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教育 > 正文

【文憑試放榜】名校生入歧途 碰壁方知錯

2017-07-14
■余裕(右)和文家名(左)分享他們的「重生歷程」。中間為恩師馮順寧。香港文匯報記者鄭伊莎 攝■余裕(右)和文家名(左)分享他們的「重生歷程」。中間為恩師馮順寧。香港文匯報記者鄭伊莎 攝

「囂張仔」偷竊尋刺激 失學失業終振作 文憑試合格望升大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鄭伊莎)人生的意義,或許就是從失敗中不斷成長。應屆文憑試考生余裕及文家名都曾是名校生,校內成績不俗,本來朝荓d莊大道走,惟兩人分別因家人壓力、誤交損友而誤入歧途,前者靠偷竊尋求刺激,後者則吸煙嗜酒度日。自甘墮落的態度,難容於學校,結果他們一個去了當推銷員,一個淪為街童,虛耗了不少青春,方發現讀書的可貴。重返校園後,他們奮力學習,追回進度,在逆境中「重生」,前日終於在文憑試考獲合格成績,有望升讀大學。

余裕在母親催谷下,小學一直名列前茅,順利升讀區內名校中學。自恃聰明的他,升中後只打「天才波」,成績便一直向下滑;而其囂張的個性,也惹得老師同學討厭。另一方面,母親的「關注」令他愈見反叛,他在家經常與父母爭吵,不時離家出走,流連網吧,「每次與父母吵架,他們總是說:快點走,不要留在這裡。我每月幾乎都會出走一次。」

中三時,曠課達30天,他屢遭學校停課。為了尋求刺激,他多次在校內偷竊,學校發現後報警,結果被警司警誡。人際關係惡劣,令他自暴自棄,最後在中四輟學。

見渾噩表哥 醒覺要振作

離家出走後,余裕本想投身社會工作,卻處處碰壁,「以為可以靠把口搵食,但當時得16歲,無學歷,無人請」,唯有在髮型屋推銷洗頭水用品,但髮型屋沒多久就倒閉了。他遂回鄉投靠外祖父母,惟看見在鄉下一事無成的表哥,成為他「回頭是岸」的契機,「我不斷反思,表哥已經這樣,如果我也繼續渾渾噩噩,公公婆婆如何是好呢?」他決意振作起來,收拾行李回港,並四出撲學校,最後獲伯裘書院取錄,重讀中四。

回想起那混沌的兩年,余裕形容彷彿是「被偷走的兩年」,但這段難忘的經歷令他成長。重返校園後,他經常考入全級首20名,但囂張性格未改,不時將「你好蠢!咁都唔識!」掛在口邊。班主任的一句話令他醒覺,「他對我說:『你連第一都考不到,有何權利俯視他人?就算你考第一,也沒有權利俯視其他領域較你優勝的人』」,他後來才慢慢收斂。

拆電腦刪遊戲 破釜沉舟

余裕要專注文憑試,在完成校內模擬考試後,他決意拆散家中電腦、刪除手機的遊戲程式,實行破釜沉舟。文憑試放榜,他考獲6科21分,有望升讀大學。充滿創新想法的他,擬報讀城大商科,為日後創業鋪路。

同校的文家名,本來也是名校出身,但因驕傲自大,遭同學排擠,中三時又誤交損友,不時逃學,流連街頭、吸煙嗜酒,最後淪為街童,「我中三已經被學校記了三四十個缺點和大小過。」

名校生淪街童 愛駁嘴玩辯賽

被學校放棄,眼見身邊的同學都以大學為目標,才令他反思自己的將來,於是轉讀伯裘書院的中四。喜歡駁嘴的他,被老師發掘到其辯論才華,曾在學界辯論比賽勇奪亞軍,多次獲頒最佳辯論員獎。他在文憑試取得6科25分,盼入讀中大商科。

曾任教兩人的伯裘書院助理校長馮順寧表示,3年來見證他們成長,寄語二人日後要謙虛學習,向茈媦迠i發。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