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社評 > 正文

中央行使必要管轄權才能確保國安

2020-06-16

港澳辦副主任鄧中華昨日在一個研討會致辭指出,港區國安法具有不可挑戰的權威及地位,任何香港本地法律都不能與此牴觸;中央應保留在極其特殊情況下,對特別嚴重危害國家安全案件的管轄權,但相信有關案件將是極少數,不會影響香港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中央對特別嚴重的危害國家安全案件行使必要的管轄權,完全合法、必要、正當,是確保國家安全的必要法律保障,不會影響香港獲基本法授權的獨立司法權和終審權,也不會損害港人的權利和自由。相信港區國安法會對「極其特殊情況」、「特別嚴重案件」作出明確的規定。

國家安全是國家生存和發展的基本前提,屬於全國性質的事項,關乎國家的核心利益和國民的根本利益,是絕對不可容讓的主權事務,在世界上任何國家都屬於中央政府所擁有和掌控的權力,並通過中央立法加以規制。也就是說,維護國家安全是香港特區政府的基本責任和義務,而中央政府對香港的國家安全負有最大和最終責任,港區國安立法是中央行使國家主權的應有之義,體現了國家主權理論和原則。

中央依照憲法和基本法對香港行使全面管治權,既包括中央直接行使的權力,也包括授予香港依法行使司法權、終審權在內的高度自治權。中央授予香港高度自治權,並不意味茪丰”S有或放棄監督權。在香港現有法律管轄下的治安問題,香港可自行負責執法、審判,中央不會干涉。但是,如果出現嚴重逾越「一國兩制」原則底線、危害國家主權安全的行為,出現危及國家和香港根本利益的情況,例如在香港發生矛頭直接指向中央、直接危及國家安全的行為,例如涉及到「藏獨」、「疆獨」、國際間諜等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的重大案件,中央理所當然擁有並且可以運用必要的執法權出手制止。這對於解決香港目前出現的亂象、填補香港維護國家安全的空白、保障「一國兩制」行穩致遠具有重要意義。

對於中央在特殊情況下、對特別嚴重案件擁有必要管轄權,反對派立即聲稱何謂特殊情況、特別嚴重案件定義模糊不清,不符合普通法原則,更危言聳聽聲稱,中央權力凌駕香港執法、司法制度,是破壞「一國兩制」。這些似是而非的言論,無非為誤導、恐嚇市民,增加港區國安法立法、落實的困難。事實上,根據基本法第18條,港區國安法通過及納入《基本法》附件三,將成為香港法律一部分,本港的執法、司法機構都要遵循,不能也不應以普通法和大陸法有差異、以高度自治為理由,排斥中央在維護香港國家安全上的必要管轄權、挑戰中央的權威。

另一方面,港區國安法目前正在起草之中,中央正在廣泛聽取香港社會各界的意見,充分考慮香港社會的憂慮、照顧香港的法治環境,以令立法更適應香港的實際情況。內地刑事法律制度遵循的原則,包括程序公正、無罪推定及保障嫌疑人的辯護權利等,與香港差別不大,人大常委會將依據這些原則制定港區國安法,相信會對違反港區國安法的特殊情況、特別嚴重罪行等作出嚴格規定,不會出現模棱兩可的情況。港區國安立法是為了有效防控香港在國家安全方面面臨的突出風險,不僅不會影響香港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而且能確保香港長治久安,香港市民享有的各項權利和自由必定更有保障。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