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嶺南畫派代表司徒乃鍾:香港國安法是「定海神針」

2020-08-05
■司徒乃鍾表示藝術發展需要背靠祖國。 朱忻 攝■司徒乃鍾表示藝術發展需要背靠祖國。 朱忻 攝

訪問當天,嶺南畫派的代表藝術家司徒乃鍾剛從加拿大回到香港,並完成為期兩周的隔離檢疫。雖然過去四個月他身處加拿大,但心堳o始終惦記茩輕銦C得知香港國安法在港正式實施後,他感到十分興奮,直言:「這絕對是定海神針!」成長於顯赫的藝術世家,司徒乃鍾自小受傳統中國文化熏陶,及後教畫多年,他期望香港年輕人能夠多了解和學習中國傳統文化,同時也要珍惜香港這個繁榮穩定的家園。

香港安定繁榮全靠祖國

去年香港發生連場暴力示威,憶述種種亂象,他直言:「香港安定繁榮全靠祖國,只有安定繁榮,家庭才會幸福。我們當畫家的,就希望社會安定,這樣才能專心創作。香港目前的繁榮是過去很多代人打造的,這些成果也是交給下一代的,你搞破壞,就等於破壞自己的前途、自己原本美好的家。」

司徒乃鍾的畫室位於北角,也是過去一年常發生暴力示威的地點。每當有衝突發生時,從畫室窗外望出去,看見有激進暴力分子肆意縱火及破壞交通燈,便替他們感到惋惜。而令他最大惑不解的,是年輕人竟然在遊行中揮舞美國及英國國旗,「你叫我拍張照片我也不肯。」一年後,香港國安法在港實施。「我已經想了很久,明白中央一定要出手,只有中央出手才能根治香港的『病』。」隨荈V來越多人因參與暴動而鋃鐺入獄,司徒乃鍾語重心長寄語這些年輕人要「懂得悔過」。

過去一年,暴力橫行,戾氣充斥香港社會,讓人不禁懷疑昔日被譽為「福地」的香港是否仍是宜居之地。所以最近隨茩輕銊磞w法實施,移民又再成熱話。

文化事業要根植故土加國回流

司徒乃鍾自幼隨家人居於澳門,後來遷居香港。中學畢業後,赴笈加拿大修讀油畫,其後在當地工作、成家,一住就是二十多年。當年97回歸掀起移民潮,對於司徒乃鍾而言,他本可留在加拿大,閒時執起畫筆抒發感受,在加拿大安穩生活。不過,在1998年,他毅然回到香港生活;如今,面對香港紛擾的社會局面,他亦斷言自己不會回到加拿大,而是選擇留在香港或內地,因為對他而言,這是自己的根。正當眾人思量去留,司徒乃鍾卻毅然選擇留在香港?「若我要回去加拿大,我是有充分理由的。但我認為我不會,我回香港,因為我是中國人,作為藝術創作者,我們就像遊牧民族般,追尋水和草。」

他常常勸說同行,若果決意發展文化事業,便不要移民。「我親眼目睹不少留居國外的同行藝術家要轉行,倘若是英文不流利的更加慘,作為二等公民,你永遠融入不了主流社會,在西方國家發展中國人自己的藝術事業,是非常困難的事情。」在加拿大生活了20多年,他深明即使此刻回到加拿大,他不用由零開始,但他深信,要發展文化事業,有祖國作為強大的後盾是很重要的。

「當年我在加拿大辦展,我的老師關山月到訪,展覽結束後,他問我將會到哪堙A我說我會回中國。老師當然感到奇怪,因為人人都想到外國。但我說中國會強大的。任何東西如果不能靠國家的力量去推動,都不會取得大成功的。」司徒乃鍾說。

國家需 「軟硬兼施」助推文化

這番說話並不假,司徒乃鍾在廣州有一間五層高的畫室,近十多年來,他也常在廣州,作為嶺南畫派的傳承人,他盼望能回到畫派的發源地。在廣州,他除了創作、辦展外,司徒也擔任廣州大學美術學院的客座教授及碩士生導師,他親睹內地文化藝術發展的興盛,政府如何「軟硬兼施」助藝術發展。「這方面他們做得井井有條,像辦展覽的場地,香港來來去去都是那幾個,若在內地則能在不同地方辦展。在經費方面,他們亦提供充裕的資助讓藝術家辦展。」在廣州多年,他絕對看好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潛力:「文化是體現國家實力的花朵,這朵花現時在大灣區,我們亦有意搞大灣區美術聯盟,政府也一定支持。」

雖然大灣區極具潛力,但現時香港年輕一輩愛國意識薄弱,加之受人蠱惑,甚至逢中必反,終成為用完即棄的棋子,讓司徒乃鍾感到深深痛心,他建議香港年輕藝術家、甚至年輕一輩不妨多點回內地看看,親身了解及體會內地的發展,不要當井底之蛙。他亦認為年輕人的愛國教育是必要的,而教育的方式不應只是空口談愛國,而要「曲線救國」,引導他們了解、知曉中國文化的魅力,加強中國近代史的教育力度,才能讓青年人對自己民族有正確認知,從而產生民族自豪感與身份認同。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