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記錄帳戶
檢索 | 新用戶 | 忘記密碼 | 加入最愛 | 簡體 
2000年8月30日 星期三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 熱點追擊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2000-08-30] 森喜朗上台:神國論死灰復燃

放大圖片

日本首相森喜朗在記者招待會上為自己的言論辯護時的幾種神情

 森喜朗登台拜相以來,醜聞不斷。先有「狎妓」醜聞,後有「黑金」疑惑,再有「神國」謬論,這兩天還有「和黑道人物同席」的傳聞,使人對日本政治領導人的資質,甚至日本的國格,都不得不有所懷疑。

 口無遮攔原本是「鯊魚腦子,跳蚤心」森喜朗的特徵。然而,當上首相之後,他依然頑疾難治,繼續胡說八道,就不僅是個人格調低、政治水平差的問題,明顯是一項世界安全的潛在威脅,尤其日本「神國論」的死灰復燃。

推翻前首相的反省姿態

 4月24日,森喜朗在眾議院預算委員會,就回答有關日本侵華戰爭性質的質詢時,竟然又含糊其詞,企圖改變前首相的政策聲明,說對華戰爭是不是侵略戰爭,還要從歷史整體來判斷,不能妄下定論云。

 在野的民主黨政調會長菅直人當日詢問首相森喜朗:「你是否認為,日中戰爭是日本發動的侵略戰爭?」社會黨人村山富市,1995年8月曾以首相身份,對此問題公開表態:承認日本的「殖民地支配和侵略」是「無需懷疑的歷史事實」。當時是在紀念二戰結束50周年集會。菅直人所以重覆以此問題詢問森喜朗:一、森喜朗是剛上任的新首相,照理不能推翻前任首相的公開聲明,不然就是認識的後退,國際信譽的拋棄;二、上台前森喜朗是著名的鷹派,參拜靖國神社的政界積極成員,輿論界和關心日本政治的人都想知道,成為國家最高領導人後的森喜朗,是否會調整其政治姿態,顯示他是否是一名務實又負責的政治家。

 「青嵐會」進入政權中樞

 不料,森喜朗的回答卻在繞圈圈:「我們應該深刻反省那段不幸歷史。在總結那個時代、那段經歷的基礎上發展同新中國的關係極為重要。」接著才露出真情:「關於戰爭,由於時代背景的不同,存在各種各樣的看法。日本是否進行了那場侵略戰爭,應該由眾人在歷史中加以判斷。」森喜朗不僅否定二戰是「侵略戰爭」,還要推翻前首相村山富市,所謂代表日本對亞洲人作出的反省姿態。

 森喜朗外表講得婉轉,事實上卻利用其首相地位,甚至國會這個舞台,為日本極端右翼、為歌頌「大東亞聖戰」的所謂「自由主義史觀」,樹立政治權威。日本極端右翼不僅不承認,日本發動二次世界大戰是侵略行為,還宣稱是「大東亞聖戰」解放了東南亞。既然稱「戰爭有央v,當然就不必為軍國主義、皇軍的暴行,向亞洲世界人民懺悔、謝罪了。

 森喜朗不是單純的失言,一貫其信口雌黃作風,也不是附和復古主義者的「自由主義史觀」,而是在公開推銷軍國主義的「皇國史觀」。森喜朗當過教育部長,對歷史,對思想教育,不會無知到這種地步。何況,森喜朗曾經是自民黨極端右翼組織「青嵐會」的活躍成員,「青嵐會」一貫主張就是簡瞉埜捖掉v,重建強大日本。

 越來越多前「青嵐會」成員已經進入日本政壇的中樞,加上有越來越濃的「總保守化」政治氛圍,使日本最近政界顯得復古氣氛越來越重。森喜朗登台拜相之後,便急不及待在跟石原慎太郎相呼應,就是要為軍國主義翻案,就是要為侵略戰爭平反。

