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走東走西:嬉皮士的「愛之夏」

2017-08-12

余綺平

1967年夏天,近十萬名來自世界各地的年輕人,湧至美國舊金山(三藩市)一小區。他們披頭散髮,髮頂插蚋A花,穿上奇裝異服,高呼「要和平,不要戰爭。」這一年的夏天,人類歷史上稱為「愛之夏」(The Summer of Love)。

今年是紀念「愛之夏」50周年。事隔半個世紀了,當年那個火紅的浪漫年代,至今仍然令人緬懷,仍影響茪@代又一代青年人。

上世紀60年代越南戰爭爆發,美國成千上萬青年人被派往殺戮戰爭;加上東西方冷戰達至峰點,戰爭一觸即發。年輕人深感苦悶,藉荍l食大麻和迷幻藥,過蚞K生夢死的日子。

這時候,美國大學生經常在校園舉行反戰示威,搖滾樂隊亦開始流行。年輕人寄望簡單的原始部落生活,在烏托邦尋找心靈歸屬。據當年的《大西洋月刊》報道,部分激進的極左主義青年,為了追求理想,竟願意離鄉背井去古巴,為卡斯特羅的革命砍甘蔗、做苦工。

而當年的舊金山灣區,正住滿了一大批追求波希米亞生活方式的藝術家。他們鼓吹性解放、反物質主義、崇尚精神生活,吸毒......他們代表了美國50年代的新文化-追尋新生活和新思想,播下了嬉皮革命的種子。

1967年1月14日,這批嬉皮藝術界在舊金山金門公園舉行搖滾樂派對,吸引近二萬人出席。這場音樂會,揭開了「愛之夏」序幕。

同年6月中,舊金山一個名為Haight-Ashbury小區又再舉辦音樂會,邀請搖滾樂隊來演出,近十萬名年輕人慕名湧至。由Scott McKenzie所唱的《San Francisco》(三藩市)一下子紅爆天,歌詞說:「如果你去三藩市,別忘記了在頭髮插上鮮花。」

他們插蚋A花來了,穿茪面m繽紛的土耳其長袍、戴上串珠、長髮飄飄,大麻味道散遍四周。街頭巷尾擠滿人,高呼口號「不要戰爭,只要做愛(Make Love, Not War)。」他們蔑視傳統,要廢棄道德。6月的燦爛陽光下,呈現了一張張年輕的嬉皮笑臉,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愛之夏」。

音樂會結束了,嬉皮士卻流連不去。他們睡在塗鴉的營車裡,部分人沒錢也沒前景的,流浪街頭,營養不良,性病蔓延......地方政府為他們提供食宿和醫療,但毒品泛濫,導致罪案和暴力案急升。烏托邦運動危害到人類的現實,結果,「愛之夏」蒙上惡名而終。嬉皮士夢醒了,大部分人重返校園,恢復正常生活。

從此,「愛之夏」替主流文化帶來巨大衝擊,影響了西方社會的音樂和時尚,以及近年流行的健康食品和環保運動。英國《星期》雜誌更指出,舊金山矽谷那班IT人的穿茈揮瞗A簡直與嬉皮士無異。

是的,嬉皮士的無政府主義,追求言論自由和獨立精神等思潮的衝擊,正孕育了矽谷IT人的創新思維。每年8月底在美國黑岩沙漠舉行的「火人節」音樂會,矽谷精英蜂擁而至,那些CEO更乘坐私人飛機來捧場。「愛之夏」得以延續,精神不死。

著名民歌手卜戴倫(Bob Dylan)的反越戰歌《答案在空中飄盪》(Blowing in the Wind),當年在「愛之夏」眾人朗朗上口。歌詞內有一句:「人們究竟要活到多久,才能被允許得到自由。」此句歌詞,放諸四海皆準。卜戴倫去年還獲得諾貝爾文學獎。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