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文匯網首頁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16年4月20日 星期三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副刊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小說改編變劇本 香港文學登舞台


放大圖片

■從左至右分別是戲劇評論人鄧正健、浪人劇場創辦人及藝術總監譚孔文及香港話劇團經理潘璧雲。趙僖 攝

近年來,本地劇場內香港文學的蹤跡逐漸增多,成功吸引了不少「原著粉」走入劇場親近舞台,同時部分具實驗性的新嘗試又引領喜歡劇場體驗的觀眾回歸文學本身。一次大膽又聰明的改編可以分別為劇團與作家拓展觀眾及讀者群,實現雙贏局面。為了在交流分享中刺激新創作,日前由「文學串流」活動所舉辦的「文學×劇場:文本跨進舞台-有關閱讀和改編的思考」講座特邀請浪人劇場創辦人及藝術總監譚孔文、香港話劇團經理潘璧雲一同出席,聊聊他們各自令文學「升溫」的經歷。■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趙僖

說實話,只要編劇們樂意,他們大可不必在別人的蔭翳下進行「二次創作」,「白手起家」徹底釋放想像力,以寫劇本的方式建造屬於自己的新世界,既不困難又能提供成就感。但譚孔文近幾年卻沉迷在小說框架內改編劇本,已先後將劉以鬯的《對倒》、西西的《我城》、董啟章的《體育時期》、舒巷城的《鯉魚門的霧》、韓麗珠的《縫身》和陳冠中的《香港三部曲》轉化為意象劇場搬上舞台。談及改編之於他的獨特魅力,譚孔文表示其一是可以「託文言志」,藉經典文學作品傳遞自己想表達的思想;二是能夠與名家交換孤獨。早年學習及從事舞台設計,在劇場中「孤軍奮戰」的譚孔文一直嚮往團隊合作的狀態,他略帶調侃地說:「我常常奉勸師弟師妹和現在的學生,燈光、音效、服裝,這麼多選擇,你們千萬別選舞台設計。因為Production Team List上,舞台設計那行,永遠只有孤零零的一個人,它是整台製作中最孤單的工作。」

與名作家用文字「打乒乓」

開始接觸香港文學後,譚孔文找到了另一群孤獨的人,他們是遊走在社會邊緣用文字記錄城市變化的作家們,閱讀可以幫助他走入他者的世界與之神交。每當感受到強烈的改編衝動在召喚,雖然不喜歡獨自一人的工作環境,但譚孔文從不允許自己的意識急匆匆地擠進既定小說的文字骨架中去。正式落筆前,他一般會先約作者本人見個面,了解對方的生活狀態,問問這位作家如何看待生活,以「明確那個人身上的氣味」。在他心裡,只有了解這一切,才能理解原著中的「字」由何而來。「除面談外,我還會將自己代入故事,想像自己會如何行動,或大量閱讀相關作品去猜度作者的心思。貿貿然地對文學作品進行改編是件很危險的事,相當於干擾或侵犯了陌生人,我相信作家本人也不會喜歡。」譚孔文補充。

與原文保持一定距離,盡量不去刪改人物的背景、對白,在外圍用聲音、視覺效果來烘托文字的力度與觀眾交流是譚孔文的一貫風格,卻並不代表保守。看過《裸「言泳」無邪》的觀眾大多會在驚訝之餘,好奇究竟為何《香港三部曲》的《甚麼都沒有發生》中金融僱傭兵張得志明明是男人,卻請女演員黃呈欣來扮演。譚孔文這樣回答:「我不得不承認自己好像擁有一對『鬼眼』,常常會做出一些出人意表的決定,連作者本人都沒有想過張得志的身體裡藏荈嬪e欣的底蘊,但陳冠中表示他喜歡這種改變所拓寬的視野。而董啟章也在觀看《體育時期》後寫文章指出,我們之間像在打乒乓球,互相創作,互相回應。」

以演員視角建構角色

與譚孔文較為疏離的創作手法截然不同,將韓麗珠的短篇小說《感冒誌》改編為同名話劇的潘璧雲完全不忌諱將自己思路嫁接在原著上,與小說在「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狀態中同生共長,最終化身為新品種的「蔬果」。她甚至形容這部劇本是寫給小說的情書,但處於起初階段時,潘璧雲遠沒有現在坦然:「很多前輩是在一字不漏地做改編,我完成初稿後,有一絲猶疑,戰戰兢兢地去找韓麗珠。她的一番話對我非常有幫助。她說,如果改編和原著沒有分別,那就不需要改編了。舞台和小說從根本上就是兩種不一樣的語言,所以非常支持我放膽去改。」

《感冒誌》是一個關於孤獨、荒誕而又真實的故事。一座不知名的城市被籠罩在感冒病毒之中,一旦感染,難以被根治且死亡率極高。專家通過研究發現「孤獨者」最易患病,於是政府決定為康復者安排新居所,分配「家人」,只要他們能夠重新融入「家庭生活」,從此便可以健康生活。潘璧雲曾經是劇團全職演員,更憑《桃花扇》獲得2005年最佳女配角獎項,所以用演員的視角去看這部小說時,她敏銳地覺察到在小說中重組的怪誕家庭中,為了所謂的健康安全,人人幾乎都在演戲。因此潘璧雲把飾演角色時的體驗和演員的心理掙扎加入對白當中,如:女主角「我」病癒歸來和男主角「瘦子」結合成為夫妻後,「我」在「超市買回來」的父親和弟弟討論男女主角的行為是否經過排練。

父和弟的對話包括:「我」與「瘦子」動作看上去有些生硬,若是想要自然熟練需要多少次練習?或是應該由動作難度而非次數決定?其餘人相不相信他們是兩夫妻?說了所有該說的,做了所有要做的,是不是就成功了?他們自己需不需要相信他們是夫妻?上述關於表演的對白大大豐富劇本的內容,但潘璧雲的巧思遠不止這些,她還在劇本中加入了原創角色女孩與黑貓,並為「瘦子」的人物設定添加了家庭背景和職業身份。潘璧雲說:「我在劇本中令『瘦子』成為雙胞胎兄弟中一員,他兄弟早已離開人世。所以『瘦子』永遠覺得自己不完整,又找不到與他一模一樣的另一半,只願意獨自生活,以設計單身公寓為生。」儘管譚孔文與潘璧雲的改編手法大不相同,卻殊途同歸,都在為劇場吸納文學養分的同時,通過舞台介紹本地優秀文學作品。

相關新聞
百家廊:夢幻多峇湖 (圖)
琴台客聚:徹底失敗的愛情
生活語絲:一碗壽麵
天言知玄:活在當下有多難?
鵬情萬里:木棉廣州不匹配
翠袖乾坤:《太陽的後裔》憑什麼成神劇?
路地觀察:小孩發脾氣的應付方法
首飾與潮袋 春日自由配 (圖)
美麗密碼:量膚定制 素顏之美 (圖)
型男淑女:香奈兒再現昔日經典摩登 (圖)
消閒Guide:日本品牌推網上購物即享60日試用期 (圖)
蚍靄uide:apm五月品味法式藝術節 (圖)
小說改編變劇本 香港文學登舞台 (圖)
快閃小提琴騷 約書亞貝爾:無下次! (圖)
吉爾吉斯學子築漢語夢 (圖)
「天天向上」進駐油尖旺 (圖)
台最大文創平台將落戶四川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副刊

點擊排行榜

更多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