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讀書人 > 正文

【書評】交換殺人的設計

2020-10-01

交換殺人在推理小說中,可說是常見的招數之一。一般而言,牽涉的大多為兩名殺人犯,很多時候兩人的設定都是並無關係,從而增加破案的難度--或者至少而言,也會在表面上令人以為兩人沒有連繫,令情節推動下去時增加懸疑感。

殺人通常都附隨強烈的行動動機,而交換殺人則因加害者及被害人並無關係,於是令到警方往往無從入手;而被害人因為不認識加害人,所以也容易令後者成功得手。更重要的,因為交換殺人可以早作盤算計劃,因此被害人離世的一刻,本來的嫌疑犯就可以有充分的安排,令自己有充分的不在場證據,兩人相互配合,為對方洗脫嫌疑。

不過當然,要一對一的交換殺人成立,就必須有對等的等價交換條件,才得以構成相互合作的動機。若然以上條件不具備,於是往往就要依賴科技的幫助。不少偵探推理小說,都有提及暗網的出現,簡言之就是一些地下網站,用匿名的方式去為「用家」尋找犯案的幫兇,從而令到案件無跡可尋。不過凡事均有正反,利用暗網因為對頭人乃暗黑世界的人物,於是被背叛又或是受操控的危機不可能抹殺,此所以利弊之間的平衡,始終是一大考慮。

好了,以東野圭吾為例,他不少作品都有交換殺人的設計。首先,在《第十年的情人節》中,〈壞掉的手錶〉講述的正是主人翁「我」,接受了暗網的委託,於是要入屋盜竊某物,結果在陰錯陽差下,殺死了屋主的故事。當中雖然沒有「交換」的成分,但僱人行兇的元素已昭然若揭。至於進一步以接近素材構成的小說,《拉普拉斯的魔女》當然是其中之一。千佐都為了貪圖老夫義郎的財產,同樣有交代她有向舊同事矢口,查詢暗網的事情,令讀者有錯覺以為她在暗網僱人製造意外事故,好讓義郎離世而又和她無關--當然這只不過是小說中的敘述詭計而已,旨在誤導讀者。實質上的幕後黑手,其實是由擁有超能力的少年謙人策劃。原來他處心積慮親近千佐都,更成為她的地下情人,表面上想為她除去丈夫獻謀策計,實質上義郎才是他的復仇對象之一。所以替代殺人的背後,來了一次逆向操控,簡言之千佐都才是被利用的殺人工具而已。

而最典型化的東野交換殺人場面,我想起《假面飯店:前夜》中的〈假面前夜〉一章。為了爭逐研究上的利益,南原教授要把夥伴岡島置諸死地;同樣地富家女玲子為了不讓父親的私生女由里有分家產的機會,同樣需要找人把現職夜總會的私生女殺掉。而南原及玲子原來只不過是在酒店酒吧認識的陌生人,兩人因甚為投契,結果發生了一夜情,而在交心閒聊下了解到彼此的需要,從而逐步設計及盤算出交換殺人的計劃來。

也正因如此,於是令到故事中的警方,蚢磥@直茫無頭緒,因為南原與由里,以及玲子與岡島的人生,均全無交疊痕跡,根本不可能留意到「真兇」與死人之間的牽連關係。而這也正是交換殺人情節的閱讀趣味所在,東野圭吾更聰明的一點,是把交換殺人的犯人設定為一男一女,兩者心計及力氣互補所長,然後發展出接近完美犯罪的計劃。反過來在追查的一方,同樣以幹探新田及默默在背後的尚美在對照,顯示出剛柔並濟的攻守平衡,令到兩邊的鬥智鬥力來得更有趣味。尤其是透過尚美作為酒店人的精細觀察力,利用對香水味的敏銳嗅覺,鎖定玲子在酒店出入的真身,而此訊息再由菜鳥女警穗積理沙傳到新田耳中,最終才得以成為破案關鍵線索。

簡言之,在交換殺人的大前提下,仍需注入不同的新意,才得以令構思布局更為完美無瑕地達成。當然,運用得成功與否,正是作家的手段高低所在,而東野圭吾明顯地又為我們作了一次又一次的精準示範。■文:湯禎兆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