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百家廊】劣跡斑斑的抄襲作偽

2018-01-10

戴永夏

不久前,某縣委書記的署名文章涉嫌抄襲的新聞在網上傳得沸沸揚揚;陝西神木縣街頭出現「熱愛長沙」的大標語也被廣泛地傳為笑談;而中國作者發表的107篇論文因學術造假被國際期刊《腫瘤生物學》撤下,更讓一些「中國學者」在國際舞台上顏面頓失......這些都說明,當前在官場、文壇、學術界等許多領域,抄襲、剽竊等「作偽術」還頗有市場,其惡劣影響也讓人們深惡痛絕。揭露、批判這些作偽術,肅清其流毒,是提升國民道德素質、淨化社會空氣的重要舉措。

人們常說,歷史總是有驚人的相似。現實中一些怪事、醜事,常能在歷史上找到其「翻版」,比如抄襲作偽,在古代社會中就不乏先例。

在中世紀的意大利,有一個叫塔爾達利亞的數學家,在國內的數學擂台賽上享有「不可戰勝者」的盛譽,他經過自己的苦心鑽研,找到了三次方程式的新解法。這時,有個叫拉比丹諾的人找到了他,聲稱自己有千萬項發明,只有三次方程式對他是不解之謎,並為此而痛苦不堪。善良的塔爾達利亞被哄騙了,把自己的新發現毫無保留地告訴了他。誰知,過了不久,拉比丹諾就以自己的名義發表了一篇論文,闡述了三次方程式的新解法,將成果據為己有。他的做法在相當一個時期裡蒙騙了人們,但真相終究還是大白於天下了。現在,拉比丹諾的名字在數學史上已經成了「科學騙子」的代名詞。

拉比丹諾行竊,還只限於學問。然而還有比他更惡劣的,那就是為剽竊他人成果竟動刀殺人。唐代詩人宋之問,就是這樣一個兇狠的竊賊。據《唐語林》等史書記載,宋之問的外甥劉希夷,是一位才華橫溢的年輕詩人。有一天,他寫了一首題為《代悲白頭翁》的詩,拿給舅舅宋之問指教。當他吟誦到「古人無復洛陽東,今人還對落花風。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時,宋之問情不自禁地連聲叫好,忙問此詩可曾給他人看過。劉希夷老實地告訴他,此詩剛寫完,還不曾給他人看。宋之問便說:「你這詩中的『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兩句,蚢磪O人喜愛,若他人不曾看過,就讓給我吧。」

劉希夷說:「此二句乃我詩中之眼,若去之,全詩無味,故萬萬不可。」宋之問見外甥不肯,哪裡甘心?晚上他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只是念這兩句詩。他心想,此詩一面世,便是千古絕唱,天下聞名,一定要把它據為己有!在這種強烈的名利心的驅使下,他便心生歹意,命手下人將親外甥活活地殺死,從此劉詩便署上了宋之問的大名。

然而沒有不透風的牆,宋之問的卑劣行為還是被別人知道了。後來他犯了罪,被流放到欽州,又被皇上勒令自殺,天下文人聞之無不拍手稱快!大詩人劉禹錫就說:「宋之問該死,這是天之報應!」

跟以上文人的剽竊相比,後世文人的抄襲更具有隱蔽性和欺騙性,不但一般人不易發現,也讓一些大學問家受騙。清末民初的文史學者劉成禺在其《世載堂雜憶》一書中,就講了這樣一件事。

清朝末年,官場腐敗成風。一些官員為達到不可告人的目的,作偽造假,欺世盜名,無所不用其極。當時官員要想陞官,首先要取得上司的信任。於是,有的官員便想到「學術造假」。湖北翰林周錫恩,就因抄襲別人的對聯而「大出風頭」。

周錫恩是張之洞的得意門生。張之洞任湖廣總督時,對他非常器重。 光緒十七年(1891),張之洞五十五歲大壽。為了給張之洞祝壽,同時慶祝兩湖書院落成,很多人送來賀詞。其中周錫恩寫的賀壽詞,不僅書法遒勁,而且內容「通體用駢文,典麗堂皇,淵淵乎漢魏寓駢於散之至文也」,令張之洞「大為激賞」,推為第一。不僅如此,「名輩來,之洞必引觀此屏」。誰知這件好事卻被張之洞的另外一個幕僚趙鳳昌看出了破綻,說周錫恩寫的那篇賀文,似乎在什麼地方見過,很像龔自珍的文字。張之洞翻檢《龔自珍集》,果然找到一篇《阮元年譜.序》,「兩兩比對,則全抄龔文者三分之二,改易龔文者三分之一,而格調句法,與龔文無以異也」。張之洞感慨道:「周伯晉(錫恩字)欺我不讀書,我廣為延譽,使天下學人,同觀此文者,皆譏我不讀書,伯晉負我矣,文人無行奈何。」從此與他疏遠,「幾至不見」。

這件事情,讓張之洞發出了「文人無行」的感嘆,足見張之洞對周錫恩的失望和怨憤。一個老師欣賞的學生抄襲別人的文章為恩師賀壽,這在當時產生了很壞的影響,周的人品也廣為人們詬病。而周錫恩自己,也因為這件事受到衝擊,同年周錫恩在翰林院備陞遷的選拔考試中,「實則寫作冠場」,但是閱卷大臣因為對他有戒心,擔心他的文章是抄襲的,故「不敢列於一等」,只能打入二等。這樣一來,周錫恩的仕途也大受影響。

魯迅先生說過:「搗鬼有術,也有效,然而有限,以此成大事者,古來無有。」歷史經驗證明,抄襲造假,常常得意於一時,但最終會使自己身敗名裂。儘管當今造假,有的手段更高明,有些人也確實因此撈到不少好處。然而當一個人為了一己私慾便置誠信於不顧,弄虛作假,剽竊他人成果不以為恥,連基本的道德操守都喪失了,他還有什麼公信力?還有什麼人格力量?這樣的人又如何執政為民,當好人民的勤務員?

說到底,一個為了一己私利而不擇手段的人,即使一時造假得逞、獲取了名利、騙取了「烏紗帽」,最終也會「自己掘坑自己埋」,為自己的作偽付出沉重代價。其下場,不見得比宋之問之流更好。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