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通識博客 > 正文

拒改人基因 魔盒不能開

2019-01-17

公共衛生、現代中國

去年11月,南方科技大學副教授賀建奎對外宣稱,一對基因編輯女嬰在內地誕生,天生具抵抗愛滋病毒能力,成為全球首例。消息傳開後,旋即引起國內外科學界及傳媒的強烈譴責,認為當中涉及嚴重的道德倫理及法律問題,如果修改人類基因的先例一開,就如同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日後越來越多人修改後代的基因遺傳。

愛滋病自上世紀80年代發現首宗案例後,全球各國不斷研究根治方法。若人體自誕生便能抵抗愛滋病毒,驟耳聽來相當美好,但為何會引發是次巨大風波?究竟編輯胚胎基因背後隱藏什麼爭議?對人類往後發展帶來什麼挑戰?下文將深入探討。 ■文嘉俊 中學通識科教師 中大社會科學學士及通識科學位教師教育文憑

【新聞背景】曾聞「滋」色變 現已有藥可控

「愛滋病」正式學名為「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取自其英文縮寫「AIDS」之音譯。自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於1981年通報全球首宗愛滋病毒感染案例,至今已奪去全球超過三千萬人的性命。

人類免疫缺乏病毒(HIV)俗稱「愛滋病毒」,主要通過血液、母嬰和性接觸傳播,一旦感染病毒,會破壞人體的免疫系統,如果得不到有效控制,會導致嚴重感染,即病發為「愛滋病」。在愛滋病發現初期,醫學界缺乏醫治對策,使不少感染者失救至死,直至1995年出現雞尾酒療法,現時已可以靠藥物控制病情,感染者的死亡率已大幅減低。

事實上,近幾十年來各國投放大量資金研究愛滋病的根治對策,可惜目前為止仍未有徹底根治愛滋病的方法面世。

基因手術刀 改變遺後代

「基因編輯」是一種遺傳工程技術,指在活體基因組中對特定DNA進行插入、刪除或替換等技術。基因編輯除了改變個體特徵外,也會遺傳至下一代,對人類後代有無法逆轉的影響。

根據愛滋病的研究,北歐國家大約有一成人口帶有編號為CCR5-Δ32的突變基因,天生對愛滋病有免疫力。賀建奎的實驗正是要消除這種CCR5的基因,並製造基因編輯胚胎植入母體。

據賀所稱,參與實驗的夫婦皆為男方呈HIV陽性,女方呈HIV陰性,他在胚胎植入母體前採用俗稱「基因手術刀」的「CRISPR/Cas9」技術定位並修改基因,最終一對夫婦在去年11月誕下一對雙胞胎姐妹,名為露露和娜娜,成為世界首例免疫愛滋病的基因編輯嬰兒。

賀補充,這對雙胞胎中,其中一人的兩條CCR5基因都曾被編輯,另一人則只被編輯一條基因,後者未來仍有感染愛滋病的可能,但據有限的研究所指,即使感染了愛滋病,健康下滑的情況也會減緩。

內地早禁止 法例有明令

在情,賀建奎的研究違反道德;在理,基因編輯技術尚存有很多無法預計的變異;在法,其研究有違法之嫌。早於2003年,國家科技部等部門頒佈的《人胚胎幹細胞研究倫理指導原則》,清晰指出在內地不得將已用於研究的人囊胚植入人或任何其他動物的生殖系統。

目前,中國科技部已要求暫停賀建奎的科研活動,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也特別提到「要嚴肅查處違背科研道德和倫理的不端行為」,顯然進行科學研究背後還需考慮一連串道德及法律等議題。

脫靶難預計 實驗無意義

賀建奎研究中採用的「CRISPR/Cas9」技術尚未完全成熟,有科學家關心,一旦實驗中出現「脫靶效應」(off-target effects),即錯誤定位目標基因,修改了非目標的基因,這有可能產生無法估計的變異。賀建奎亦承認,其中一名女嬰存在「脫靶」風險,後遺症未能確定。

此外,即使準確編輯CCR5基因,免除感染愛滋病毒的風險,但有科學家提出,此舉會增加其他病毒如西尼羅河病毒的入侵風險,而死於流感的風險也可能更高。人類的基因組成,是相當複雜,背後隱藏不同作用。在未完全掌握後果的情況下,把人類像汽車般隨意修改組件,輕則運作失常,毀嬰兒一生,重則經遺傳影響人類後代,造成永久失誤。

科學家質疑的另一點,就是實驗的成功或失敗,其實無從驗證,因為科學家不可能故意把嬰兒暴露於愛滋病毒的風險下,可能嬰兒終身也不會接觸到愛滋病患者,所以實驗並沒有意義。

若只想避免嬰兒遺傳到愛滋病,現時已有方法,例如針對今次父親有愛滋病的例子,就可以使用精子精液分離技術,母親再配合藥物預防,就可以協助患者達成生育願望,毋須使用含更高風險的基因編輯技術。

全球有共識 拒製新人類

賀建奎的研究一發表,馬上引來全球譁然。逾百名中國科學家發表聯合聲明,強烈譴責賀建奎團隊的「瘋狂」實驗,政府要「迅速立法嚴格監管」,直指「潘朵拉魔盒已經打開,在還有一線機會,不可挽回之前必須關上它」。事實上,禁止使用基因改變人類是全球科學界約定俗成的共識,即使在胚胎上運用基因編輯療法,也處於嚴格限制的實驗階段,這是由於背後涉及巨大的道德倫理爭議。

