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檢索 | 新用戶 | 忘記密碼 | 加入最愛 | | 簡體 
2005年12月12日 星期一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 副刊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2005-12-12] 《我們像野獸》剝開真實

放大圖片

曹建泉

 如今的人承受的壓力都很大,自然都很脆弱,在某種意義上都在逃避生活的真實,因為真實總是讓人感到殘酷。

 打開書本,想看的就是一個清純友愛的世界,用好人來麻醉自己,所以很多人很害怕看到真實,作家們也喜歡用隱晦的藝術象徵來規避,讀者則被訓練得更習慣於在那些刻意幻想而來的作品中,求得精神的平衡與解脫。

 而何頓則在此書中將殘酷的真實,如同剝筍子皮一樣,一層層血淋淋地剝給人們看,且筆調粗野狂放,使得作品更為生動、幽默、有趣,看完又不得不為之震撼。

 《我們像野獸》無疑是何頓的第一部長篇《我們像葵花》的姊妹篇。

 如果說《我們像葵花》以「董存瑞,十八歲,參加革命游擊隊,炸碉堡,犧牲了」結尾,來象徵一代人的理想和精神幻滅的話,《我們像野獸》則接踵而至地以鐵錘般的筆觸為我們描繪了一幅物質社會的畫面。

 沒有了信仰沒有了精神追求的社會中空,很快為金錢至上的觀念所填補,人們在物質社會中所暴露出的獸性的一面也就更為本質了。

 此書的幾個主人公都是學美術的大學畢業生,當他們的理想和追求幻滅之後,轉而將對藝術的激情和創造力用於對金錢的追逐上時,一切的道德標準和行為準則對他們來說都蕩然無存了。這確實是一個問題,但現今世界這樣的人不是太少而是太多了。何頓花重墨把這些人一個個揭示出來,是對當下社會公德的擔憂。

 當然,何頓沒有在他的小說中扮演成道學家大發議論,這正是他的妙處所在。何頓骨子裡並不鍾情於這群不道德的人。他讓王軍去做和尚,讓黃中林死於非命,細心的讀者一定能品出何頓的好惡來。

 應該說,何頓是有憂患意識的,在他小說的結尾處,他把目前中國社會貧富懸殊的問題用一種「殺戮」的方式呈現給讀者,很令人深思。何頓就曾經說過,無知讓人可畏。《我們像野獸》無疑是何頓扔到當今文壇上的一枚重磅炸彈。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副刊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