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教育 > 正文

【溫故知新】韓愈進諫迎佛骨 得罪憲宗貶潮州

2019-10-16
■韓愈為了唐憲宗迎釋迦牟尼遺骨入宮一事上表進諫,最終被貶官。圖為佛骨舍利。 資料圖片■韓愈為了唐憲宗迎釋迦牟尼遺骨入宮一事上表進諫,最終被貶官。圖為佛骨舍利。 資料圖片

上一回我們提到韓愈被貶潮州,也略略提到他被貶的原因是開罪了唐憲宗。元和十四年(公元819年),唐憲宗派員到鳳翔法門寺,把釋迦牟尼的遺骨迎入宮,供奉三日,轟動長安城,王公士民紛紛前往禮佛。韓愈認為佛教教義和儒家學說相悖,並鑒於「迎佛骨」帶來的風氣不佳,於是上書唐憲宗,向唐憲宗表達不滿。

韓愈的《論佛骨表》的最大特點是廣徵博引,說古論今,展現了韓愈的才情洋溢,文章的氣勢寬宏。文章一開始便毫不留情面地批評佛教為異端。「臣某言:伏以佛者,夷狄之一法耳,自後漢時流入中國,上古未嘗有也。」韓愈直斥佛教乃是外國傳入的宗教,東漢時才傳入中土,自古以來就沒有此宗教的存在。

接蚆愈便用史實說明自己的觀點:「昔者黃帝在位百年,年百一十歲;少昊在位八十年,年百歲;顓頊在位七十九年,年九十八歲;帝嚳在位七十年,年百五歲;帝堯在位九十八年,年百一十八歲;帝舜及禹,年皆百歲。此時天下太平,百姓安樂壽考,然而中國未有佛也。其後,殷湯亦年百歲,湯孫太戊在位七十五年,武丁在位五十九年,書史不言其年壽所極,推其年數,蓋亦俱不減百歲,周文王年九十七歲,武王年九十三歲,穆王在位百年。」當中的黃帝、少昊、顓頊等人能在位久遠而且享有高壽,帶出「此時佛法亦未入中國,非因事佛而致然也」的觀點。

其後韓愈又反面論述,指出若重視佛教的君主都會為自身或國家帶來禍害,韓愈援引了漢明帝為例,指他因崇拜佛教而令國家「亂亡相繼,運祚不長」,更是自「宋、齊、梁、陳、元魏以下,事佛漸謹,年代尤促。」又引用梁武帝「在位四十八年,前後三度捨身施佛,宗廟之祭,不用牲牢,晝日一食,止於菜果。其後竟為侯景所逼,餓死臺城,國亦尋滅。」指出事佛會帶來的惡果難以想像,從而證明「事佛求福,乃更得禍。由此觀之,佛不足事,亦可知矣。」首兩段的正反論述,強調了事佛與不事佛對國家的差異,希望唐憲宗要懂得取捨。

接蚆愈稍作收斂,先用唐高祖曾經嘗試抑佛,但卻不被眾人理解,而導致佛教大盛,又對唐憲宗給予肯定「伏惟睿聖文武皇帝陛下,神聖英武,數千百年已來,未有倫比。即位之初,即不許度人為僧尼、道士,又不許創立寺觀。」他認為唐憲宗是明白唐高宗的用心良苦,現在卻出現了「今縱未能即行,豈可恣之轉令盛也」,文章至此峰迴路轉,開始對唐憲宗的迎佛之舉作出諷諫。

「今聞陛下令群僧迎佛骨於鳳翔,禦樓以觀,舁入大內,又令諸寺遞迎供養。臣雖至愚,必知陛下不惑於佛,作此崇奉,以祈福祥也。直以年豐人樂,徇人之心,為京都士庶設詭異之觀,戲玩之具耳。安有聖明若此,而肯信此等事哉!然百姓愚冥,易惑難曉,苟見陛下如此,將謂真心事佛。」韓愈先為唐憲宗開脫,指出唐憲宗迎佛骨是為了迎合百姓的喜好,但這樣做會為百姓帶來錯誤的信息,他們會以為是天子都信仰佛教,他們的事佛行動將會升級,出現「焚頂燒指,百十為群,解衣散錢,自朝至暮,轉相仿效。惟恐後時,老少奔波,棄其業次。若不即加禁遏,更歷諸寺,必有斷臂臠身,以為供養者。傷風敗俗,傳笑四方,非細事也。」當中少不免帶有誇大成分,但也體現了韓愈對於佛教對動搖國家根基的憂心。隨後韓愈再強調佛教是外來之物,不能把佛骨此等之物放在宮中,「枯朽之骨,凶穢之餘,豈宜令入宮禁?」

文章最後向唐憲宗建議如何處置佛骨。韓愈先引用孔子之說「敬鬼神而遠之」,指出古時諸侯在進行祭祀時會先「令巫祝先以桃茢祓除不祥,然後進弔」,現在要把佛骨迎入宮中,實為不當。應該「投諸水火,永絕根本,斷天下之疑,絕後代之惑。使天下之人,知大聖人之所作為,出於尋常萬萬也。豈不盛哉!豈不快哉!」他說若佛祖真的顯靈的話,他願意「凡有殃咎,宜加臣身。上天鑒臨,臣不怨悔。」雖然韓愈願意承擔一切的責任,但在一心事佛的唐憲宗眼中看來,此篇文字句句訓斥,如何能讓唐憲宗容得下韓愈呢?韓愈仍能保有性命而被貶潮州,實屬萬幸。

清代的孫琮在《山曉閣唐宋八大家選.韓昌黎集》點評:「此篇前幅分兩段看,一是言上古無佛得壽,一是言後世崇佛反不得壽,蓋因德宗當日崇佛祈壽,故為此論。妙在中幅,不說人主崇佛,反說是人主戲玩,附會得最妙;不說是天子敬信,反說是愚民易惑,警切得最深。蓋有此一段附會文字,方曲得委婉,有此一段警切文字,方轉得醒透。至後幅直言待之之禮,宜如彼,不宜如此。侃侃名言,真可立破頑懦。」可謂是中肯之言。■心台 中學中文科教師

隔星期三見報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