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娛樂 > 正文

接西片原則須尊重中國文化 甄子丹冀用影片作軟性宣傳

2021-06-15
●甄子丹分享多年來的感悟。 記者倪夢璟  攝●甄子丹分享多年來的感悟。 記者倪夢璟 攝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夏微 上海報道)昨日(14日),第24屆上海國際電影節甄子丹大師班環節,在一個半小時的對談分享中,甄子丹不僅回顧了從業以來的種種經歷,更是毫不吝嗇地分享了他對動作電影的諸多看法與思考,特別是談及對香港動作電影的反思時,他表示,個人風格比用錢堆砌的特效更有味道。

「我覺得不僅是香港,人有一種生存的力量,當我們遇到最糟糕的一個遭遇的話,我們會想一些辦法去求生的。我們沒片拍,我們怎麼生存,又沒有錢怎麼拍的,可是香港那個時候拍出好多經典作品,都是從低成本的狀況拍出最經典的。」甄子丹回憶起早期的香港動作電影市場感慨道,那時香港動作片分了不同班底,不同班底出身的不會隨便串場,「有點像江湖的味道。」曾有一段時間,洪家班、成家班因有嘉禾的支持,大製作,很賣座,「八爺(袁和平)是很困擾的,3年沒拍電影,他3年沒拍電影我也3年沒拍。」面對這一境遇,性格直率的甄子丹在參考了李小龍等人的動作電影後提出,「我們沒錢,那些是用錢堆出來的,我們就打個人風格。」 從那時起袁和平的動作電影風格有了微妙的變化。而這一方法一直延伸到了甄子丹與吳京合作的《殺破狼》中,「我記得製片問我需要什麼道具,我說什麼都不需要,我只需要跟吳京兩個人去打,兩個人的風格,這個不是道具能做出來的。」

難忘與與李連杰泰臣對打

在甄子丹的從影生涯中,有不少高手對決時刻,但他卻坦言,「那麼多人我合作過,其實有兩個讓我打起十二分精神的,第一個是李連杰,第二個就是泰臣。」

甄子丹稱,拍《男兒當自強》時,徐克找他回來飾演大反派就是為李連杰(飾演黃飛鴻)製造一個最強大的壓力,所以那個時候大家都是全力以赴,用最快的速度,「李連杰真的很快,確實是一個強大的對手。」

而拍《葉問3》時找到了泰臣,令甄子丹很是興奮,「泰臣是我的偶像,我像一個小粉絲一樣,因為我小時候還沒有入行就看他的打拳。」可與此同時,甄子丹告誡自己,泰臣不會拍戲,因而打鬥時不會留手,「跟他演對手戲的時候,我就告訴自己,這個必須要很謹慎,不要以為你是在拍電影,你真的要當自己是在拳壇堶掘禰L對打,生死之決,千萬不要有稍微一點點的大意,你一點點大意別說KO了,會死人的。」特別是袁和平在拍攝時會要求將武打動作做滿,「我不能早閃,必須要等到他差不多到我的頭再閃,這個多危險啊,幸好我把那個拳閃了,當時我感覺到他的拳的風,就像一台大的貨車衝荍琩荂A我感覺到那種風。嘩,現在我的腦海還記得!」

淚灑《怒火》上海發布會

如今,國際市場對甄子丹頗為認可,諸多大片邀約其出演,甄子丹直言,如果沒有《葉問》,就沒有眾多的好機會、好導演、好項目找他,也就沒有機會去自我提升。而談及加盟《疾速追殺4》時,他表示,「每次我接那些西片,我覺得是給我一個機會,讓全世界看到中國演員的魅力。」在接到邀約後,他非常坦白且謹慎地向片方確認──角色和內容是否尊重中國文化?「不尊重的話,一定不會接受的。片方回覆說他們很喜歡中國文化,我在看過劇本後覺得各方面都不錯。我也希望利用影片來『軟性宣傳』中國文化,消除刻板印象。」

另外,甄子丹與謝霆鋒前晚出席英皇電影《怒火》上海發布會,兩人不約而同稱要藉《怒火》尋求突破及更上一層樓的最大決心,數年沒接動作片的霆鋒直言手癢又腿癢,得悉跟偶像子丹合作就更興奮。惟影合照時子丹和霆鋒看到台上留了一張空的導演椅,象徵去世的陳木勝導演,二人即忍不住轉身抹眼淚。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