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讀書人 > 正文

【書評】《澪之料理帖》的趣味

2018-04-30

《澪之料理帖(壹)八朔之雪》

作者:高田郁

譯者: 鍾嘉惠

出版:台灣東販

《澪之料理帖》是少數極為成功的時代料理流行小說。而小說更加兩度改編成為電視劇,先有2014年北川景子的朝日電視版,後來再有2017年黑木華的NHK版,可說在日本早已成為深入民心的文本。

《澪之料理帖》的成功,當然有《阿信的故事》的影子。澪由大阪去到江戶的經歷,再加上為了成為出色的料理人,不斷自我鍛煉、不屈不撓的過程,當然是阿信的再世重現。而與此同時,和阿信並行的人間溫情元素,也即是今天所謂的療癒系色彩,自然濃烈至化不開的地步,成為受歡迎的基本元素。

只是我想說,今時今日能夠成功的暢銷流行小說,某程度也一定是一多重複合結構的方程式寫作來的。就以《澪之料理帖》為例,它當然是料理小說,而料理小說吸引的地方,自然在料理菜餚身上,這一點自然無庸置疑。就如《澪之料理帖(壹)八朔之雪》中,在〈初星──軟糊糊茶碗蒸〉提及以柴魚高湯及昆布高湯為底的美食,看上去已令人有急欲大快朵頤的衝動。但與此同時,大體上所有的料理小說,其實也離不開武俠小說的框架,簡言之背後的底蘊,實難背離師徒小說的組織結構。當然,師徒關係可以有很多種,例如嚴師的地獄訓練,又或是兩者之間的牽連角力,甚至由師徒變成對手,又或是為徒弟為師父復仇(可以是一種榮耀的角逐)等等,均屬涵蓋的範疇之內。《澪之料理帖(壹)八朔之雪》中,蕎麥麵店「鶴家」的老闆種市,當然是澪的師傅之一。但小說的處理和一般的師徒小說又有一定的出入,種市與澪的相處之道,其實重心不在技藝的傳授,反而偏重心靈上的支援及安撫,在澪遭客人批評攻擊時,為她解窘及釋除壓力,更重要是給予無限的支付。簡言之,是一種把師徒小說轉換成現代上司與下屬的相處文化模式來加以刻畫,而種市自然就是開明且有承擔,願意為下屬遮風擋雨,好讓有空間得以慢慢成長的理想上司人格化身來荂C

好了,小說的趣味當然不僅在於此。其中一項成功因素,是觸及日本獨有的地域對立風俗色彩,也即是大阪出身的澪,去到江戶即東京打天下的矛盾衝突。眾所周知,日本的地方主義及地域色彩一向異常濃烈,正面而言自然可以建構人與土地之間的關係,令大家的羈絆牽連益深,使每一個體不至孤立無援成為孤島化的小宇宙。不過與此同時,地方之間的角力也構成不少矛盾張力,而大阪與東京更加爭逐不已,成為互相對立的角力體。小說中的澪,在飲食店當學徒,正好因為兩地之間的口味差異,令到她飽受批評,面對一次又一次的挫敗。例如在〈狐狸的婚禮──麻辣柴魚鬆〉中,就提及「鶴家」在賣深川牡蠣,澪把白味噌抹在小鍋的邊緣上,當開始融進高湯裡,肥肥的牡蠣探出頭來,正是最適合入口的時候。可是客人卻一個接一個在高聲斥罵,直接扔下飯錢便賭氣離去,且直言澪糟蹋食物!原來江戶的吃法是把牡蠣直接放在炭爐上烤,在牡蠣殼的開口淋上醬油及溫熱後放涼的日本酒,然後直接一口咬下大快朵頤──江戶人要的,原來是這種味道。

此所以當中的差異,正好構成澪的磨練動力。而我想說的,《澪之料理帖》的成功之處,既是一方面恪守類型方程式的致勝關鍵,正如剛才提及的阿信方程式及師徒程式,那可說乃幾近放諸四海皆準的必殺技,但與此同時「在地化」的元素才可以添加時代及本土色彩,於是大阪(小說中稱為上方,是江戶時代對大阪及京都一帶的稱呼)和江戶的地域對立,就成為了相互平衡以及引入互動元素的關鍵。

事實上,因為客人的刁難,反過來又成就了澪的學藝求道及自我砥礪過程,也即是回頭又支持了阿信方程式及師徒程序的發展,正是當中的互動性,令《澪之料理帖》足以成為日本暢銷的小說作品。■文:湯禎兆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