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永寶萬年 > 正文

明式傢具:羅漢床承前啟後 16、17世紀巔峰之作

2016-09-27

明式傢具造型簡潔,線條優美流暢,造工精緻,圓渾、典雅、實用,其精巧的榫卯結構使這種傢具歷久不衰 。

明式傢具主要起源於明代文化繁榮,經濟富庶的江南地區,有很多器形式樣都是文人參與設計的,所以非常儒雅。圍繞著有園林城市美譽的江南地區,文人薈萃,仕宦商賈雲集,安居於典雅的庭院,其精緻的生活方式反映了這段繁華時期的文化背景。

在中國古代傢具歷史中,明式傢具裡的床榻也是從唐代傳承和發展至明代達到顛峰階段,古人將床榻放置在廳堂和書房作休閒之用,當消夏納涼,觀星賞月時也常將床榻之類傢具放置庭院之中。成書於明代崇禎朝的《金瓶梅》 刻本插圖中,羅漢床屢見不鮮。

由於隨荇伅〞滷徽鴃A社會的演變, 羅漢床的型製、款式和觀賞面都出現微妙的變化,從而我們可以從以下的實例判斷其年份。

實例一,明代黃花梨馬蹄腳三圍板羅漢床。(香港私人收藏)。尺寸:長206cm,寬80cm,高82.5cm。

此床有茖憳炬M晰的明式特徵:三圍板,無束腰,直足內翻馬蹄。圍板以三塊黃花梨獨板製作,兩端拍抹頭,以保障圍板端頭不易開裂。正面圍板略高於側面圍板,高出部分經由兩側平緩自然的曲線過度,側圍板的前端亦造出和緩的倭角與正面圍板相呼應。三塊圍板均由厚板刨成,卻於外側均勻地挖出落膛,只留下極細的邊線,形成柔婉的外翻曲率,從簡潔平談中生出意趣,突顯了明式傢具的線條優美,又能減輕了重量,便於拆裝及搬運。床面邊抹用料厚重,冰盤沿自中間便開始向內收斂,底端只留出一指寬的直邊與牙條緊貼在一起,隨方就圓渾然一體。而牙條雖窄,立面用料也極為厚實,有力地支撐和分擔座面的承重,這也是明式傢具的明顯特徵。直足剛勁挺拔,馬蹄雄健有力,腿足上部及馬蹄的弧度處理得恰到好處,纖巧的牙板比晚期的床榻上的要窄些,從與腿足折角處的弧線可以看出。牙條經由寬材削去近半,才顯出完美弧線形和纖細的審美觀感,在無損於承重的要求下,盡量減低視覺上的滯重。為造出一件完美藝術品而不昔工本,獨具匠心,這也是明式傢具的明顯特徵。另,此床更為獨特之處是床身並無正反之分,三面圍板在任何一面都可以輕鬆安裝,能實現如此神奇的轉換,最重要在工匠製作時將床面卯和圍板榫做得非常精準,不容有絲毫偏差,才能在安裝時無需考慮床體的正反方向。據資料顯示到目前為止,還未發現遺傳下來類同的羅漢床。

在此刻意提醒讀者,這張羅漢床將交付香港嘉德於明年的秋拍上讓買家競投。而下月的3至7日,香港嘉德假港島香格里拉酒店舉辦的「秋爽故人來」明式傢具專題展覽,這張羅漢床也將與二十多件展品一起亮相,有興趣者請移玉步前往參觀,萬勿錯過!

實例二,晚明黃花梨獨板圍子馬蹄腳羅漢床(中國嘉德2011年春拍,成交價3千220萬元人民幣)。尺寸:長203cm,寬90.2cm,高73.7cm。

此床為晚明較標準的型製,全身光素,無束腰,造型簡潔,直牙直腿,內翻馬蹄,沿邊起線而線條優美,側圍與後圍板過渡自然,後圍板高度合理,整張床的感覺是簡練、淳樸和優雅實用。

實例三,黃花梨五屏風簪邊裝理石圍素羅漢床(香港私人收藏)。尺寸:長198.5cm,寬90cm,雪98.7cm。

隨荇伅〞滷徽鴃A社會的轉變,羅漢床的觀賞面也開始發生微妙的變化,床圍由獨板轉變為簪邊裝理石五屏風圍板,鑲有山巒雲紋予人飄逸之感的大理石,而且後圍三屏風開始增高,床下座還保持簡潔,以修長壼門式亮腳襯托,顯現出雅典、清新的感覺。整體明式大觀沒有改變,只是圍板有清式的意趣。所以,我認為這張羅漢床的製作年份是明未清初。■劉繼森

注:尚有實例四,因篇幅關係留待下期刊出。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新聞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