試想像,若人類可通過基因編輯技術對某些疾病天生免疫,並能遺傳給子孫後代,這種「胚胎改良」技術必然受到很多人青睞,因為每個人都想繁殖更完美的後代。一旦沒有法律約束或出現了「基因黑市」,人類的慾望只會不斷膨脹,除了利用基因編輯技術防治疾病外,更有機會用來改變智力、外貌和體格等等。發展下去,根本沒有最完美的人類,只有更完美的人類,最終陷入無止境的胚胎改良。結果,人類彷彿變成電子產品般,不斷通過人為改良,一代淘汰一代,挑戰人類的價值。

在一些宗教中,以人為方式改變胚胎,或把人商品化,也是充滿茤v教爭議,例如部分宗教相信神是萬物之靈,神才擁有創造萬物的能力,佛教則講求「因緣和合」、「緣聚則生」,不應試圖以人力改變天意。

此外,基因編輯技術涉及龐大的利益市場,得益者無疑是富人。他們有金錢使用甚至注資研究技術,從而優化自己的子孫後代。「富二代」、「富三代」不但可繼承財富,如果他們的智力、外貌和體格都不用靠天生,而可通過人為改良,他們能夠長遠定於優秀尊貴的地位。相反,窮人根本沒錢把後代改良,這只會加劇社會的不平等。

亂改基因庫 容易致滅絕

加上,自然界的演變從來都是汰弱留強,假如某些基因被視為「不良」而不斷被人為刪除,長遠演變下去擁有這些基因的族群會滅絕,直至世界上絕大部分人擁有相同的「優良」基因。萬一有突如其來的重大疾病或環境變遷,而他們無法抵抗的話,一眾擁有相同基因的人類便有可能面對滅絕的危機。

因此,維持人類基因庫的多樣性,能夠穩定人類長遠的繁殖。

而且,人類社會之所以發展昌盛,全因社會上存在多樣特質的人,有些人擅長感性創作,有些人擅長理性研究。如果所有人類都擁有相同基因,倒模地有相同的能力、性格乃至外表,那麼社會只會變得單一而退步。

事實上,英國著名物理學家霍金生前曾撰文預言,基因工程在本世紀內會取得重大突破,即使有法律約束,一些貪婪的富人可能無法抗拒誘惑,屆時人類將以基因改造技術,創造出無論智力、壽命或抵抗力都較優秀的「超級人類」(superhumans),但人類最終會被自己的設計一手摧毀。

基因改造爭議重點

技術未成熟

技術存在脫靶風險,或會出現後遺症

實驗非必要

已有其他技術可以達到相同效果

全球共識

全球科學家已有共識不改變人類基因

想一想

1. 根據資料,賀建奎的「基因編輯嬰兒」實驗存在什麼方面的爭議?

2. 「教育比立法更有效杜絕違反道德的科研行為」你同意這個說法嗎?

答題指引

1. 道德方面的爭議:一旦基因編輯技術普及化,人類可以不斷「改良」後代,這無疑把人商品化,挑戰人類的價值,加上能夠使用技術的多為富人,他們可以繁殖出比普通人更優秀的「超級人類」,屆時將會加劇社會的不平等。

技術方面的爭議:賀建奎採用的基因編輯技術尚未成熟,實驗過程有機會出現「脫靶效應」,即錯誤刪除非目標基因,這除了對嬰兒有潛在健康風險外,也可以通過遺傳影響後代,造成嚴重的基因災難。

法律方面的爭議:根據目前中國的法規,研究人員不得將已用於研究的人囊胚植入人或任何其他動物的生殖系統。賀建奎把被編輯的胚胎植入母體,顯然有違法之嫌。

2. 同意的話,可討論教育比立法更能治理問題的根本。賀建奎一事可見,目前的法規監管存有漏洞,某些科研人員可能為一己私慾設法避過審查。因此,通過潛移默化的教育,灌輸科研人員正確的道理倫理觀,才能長遠避免同類型事件再次發生。此外,立法有難以釐定的灰色地帶,例如基因編輯技術,有人認為可用於「治療」愛滋病毒感染者,但不應用於「創造」新品種嬰兒。

如果立法時採用「一刀切」形式禁止科研人員進行基因編輯實驗,只會帶來反效果,拖慢國內醫療發展。始終科學技術日新月異,法例總不能涵蓋所有科技行為,而且更新法例需時,若要科研人員自律自省,教育仍是最基本步。

不同意的話,可討論立法比教育更具阻嚇力。教育某程度只屬於鼓勵性、自願性,若欠缺法規約束,某些科研人員可能難以抵抗誘惑,走進道德禁區。若有法例明文禁止某些行為,可促使科研人員更為自律。加上,道德教育需要漫長的過程,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變所有科研人員既定的思考方式,相比而言,立法可以在較短時間內,通過阻嚇性懲罰約束他們的行為。

延伸閱讀

1. 《傳首例基因編輯嬰兒誕生 惹巨大爭議》,香港《文匯報》,http://paper.wenweipo.com/2018/11/27/CH1811270005.htm 

2. 《頂尖學者尖銳質疑 「基因奎」避重就輕》,香港《文匯報》,http://paper.wenweipo.com/2018/11/29/HK1811290001.htm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