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檢索 | 新用戶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08年12月6日 星期六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新聞專題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流行樂壇風雨卅年 明星唱罷民星登場


http://paper.wenweipo.com   [2008-12-06]
放大圖片

改革開放30年聲色犬馬看滄桑「聲篇」四之四

 ■本報上海新聞中心記者唐湛嫣

 流行音樂鐫刻著時代的烙印,反映社會生活的變遷。從復甦覺醒,到百家爭鳴,改革開放30年來,中國的流行音樂用自己的聲音記錄滄桑巨變,反映中國通俗文化的演進歷程。此外,各種選秀節目走俏內地,「民星」風頭直追明星。

時下已被斑斕的流行文化漂白過的年輕人,大概難以想像,改革開放之初,一首有著「愛情」字眼的歌曲如何撼動人心。上海音樂學院藝術管理系副系主任陶辛回憶,李淑珍《甜蜜的事業》中,一句「幸福的花兒心中開放,愛情的歌兒隨風飄蕩」的歌詞,令當時的年輕人倍感「刺激」,「原來歌裡還能唱愛情」。

七十年代末 鄧麗君情歌登陸

 儘管,李谷一溫婉的《鄉愁》一問世,便被劃入禁區,但官方顯然未能成功阻止鄧麗君的愛情歌聲大舉登陸。這位台灣女性柔柔的情歌,從盒式錄音機輕輕飄出來,數月間就淹沒了內地。買不到原版的卡帶,歌迷就用空白磁帶翻錄,沒有歌詞本,他們就自己聽寫手抄。

 陶辛表示,走出文革的中國人,需要釋放苦難,流行音樂來得恰逢其時,讓人耳目一新。同時,內地也湧現了大量的「抒情歌曲」,一改過去硬梆梆的革命腔,內容、思想,乃至風格,都跨出了一大步。而從撫慰中國人的心靈角度講,以鄧麗君為首的一大批抒情歌曲的功效等同於那個年代興起的「傷痕文學」。

八九十年代 流行樂黃金歲月

 很快,內地流行音樂迎來了黃金時期,追逐流行音樂也成為內地人生活的一部分。據稱,每到周末,時髦的上海年輕人,穿著喇叭褲,提著盒式錄音機,出現在蘇杭街頭,大功率播放著流行歌曲。無論是淒涼的《狼》還是活力四射的《熱情的沙漠》,音響一律開到最大,強迫整條街的行人一起收聽。這種「擾民」行徑,被當時年輕人視為前衛之舉。

 陶辛指出,雖然港台等地的流行歌曲已經開始廣為傳播,但在廣袤的內地市場,娛樂業者仍有大把撈金的好去處。因此,演員走穴興起,直到VCD、卡拉OK普及後,才告一段落。市場需求亦催生了一大批優質歌曲。內地流行音樂在數量和質量上,達到了頂峰。

 內地搖滾天王崔健的經歷或許是內地流行音樂歷程的縮影,他的成名作《一無所有》甫一問世,技驚四座。崔健將80年代、90年代初,國門打開時,國人的迷茫彷徨一股腦兒唱出來,因其見證了一代人的迷失和痛苦,成為中國搖滾樂的巔峰之作。

九十年代末 網絡歌曲唱主角

 尷尬的是,曾經和外來音樂分庭抗禮的內地流行樂,在貢獻了一批搖滾巨星、「新民謠」歌手後逐漸黯淡,最終在成熟工業化的流行樂面前讓出大量市場。雖然直至今日,仍有許巍、小柯等優質音樂人活躍在樂壇,但是內地流行音樂在1994年「魔岩三傑」、唐朝樂隊獻唱香港紅磡演唱會後,走下坡路的態勢已是事實。

 在內地,流行樂市場依舊繁榮,每年赴內地巡演的港澳及國際巨星們總是接踵而至,內地的流行脈動日漸與國際合拍。網絡亦加入到為流行樂推波助瀾的行列中。雪村那首原本無人關注的《東北人都是活雷鋒》,登上網絡後瞬間竄紅。平民創作的《老鼠愛大米》、《兩隻蝴蝶》等網絡歌曲,更為普通人過一把歌星癮提供了先例。

 陶辛認為,中國改革開放30年,內地的流行樂發展才剛剛起步,隨著社會財富的集聚,流行音樂亦會在文化復興中,開始振興之旅。

 深圳大學教授谷勇則大膽預言,「中國流行音樂真正能夠引起一代人反響的就是周杰倫」。他和陶F等人採用西方的R&B,又結合了中國的傳統文化意象,符合了現代都市青年的審美情趣和聽覺習慣,亦證明了「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

