-06
■陸源作客鄭州松社書店。劉蕊  攝■陸源作客鄭州松社書店。劉蕊 攝

香港文匯報訊 (記者 劉蕊、邵鮮艷 鄭州報道)曾荌g於宏闊歷史和家族故事龐雜書寫的「80後文學猛將」作家陸源在完成兩部長篇小說《祖先的愛情》、《范湖湖的奇幻夏天》後,首次以自身經歷為藍本寫作半自傳體小說《童年獸》,他用嬉笑怒罵的幽默語言敘述自己「略顯灰暗」的那段過往,在寫作過程中「療癒童年」。近日,陸源作客鄭州松社書店,與讀者分享他的創作故事。

陸源出生於廣西南寧,大學就讀於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碩士畢業,如今從事寫作,著有長篇小說《祖先的愛情》、《范湖湖的奇幻夏天》,中短篇小說集《保齡球的意識流》等,譯著有波蘭作家布魯諾.舒爾茨的《沙漏做招牌的療養院》和《肉桂色舖子及其他故事》等。1980年出生的他,童年因加入體校圍棋隊、最終又回歸校園的特殊經歷而與眾不同。

在接受記者採訪時陸源說寫作童年並不是一時興起,很早之前便想寫這段童年經歷,只是一直沒有找到與之契合的形式與語調。「童年是我內體燦爛的腫瘤,是我屢遭敗壞的繁星萬花筒,是我落往煉獄的伊甸園,是我從未消逝、永存於心的灰暗世界......」《童年獸》講述了主人公身為圍棋少年的成長經歷。充滿競爭的殘酷空間不僅帶給「我」心智的磨礪,更使「我」漸漸超越圍棋的勝負,認識人生與社會的荒誕與凝重,用作者的話說,「世事艱難,酒酸狗猛」。小說的獨特之處在於這種深刻的痛感,恰恰是通過幽默、諧謔與咒罵的筆調來實現的,這種元氣淋漓、嬉笑怒罵的語言,正是陸源久久未動筆而找尋的「合適的語調」。

為什麼採取這種鬧劇式、幽默諷刺的語言來講述「略顯灰暗」的童年經歷,陸源告訴記者,有時候描寫嚴肅悲慘的經歷並不必須用特寫的鏡頭來展示淒厲的叫喊與痛苦的抽搐,「保持一定距離,採取像新聞片一樣更快速的推進方式也能達到相同的效果。這種距離是用來保護自己的安全距離。」陸源說這種方式能夠讓他更好地把那段「不太愉快」的故事講述出來,是更好的「療癒童年」的過程。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