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教育 > 正文

【言必有中】外來詞譯法改變 看語境用新或舊

2019-11-06

香港的粵語基於歷史文化等因素,跟內地甚或廣州的一套標準都顯得有一些距離,而外來詞的吸收和使用則更為明顯。(邵敬敏:《香港方言外來詞比較研究》)然而,近年香港外來詞卻有偏向使用意譯的趨勢,跟內地的外來詞使用有不少相同處。如以前我們多用「亶瞴v(jelly),現在多叫作「果凍」;以前我們用「卡士」(cast),現在我們叫作「陣容」。以意譯外來詞取締音譯外來詞,當然可以起固本清源之效。明.李時珍《本草綱目》早已採用「櫻桃」之稱;清代徐珂《清稗類鈔》第四十六冊「服飾類」亦見「襯衫」一詞。而音譯的被取締,當然有助溝通和傳意,「民主」和「科學」取締「德先生」和「賽先生」更是顯例。但我們亦知道用「摩登」(modern)比用「時髦」更能帶出懷舊的味道,語文的應用須視乎實際語境而定。有時刻意用上舊外來詞,是為了一定目的。

粵語本身有很多難被取締的極佳例子,如「侍應」(waiter / waitress),簡而精,道出工種性質,屬服務行業,回應客人要求。而遙遙呼應英文「wait」的意韻。如果變成「服務員」,則消除了工種行業特徵之餘,又變得冷冰冰,變得很非人性化。僥倖此詞在香港一直沿用,或是方便之故。

香港外來詞使用習慣的改變,都在不自覺的情況下進行,雖然漸漸地以「新」取「舊」,但都有例外。如我們大多以「保險」(insurance)取代「燕梳」,但強調車輛保險時都沿用舊稱,以資識別。又如我們以前會「咖喱啡」(carefree)來形容「臨時演員」,現在多用後者,但當為加強語氣,帶有貶義時,則沿用前者,甚至以「死咖喱啡」來形容。因此在日常生活使用時,掌握語境才是最重要的法門。

■區肇龍博士

香港專業進修學校語言通用教育學部講師

網址:www.hkct.edu.hk/

聯絡電郵:dlgs@hkct.edu.hk

星期三見報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