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萬世流芳張玉喬》劇本身世之謎(二)

2020-07-05

容世誠教授根據簡又文撰寫的〈關於《萬世流芳張玉喬》史劇:我編劇之經過及本劇情節(一)〉和《張玉喬史劇編演經過》兩篇文章,作出以下解說:「上文提到『十餘年來束之高閣』的初稿原本,大概早已失佚。又如上所說,簡又文將《張玉喬》(當時稱《傾城一笑》)交給『新艷陽』劇團之前,自己曾經作過修訂;之後,又再經過編劇唐滌生的處理編改。是以在『新艷陽』之前的《張玉喬》文本原貌,現在無從稽考。但是,從簡又文在〈關於《萬世流芳張玉喬》史劇〉堶情A自述整個劇本的編寫過程和種種細緻藝術考慮,可以推斷1940年代初的《張玉喬》原本,在情節架構、角色安排和人物造型方面,已經具備一個相當整全的框架格局,和現存的1954年演出版本比較,大致不會相差太遠。當年『新艷陽』(由唐滌生執行)對於簡又文劇本文本的修訂,應該是局限在詞曲說白的枝節範圍。」

容教授說簡又文的初本原稿「大概早已失佚」,應該是1954年之後的事情,否則簡又文也無法「至最近始檢出重編一遍,付與梁燕芳女士(芳艷芬)演出」。無論如何,相關的資料說明劇本不是為「新艷陽」撰寫的新作。這一事實證明了部分論著的陳述有誤,好像《粵劇研究通論》(梁沛錦著)「芳艷芬邀得學者簡又文編成明末史劇《萬世流芳張玉喬》」的說法、《唐滌生戲曲欣賞(一)》(葉紹德編撰)「1954年中,香港中文系教授簡又文先生,為芳艷芬寫了一齣《萬世流芳張玉喬》」的說法,均不太貼切,因為簡又文並非為「新艷陽」創作新劇,而是把舊作重編。

至於容教授提出「當年『新艷陽』(由唐滌生執行)對於簡又文劇本文本的修訂,應該是局限在詞曲說白的枝節範圍」的論點,我認為只是其中一種可能的情況,理由留待下期再說。 ■文︰葉世雄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