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教育 > 正文

【文山字水樂春風】劇團戲寶 公主殉國

2019-10-16

相信很多香港人都聽過粵劇《帝女花》中的兩句「落花滿天蔽月光,借一杯附薦鳳台上」,甚至有人整首主題曲《香夭》也懂得唱。大家都知這是名編劇家唐滌生先生的作品,也是「仙鳳鳴」劇團的戲寶,是最叫座,也最膾炙人口的劇目。

此劇半個世紀以來,傳唱不衰。不知由多少個劇團,上演過多少場次了,也一樣甚受歡迎,並奉為粵劇作品中的圭臬。不過,未必很多人知道其來歷。

原來,最早的《帝女花》見於清代詞人黃韻珊(1805-1846)作品《倚晴樓七種曲》。黃氏根據吳梅村的「長平輓詩」和張震的「長平公主曲」,撰寫成《帝女花》傳奇(以下簡稱之為「黃劇」)。

故事述說清兵進入北京後,明崇禎之女坤輿公主在尼庵欲削髮為尼,在削髮前上書清帝,清帝於是找原與公主有婚約的太僕之子周世顯,以公主之禮制為之完婚。公主因傷國事,終日涕泣,悲傷逾年,終病卒,謚長平。後世多直稱之為「長平公主」。

唐滌生先生在1957年把黃氏作品改寫為粵劇《帝女花》(以下簡稱之為「唐劇」),由原來的二十折濃縮為《樹盟》、《香劫》、《乞屍》、《庵遇》、《相認》、《迎鳳》、《上表》、《香夭》等八場戲,故事改編為長平公主與周世顯重相遇,假意順從清帝主意而還朝,並請安葬崇禎,釋放太子,然後在花燭之夜,雙雙仰藥於含樟樹下而殉國。

這是成功的劇作,而且是富文藝和抒情的作品。誠如唐滌生先生所言,《帝女花》跟《牡丹亭驚夢》和《蝶影紅梨記》等劇作不同,因《帝女花》既是愛情劇,又是歷史劇,不同後二者純粹是愛情小品。

重道德教化 傳忠孝節義

唐滌生先生非常重視道德教化的作用,符合了高明所提的「不關風化體,縱好也徒然」(《琵琶記》)的論調。他以「忠孝節義」這個主題,貫穿全劇,而並非單講公主和駙馬之羅曼史,更何況此劇也非大團圓結局。

「黃劇」既是清代產物,很難怪它仍有些封建、政治的桎梏。「黃劇」有很重的佛道思想,既以謫仙之說為開始,又常有「色色空空無定準......牽牽扯扯不能完」之思維;其次亦反覆頌揚清帝慈悲重義,與「唐劇」所說不同。

「唐劇」雖保留天上謫仙之說,但只作為二人姻緣由上天注定,完全配合觀眾的口味而已。而在可歌可泣的愛情之外,也有荈i步的思想和傳統的道德教化。

進步思想就在第一場《樹盟》中交代,公主「鳳台選婿」,完全是婚姻自主,有追求愛情的自由。「唐劇」又繼承「五四運動」反封建的精神,女子不用背負「三從四德」的枷鎖。這跟「黃劇」不同。「黃劇」中,公主是由母后決定婚配的,精神意義就比不及「唐劇」了。

至於傳統的道德教化方面,我們看公主選婿的條件,不在乎個人「潘郎相貌杜郎情」,卻重治國之志。二人唇槍舌劍,你一句「士有百行,以何為首?」他反問「女有四德,敢問什麼佔先頭?」一點也不浪漫,跟《紫釵記》中李益和霍小玉之一見傾心,拾釵而結盟的溫馨愛情相比,真的天壤之別。不過,觀眾看得就另有一番情趣。

公主所選的,是忠孝節義兼備的駙馬,她自己也是如此,所以才有下面的詐死避禍、隱世出家,到全都避不過了,要出來面對清帝,她就本荂u十四年來承父愛,一死酬親也何難?」之心,跟駙馬一起「殉國」,而並不是「殉情」。

駙馬周世顯忠孝之心,與長平無異。他洞悉清帝「借帝女花沽名釣譽,騙取民心」,而他早有「寧甘粉身報皇恩,不負娥眉垂青眼」之心,遂推演出全劇高潮-《香夭》一折。

為什麼他們不隱居避世呢?駙馬反過來勸公主「清修縱可成仙佛,可憐先帝尚未入葬皇陵」,他去上表,已有「拚教頸血濺宮曹」之必死的心。

但他們要死得有價值,遂假意歸順,但條件是「先安泉台父,後釋在囚人(太子) ,然後百拜入朝,共舉齊眉案。」答應在宮中舉行婚禮,成就那淒美的、史詩式的「斷腸花燭夜」,以「百花冠替代殮裝」的場面,令不少觀眾流下同情之淚。

唐滌生多次提到他們之死,只為殉國:周世顯哭告「感先帝恩千丈」;他是以「明朝駙馬」身份來看新娘的。至於「黃劇」雖有對故明的懷念,但卻加入不少「敘清代殊恩」之句,公主駙馬還得去多謝清帝去平「闖賊」呢。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