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教育 > 正文

【琱j清思】木蘭從軍救國 傳統更重其孝

2020-10-14
■《花木蘭》劇照。 資料圖片■《花木蘭》劇照。 資料圖片

迪士尼拍攝的電影《花木蘭》近日在網絡上公映,卻引起不少爭議。有謂電影製作人不諳中國傳統文化,誤將木蘭的孝行淡化,致未能呈現傳統中木蘭的孝女形象。

考查木蘭易裝為男、代父從軍之事,最早當見於家傳戶曉的《木蘭辭》。其事跡雖然未見於正史,但民間確信真有其事,可謂深入民心。如明代焦竑《焦氏筆乘》謂︰「木蘭,朱氏女子,代父從征。 詞中有『可汗點兵』語,非晉即隋唐也。 湖北黃州黃陂縣北七十里,即隋木蘭縣,有木蘭山將軍塚、忠烈廟,足以補《樂府補題》之缺。」 據地方誌所載,在現今安徽亳縣、河南商丘、河北完縣等地,都曾立廟奉祀木蘭。由此可見,國人確信木蘭真有其人,為表彰其孝行,更立廟祀奉,以教後人。

有趣的是,晚清時由於國家多難,梁啟超等維新派,乃提倡「我女子亦國民」、「同為國民,同擔責任」。由此,木蘭的形象即在孝女典範以外,搖身一變為「國家女英雄」,成為「愛國救世」的「新女性」楷模。如1904年出版的楊千里《女子新讀本》,便用了三課來介紹木蘭,描述其從軍殺敵的英姿,並確立她在中西女傑中的重要地位。不過,這些男性所書寫的木蘭事跡,往往在其保家衛國的形象以外,仍然強調其孝悌之德。如魏息園的《繡像古今賢女傳》,雖然他亦將木蘭視為國家英雌,但卻將之編入「孝父母」一章,可見木蘭「孝」的形象仍是牢不可破的。

值得注意的是,在男性主導的文化傳統以外,以閨秀為主流的古代女性傳統,卻對木蘭有不一樣的詮釋。

長久以來,閨秀文人均喜在史傳中尋找女性的身影,更常引用木蘭等女英雄的事跡,以表達自己對女性困守閨中的不滿,以及對女性走出家門、建功立業的期盼。

木蘭在她們筆下,不只是一名孝女,而是如男性一樣,可任意展現個人才能、涉足公共領域的理想化身。如嘉慶女詩人孫蓀意的《孝烈將軍歌》:「 英雄何必皆男兒,鬚眉紛紛徒爾為,君不見孝烈雙兼古莫比,乃在區區一女子。」當中那巾幗不讓鬚眉的豪情壯志,可說是現今男女平權意識的雛形。■馮慧心博士 香港琤秅j學中文系高級講師

隔星期三見報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