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讀書人 > 正文

陳浩基推理迷城

2018-01-01
《我想吃掉你的胰臟》作者:住野夜  譯者:丁世佳  出版:悅知文化《我想吃掉你的胰臟》作者:住野夜 譯者:丁世佳 出版:悅知文化

香港推理小說家陳浩基近年幾乎成為「獎項收割機」,寫出香港,成名國際。早前的香港國際文學節上,他更與著名犯罪小說家Ian Rankin及日本推理小說家橫山秀夫大聊筆下犯罪故事與城市的關係。

與陳浩基交談,會覺得他身上既有理科男條理分明的邏輯理性,又有文藝人對故事感性的執荂C這豈不正是推理小說的成功要義?

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尉瑋

「入坑」推理小說

陳浩基從小就喜歡看書,小學時各種名著簡易本就讀了不少,五年級時看了《福爾摩斯》,用他的話說,從此入了推理小說的「坑」。「推理小說的趣味就是它會讓你以為是某樣東西,但是到了最後一刻才打你一拳,告訴你是另外一件事情。看了推理後其他書就覺得不夠過癮。」

中學時,由於台灣的出版熱潮,陳浩基一頭扎進日本推理小說的世界,第一本看的就是橫溝正史的《獄門島》。「我最開始接觸橫溝正史其實是電影《八墓村》,當時以為是恐怖片!」他笑蚖﹛C巧妙的佈局,詭譎的意象,橫溝正史的小說為陳浩基打開一扇嶄新的大門,更看到推理小說這一文體在不同文化中移植的成功示範。

「很有趣,推理小說這個文體是來自西方的,就算是橫溝正史寫本格推理也是很跟茼銴閬〞滿A比如深山中有一個大家族,家族的女人突然逐個死,死得很奇怪,這是很歐洲式的,但是他將東方日本的民族上面的想法,套了上去,並且是work的。現在我看到有些新的作家想要寫推理,很單純地看了某些故事就嘗試去寫,但是寫完不work的。比如看了東野圭吾,就想要寫,把故事背景放在香港,但是他不清楚香港如果發生了命案會如何,於是就寫香港的警視廳,但其實沒有這個東西的,這就是錯誤地挪移了另外一個文化過來,但是橫溝正史的厲害在於西方式的歐洲式的古堡謀殺案,被他嵌到日本文化中,是通的。」

香港街頭的推理故事

借由推理小說這扇想像之門穿梭於不同文化語境中,這是多麼爽的事情!看陳浩基的創作經歷,更相信他深深樂在其中!2008年,他以《傑克魔豆殺人事件》入圍第六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決選,故事以16世紀的英國為背景,又將經典童話《傑克與魔豆》鑲嵌其中,卻因為太像翻譯小說而引來評審的「抄襲」質疑。為自證清白,他第二年乾脆再寫續篇,以藍鬍子的童話為背景,讓主角再踏上冒險的旅程。這篇《藍鬍子的密室》最終為他贏取了第七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的首獎。

但真正讓陳浩基聲名鵲起的,是他接下來的數本以香港為背景的推理小說。2011年的《遺忘·刑警》為他奪得第二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首獎;2014年的《13·67》再創紀錄,不僅獲得2015年台北國際書展大獎,賣出多國版權並由王家衛買下電影改編權;不久前其日文版更登上日本《週刊文春》雜誌「年度十大海外推理小說」第一位,為該榜 41 年來首位入選的亞洲作家,同時並獲得「年度十大本格推理小說」第一位,可謂為華文推理作品大大爭一口氣。

自我定位:大眾文學作家

遊走在皇后大道西的警探、1967年至2013年香港社會變遷的映照,陳浩基筆下的世界令人感到熟悉,卻又陌生。不管是多麼容易沉沒入日常生活經驗的瞬間背後,總也緊緊咬荓徽z小說特有的理性脈絡。這樣的香港有層魅惑的迷人影子。

但不管故事多麼香港,陳浩基都十分虓N關顧讀者。作品在台灣參賽,他不斷磨礪文筆,遣詞造句更會考慮不同地方讀者的閱讀習慣,在他身上,沒有孤高的「作者」心態。事實上,他為自己清晰定位為「大眾文學作家」,「大眾小說,就是為了大眾而寫,為了大眾能看明白。和純文學相比沒有高下之分。我覺得,純文學是屬於藝術性的,作者自己有東西要說,沒有讀者都不緊要,因為你想要追求是那個藝術,是自己的表達。我一直將自己定位為大眾文學作家,我要寫流行小說。」

也許正因如此,得獎後他沒有趁熱打鐵聯繫出版社專注出書,反而「變成獎金獵人」,不斷參賽,也嘗試寫便利店中出售的pop小說,短短五萬字,瞄準中學生讀者,新奇、毒辣、有趣。「短篇作品很刺激到作家自己的那種爆發式的思維,短的寫法不止是文體意義上,而是不能只是寫短。關鍵是,如果你寫作經驗多的話,就會回頭覺得某些段落怎麼寫得那麼短,會去不斷豐富。但香港的問題是,整個環境有一種短時間內想要回本的商業心理,很多作家沒有時間允許他們去做這個事情。」

閱讀不分貴賤

對陳浩基來說,好故事是王道,閱讀最緊要是「好看」。成名後,他大概時常被形容為「在沙漠上種花」、「在市場夾縫中生存」等等等等,一派環境不由人、英雄壯志意難酬的苦況。這其間景象也許部分屬實,但陳浩基實則心水更清:「問題不是市場太小,我時常覺得,香港、台灣的作家、編輯、出版社,大多在回味過去的好時光。以前娛樂少,娛樂就是看書,現在很多時候說你出書要和其他書比賽,不是的,你的對手是手機遊戲、social network,是這些東西。我們現在的編輯或出版社或作家應該要考慮如何讓不看書的人看書,如何讓年輕人覺得看書是過癮的事情。現在中一二的學生看金庸,大家會覺得哇你什麼人啊看那麼深的書!或者哇你文藝青年啊!--這太搞笑了,這明明是通俗小說呀。」

陳浩基說,他甚至很支持中小學生讀輕小說,庸俗又如何?沒營養又如何?連文字都不想親近,什麼「高雅閱讀」都是浮雲。

「看得多,眼角才會越來越高。年輕時看《飢餓遊戲》,大了以後可能就想看《1984》。」陳浩基說,「最慘是現在好多細路連這類書(通俗小說)都不感興趣,甚至看漫畫都嫌字多!」

新作寫駭客偵探或成系列小說

陳浩基的新作《網內人》聚焦網絡霸凌,其中的無牌偵探阿涅是有荈W凡技術的駭客。他介紹說最初靈感來自《亞森·羅蘋探案集》中的經典怪盜,希望為自己的系列作打造一個有魅力的可塑性強的角色。「現代社會中最厲害的真正怪盜,我覺得是駭客,能人所不能,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發展角色。」由駭客偵探開始發展,以網路世界為背景的故事開始成形,「最初沒想過社會性會那麼強,原本是亞森·羅蘋式的故事,卻寫得越來越沉重。」現在的他正考慮續篇的風格,也許一脈相承?也許拋開包袱風格截然不同?我們拭目以待。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