國人崇拜偶像 由單一變多元

 改革開放之風一吹,不但吹起了中國人對財富、外面世界的嚮往,也吹來了一股「偶像」新風。在文革「向紅」、「衛東」的潮流之後,兩個人物以一洗耳目的勢頭橫空出世。

 一篇報告文學《歌德巴赫猜想》,在一夜之間將陳景潤這個名字灌入數億中國人的腦中。而另一位來自台灣的鄧麗君,則以纏綿悱惻的歌聲一舉攻佔內地年輕人的心房。即使被斥為「靡靡之音」,但是對於在革命歌曲中浸泡了多年的內地年輕人,唱著《月亮代表我的心》、《甜蜜蜜》的鄧麗君,是如此契合他們傾訴個人情感、追求個人生活的強烈渴望。儘管鄧麗君從未踏足內地舉辦演唱會,儘管她離世已十餘年,但是她的音像製品暢銷依舊,她開啟一代人「追星」之路,也成為一代人心中永遠的偶像。

鄧麗君啟一代人「追星」路

 自鄧麗君後,偶像猶如雨後春筍在內地人心中冒出,一波波影視歌明星,被時代推上偶像的寶座,又被後來者取代。上世紀80年代,港台明星借由TVB劇集、電影、歌曲MV神速征服內地,造就了第一批中國「追星族」。《霍元甲》播放時,萬家門戶都同時響起「萬里長城」的旋律;《上海灘》熱映後,內地街頭驟然多了一群小「許文強」,頭戴禮帽,脖纏白圍巾。對於那個年代的內地追星族來說,外形姣好,風度翩翩的明星,魅力殊難抵擋,趙傳、林憶蓮等「實力派」亦衷誠捍衛。

 而以日流、韓流為代表的國際流行文化接踵而至時,內地年輕人透過發達的現代資訊、物流,可以第一時間聆聽新專輯、觀賞新電影、獲知偶像最新消息,偶像的選擇也更為多元。

選秀節目圓普通人明星夢

 2005年第二屆「超級女聲」選秀節目在內地催生了一批平民明星。在外來明星佔據了本土市場多年後,一群大都沒有接受過專業音樂教育的青年人,驀地被造星機器包裝後推到大眾面前,「粉絲」們毫不吝嗇地以超級偶像禮遇這些幸運同齡人。一時間,型秀節目成為全民娛樂,專業明星都難攖其鋒。

 對此,有專家指出,「型秀」節目近年走俏內地,「民星」風頭直追明星,其背後的意義在於讓每個普通人都有機會做夢。不管評委的語言多麼刻薄,不管自己的表現多麼外行,台上選手台下觀眾共同陶醉於挑戰傳統造星的夢想中。如果說過去內地人追星,是為理想化人物傾倒的話,那麼現在內地年輕人追星,更多的是追逐自身在明星身上的投影。

「口水歌」造就一代樂壇天后

 翻開中國改革開放後流行音樂明星譜,可以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不少歌星在成名之初,都曾經唱過「口水歌」。

 由於原版唱片進口限制,「口水歌」的出現恰好填補了市場空白。一張專輯中收錄了最近暢銷的主打歌,量大價廉,也廣受老百姓歡迎。它亦成為日後許多歌手創作人的敲門磚。

 1986年到1987年,日後成為紅透華人圈的天后王菲還是青澀的高中生。《王菲珍藏集》或許是她在內地出版的最後一張口水帶。盒帶收錄了12首歌,無一首原唱,大多是鄧麗君的經典歌曲,如《你在我身邊》、《我們倆》、《請你猜一猜》等。現在聽來,王菲當時的翻唱談不上自己的風格,帶著些許童音、聲線甜美是她最主要的特色。

王菲曾翻唱鄧麗君歌曲

 陶辛介紹,當時翻唱「口水歌」、夜總會翻唱已成氣候。比如台灣出了一個潘美辰,用不了多久內地就會有無數個小「潘美辰」面市。這些翻唱者中不乏專業歌手,而歌迷卻不在乎是否原唱,只要唱得好就照單全收。天后那英出道之初模仿蘇芮人盡皆知,蘇芮甚至有一次特別找到那英說,「你唱得很好,沒有必要模仿我!」走出蘇芮陰影的那英,日後甚至取得了比蘇芮更大的成績。

 上世紀80年代,「口水歌」出帶速度可謂神速,王菲的珍藏集7天就錄製完畢出棚,強大的市場需求,勝過一切鞭策。而一些出翻唱帶的大公司甚至會在盒帶中作出如下聲明:「港台作者稿費存我社,歡迎聯繫」,以此來解決版權問題。

專家:內地流行樂難振有兩因

 上海音樂學院藝術管理系副系主任陶辛指出,導致內地流行樂後勁不足的原因有兩個:一是「工業化」體制不健全。陶辛說,相對於港台乃至國際流行樂壇,內地樂人的音樂素養、音樂功底在多年奮起直追後並不遜色,但在產業化程度上卻有很大差距。例如,台灣甚至沒有一家專門的音樂學院,但是台灣卻有一整套音樂工業系統,多年來不知成就了多少天王巨星。

 二是內地的市場細化概念還比較淡薄,在歐美等成熟市場上,各種流派都有其生存空間,但現今內地市場仍是流行音樂一統天下。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新聞專題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