 神國論與主權在民精神

 森喜朗過去當過文部大臣(教育部長)、通產大臣(貿工部長),應該了解亞洲對日本的重要,以及恢復國粹主義教育的艱難,因此進入首相府之後,需要要有所表現。

 5月15日,森喜朗在「神道政治聯盟國會議員懇談會」30周年紀念會上發表演講。他是這個自民黨宗教政治集團的顧問。森喜朗除了強調宗教教育重要性之外,還說:「日本是一個天皇為中心的神之國」。對長期浸濡在戰前《大日本帝國憲法》中,已經是滿頭腦天皇「教育敕語」的人,並不覺得森喜朗的談話會有什麼不妥,但是接受現代教育、戰後「和平憲法」的人,就會覺得他在開歷史倒車。更加嚴重的是,現代日本國首相,竟然否定現代日本憲法規定的「主權在民」精神,本身不恪守憲法精神,以後怎樣執行政務?

 在日本一百多年的憲政史上,日本只有兩部憲法。一是明治維新以後的《大日本帝國憲法》;二是戰後制訂的《日本國憲法》(俗稱「和平憲法」)。戰前的憲法規定:大日本帝國由「萬世一系」的天皇所統治;其地位神聖不可侵犯;天皇作為國家元首統攬軍政大權。自1889年該憲法頒布以來,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天皇被神化,神道成為國家宗教,「神之國」思想又助長軍國主義,而軍國主義又利用「為天皇而戰」的旗號,在亞洲和太平洋發動了「大東亞聖戰」。

 1945年8月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日本被迫實行民主改革,頒布「主權在民」的和平憲法,也切斷國家與神道的聯繫,日本才開始走上新生的道路。天皇由「現人神」還原為「人」,他僅是日本國及其國民的「象徵」,而且憲法第九條規定,「日本永久放棄作為解決國際紛爭手段的戰爭發動權,不保有陸海空軍及其他戰力」。戰後日本憲法因此享有「和平憲法」的稱號。

 可能成為選舉票房毒藥

 森喜朗不顧歷史教訓,無視和平憲法精神,再度把日本定義為「神之國」,希望回返「政教合一」的過去,當然引起民眾嘩然,也使其他亞洲國家感到困惑。

 民主黨、社民黨、共產黨等在野黨抨擊森喜朗,違反憲法「主權在民」精神,除非他收回談話,不然將對現政府提出不信任動議。執政聯盟內部,公明黨也不滿森喜朗的發言,因為其母體創價學會一向反對神道壟斷政治;自民黨其他派系,受傳統佛教及新興宗教團體支持的勢力,也反對再仰神道之鼻息,因此也群起抨擊森喜朗的胡言亂語。

 大選在即,自民黨原本以為打「小淵牌」便可以囊括選民的同情票,重演80年代大平正芳突然逝世帶來的選舉大捷。不料政局被森喜朗如此一攪和,選民從同情小淵變成鄙視自民黨新領導層,特別是有如此資質的首相兼黨總裁的森喜朗。自民黨其他領導人因此擔心,森喜朗可能成為選舉的票房毒藥。

 1989年的自民黨首相宇野宗佑,他也是竹下派推舉出來的「代理首相」,除了名不見經傳,更因為女性醜聞纏身,使他無法站到選舉前線,結果給自民黨帶來選舉重挫,讓社會黨躍居參議院第一大黨。宇野只當了69天的首相,便被請下台,成了日本政治史上最短命的首相。自民黨目前最擔心的事,便是可能在重演宇野宗佑的歷史,而自民黨可能因此又要拱手讓出政權。

