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演藝蝶影】新加坡的口罩事件

2020-02-14

小蝶

新加坡政府在上星期六發出了橙色警示,當地市民都像香港人一樣,爭相搶購食物和日用品,因為他們說在「沙士」時,政府同樣發出橙色警示,所以他們都非常恐慌,嚴陣以待。

今年我們一家七口到新加坡過農曆年。上機時,我們全都戴上口罩,在登機處拍了一張他日足以成為記錄香港昔日社會大事回顧的「口罩全家福」歷史照片。機艙內,即使乘客們大都戴上口罩,服務員還是完全沒戴,可能是公司的指引還未有提及吧。

抵鶣寣A我站在入境處的櫃位前辦理入境手續。職員望荍琣n一會之後,終於笑蚢鴽睇﹛J「請你脫下你的口罩。」原來我這麼快便已經習慣口罩與臉部合一了﹗

那時候,新加坡已經開始出現搶購口罩的情況。我們在年初一在藥妝公司見到有口罩出售,單獨出售的竟然要一坡幣一個,即約五元八角港幣。盒裝的則要九十元一盒,比平時在香港購買的貴了一倍,而且非獨立包裝。那時候疫情並不太嚴重,我們不甘心多付一倍價錢,轉身便走。不過,心裡還是忐忑不安,因為不知道疫情會有何變化,終於還是低了頭,在翌日購買了兩盒。

走在新加坡街上,途人大多戴上口罩。一天,我們到環球片場遊玩。那天整個下午都下虓憚b大雨,頗為掃興。即使大夥兒在片場內的商店購買透明雨衣,穿上後還是全身濕透,一雙雙的鞋子恐怕都要報銷了。我們穿茬z明雨衣,戴茪f罩,樣甚狼狽,拍了一張照片。朋友們看到這張照片都嚇壞了,忙問︰「新加坡的情況已經這樣嚴峻嗎?」因為我們的打扮令人家以為我們正在面對生化危機﹗

泊船碼頭(Boat Quay)是新加坡的蘭桂坊,各式各樣的食肆林立河邊,永遠擠滿食客和飲客。這次我們在晚飯時間到那兒觀光,竟然非常冷清,各間食肆最多只有一兩^食客,完全與我記憶中的畫面不一樣,相信疫症對當地的經濟打擊不少。我們首天在小印度的大型超級市場內看到有少量N95口罩出售,心想不用用上那麼重型的口罩吧?為了心安,還是購買了一盒。到了回港那天,聽說香港的口罩都售罄了,再折返超級市場。我們這種「慢三拍」的反應當然只能望門興嘆。

回程時,機艙服務員都戴上口罩了,可見疫情更趨嚴重。返家後,家人問我是否拿了一盒口罩,我說沒有。遍尋不獲時,還以為遺留在酒店內。後來有人提醒,才記起我們七人,每人每天用一個口罩,便用了四十九個口罩了,哪兒還有一盒剩餘呢?大家只記得購買的數量,卻忘了已用的數量,真是糊塗得很。

返港後,原來已經難以在本地購得口罩了。有人介紹我向一名身在歐洲四出搜索口罩出售的人購買。我當然明白這個時候購買口罩必須付上較昂貴的價錢,可是總不成以比平時貴上七十八倍的價錢來購買一個3M口罩吧?此人囤積大量口罩以天價出售,可能會趁機發了一些災難財,但是卻換來更多詛咒--所有朋友一聽到他趁火打劫的做法即破口咒罵他--真的值得嗎?我祝他與他的口罩一直快快樂樂地生活下去。

因此,現在我們都說︰「誰在這時候給你口罩,誰就是你的真正朋友。」我慶幸我有這些朋友。有些朋友自己的存貨不多,卻提出要給我一些。我都婉拒了,請他們留下自用,我盡量少外出便行。

在面對危難時,仍然守望相助,同舟共濟,盡朋友之義,彰顯仁愛,這才是我們中國人固有的優良美德。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