日輿論齊批森喜朗

王妍

 此間各大報紙近日紛紛發表評論和社論,對日本首相森喜朗十五日關於「日本是以天皇為中心的神的國家」的講話提出嚴厲批評。

 《赤旗報》發表的題為《沒有資格繼續擔任首相》的評論說:「森喜朗所說的『神國日本』,是日本戰前為取得世界霸權的資格,推行軍國主義和侵略戰爭的精神力量。」評論說:「主權在民的原則是載有放棄戰爭等維護永久和平內容的現行憲法的核心。戰後的日本應該同戰前的思想永久訣別,而森喜朗發表的講話是同戰後憲法的主張相違背的。森喜朗是以戰前的思想來指導今天的政治活動。」評論說,森喜朗的講話說明他對日本發動侵略戰爭這一歷史事實沒有正確的認識。

 《朝日新聞》發表的社論抨擊森喜朗的講話「否定了主權在民這一根本原理。這一事態是深刻和重大的。他的講話將使日本的國際信用受到損害」。社論說:「戰前的日本,把天皇和神結合起來,以神聖的天皇為中心對國家和國民進行統治,使軍部有了行動自由,這不僅使釵h國民犧牲,也給亞洲人民帶來了慘禍。戰後日本出於反省,割斷了天皇和政治的關係,確立主權在民的原則。在這種歷史潮流下,如果森喜朗能夠自覺重視國民主權的價值,就不會說出這樣的話。如果森喜朗不懂得這一道理,就令人懷疑他是否能擔任首相」。

 《每日新聞》發表題為《欠缺做首相的素質》的社論指出,「森喜朗關於『日本是以天皇為中心的神的國家』的講話令人吃驚」,「講話中不可忽視的是把天皇和神結合在一起,這將使日本回到把天皇當做『現人神』的舊體制中去」。社論還要求森喜朗收回錯誤的講話。

 《日本經濟新聞》發表的社論認為:「森喜朗的講話容易使人聯想到明治憲法中的天皇擁有主權的內容。目前眾參兩院憲法調查會正在圍繞憲法展開討論,年輕時屬於自民黨右派集團『青嵐會』的首相是否在考慮復活『天皇主權』呢?」社論指出:「首相自身在長期的政治生活中應當懂得講話的分量,政治家如果不拿自己的講話當回事,就等於貶低其自身的存在。」

 《讀賣新聞》的社論說,作為首相,不應當發表輕率的講話。

 

兩個國家 兩種態度——德日對二戰罪行的不同處理

•天 日•

 德國和日本同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發動者和戰敗國,但是這兩個國家對歷史上納粹主義和軍國主義所犯下的罪行採取截然不同的態度。這從最新發生的一些事情清楚地反映出來。

 五月十六日,德國政府和企業宣布,對納粹德國在二戰期間強迫使用勞工以及掠奪猶太人財產等罪行負有道義上的責任,並同意向他們提供賠款。德國政府和企業同意提供賠款的目的就在於承認歷史事實和承擔責任。

 反觀日本卻不是這樣。日本政府對軍國主義在二戰期間強迫亞洲各國人民充當勞工、強迫亞洲釵h國家婦女充當慰安婦以及掠奪亞洲各國人民財產等罪行,不但不願意承擔責任和提供賠款,反而千方百計地否認和推翻這些鐵證如山的歷史事實。四月廿四日,日本新任首相森喜朗在回答議員關於日本侵華戰爭問題的質詢時,竟稱日本是否進行侵華戰爭應由歷史去判斷。五月十五日,森喜朗進一步發表違反現行憲法的言論,公開鼓吹「皇國史觀」。「皇國史觀」是當年大日本帝國憲法的重要內容,也是軍國主義發動侵略戰爭的精神支柱。

 德國對納粹主義罪行和日本對軍國主義罪行之所以採取兩種不同的態度,是因為二戰結束後,德國對納粹殘餘分子進行了窮追猛打和徹底清算,而日本不僅沒有對過去各級戰犯進行嚴肅「清洗」,相反還縱容各種大大小小的軍國主義分子興風作浪,為侵略戰爭翻案。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往上】 【下一條】 【關閉】
熱點追擊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