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讀書人 > 正文

如何讓共享經濟不變質?

2017-09-18
■新美國基金會高級研究員史蒂文.希爾。■新美國基金會高級研究員史蒂文.希爾。

--讀史蒂文.希爾《經濟奇點》

「RAW DEAL:How the 'Uber Economy'and Runaway Capitalism Are Screwing American Workers」--如果直譯,新美國基金會(The New America Foundation)高級研究員史蒂文.希爾(Steven Hill)這本著作的書名應為《原始交易:「優步經濟」和赤裸的資本主義如何壓搾美國工人》。內地出版方卻巧妙地譯成《經濟奇點:共享經濟、創造性破壞與未來社會》(中信出版集團2017年8月第1版),讓其披上亦真亦幻的「標題黨」面紗,並散發出迷人的濃厚學術味道,好在這並不影響其思想的時代光芒和現實意義。■文:潘啟雯

早在2010年前後,隨紖ber、Airbnb等一系列實物共享平台的出現,共享開始從純粹的無償分享、信息分享,走向以獲得一定報酬為主要目的,基於陌生人且存在物品使用權暫時轉移的「共享經濟」。據統計,2014年全球共享經濟的市場規模已達到150億美元。到2025年,這一數字預計將達到3,350億美元。

面對這場浪潮,你或許覺得自己是一個路人,或許覺得自己是一個看客,或許充其量覺得自己是一個受益者,僅此而已。希爾卻告訴人們:遠非如此,你應當成為紅利的共享者。在希爾看來,共享經濟瘋狂突進的背後,是入不敷出的經營狀況、一輪又一輪的融資熱潮以及不斷曝光的破壞性行為。他的《經濟奇點》正是深入探究真實鮮活的共享經濟從業者生活狀況,由此挖開共享經濟的核心與本質,揭露共享經濟的「悲劇」和「陰暗」面,並聚焦共享時代的經濟解決方案。

共享還是獨享?

眼下,硅谷的技術同華爾街的貪婪形成了一種不可思議卻具有歷史意義的模式,並將此種經濟欺詐強加給人們:這種所謂的「分享經濟」,以Uber和Airbnb為例,其經營理念據稱是「解放勞動力」令其「不受拘束」「成為自己的CEO」,將自己僱用出去以完成靈活機動的工作,賺取報酬,與此同時公司也獲得一定的盈利。而實際上,這些工人都被迫去做一些特別瑣碎的工作(也可以將這些工作機會稱為「微工作」),然後從這些公司豐厚的利潤中賺取一丁點兒微薄的薪水。

希爾調查發現,共享經濟包括一個巨大的公司陣列,橫跨許多行業和工作崗位。許多工人不再在很長時間內受僱於某個單一僱主。事實上,在打「散工」的經濟中,這些僱主沒有法定的或者約定的義務為他們的工人提供安全網(事實上,通過剋扣工資,這些工人不僅有責任支付他們一半的社會保障和醫療保險,而且要負擔本應當由僱主承擔的一半,也就是說,還要從他們的工資中扣除額外的7.65%)。

從這個意義上說,「共享經濟」此種模式只是在表面上給了大眾些許實惠,實質上卻是讓大筆資金以一種令人難以置信的速度流入共享經濟企業自己的腰包;所謂的「共享」實際上是「獨享」,而且這種「獨享」比之前資本積累的任何階段都來得更加赤裸、更加直接、更加迅速。在這個過程中,這些共享模式的主流參與者試圖拒絕承認為自己工作的工人本應擁有的合法地位、剝奪工人本應享有的各項保障、逃離法律約束、扭曲自由市場、引發惡性競爭,等等。

對此,希爾一針見血地指出,新技術並沒有為蕭條的經濟打開增長的通道,尤其沒有為那些原本享有體面工作但因金融風暴而失業的人,提供像原來一樣有保障的生活,正是「創造性破壞」的新技術打開的所謂「共享經濟」對原有工作崗位數量產生了擠出,甚至將這些抽象意念用了一個新名詞--「經濟奇點」:一個財富集中在那些極少數特別有能力的人手中的「點」,從而成為一個幾乎沒有消費者需求的「點」,進而成為一個從內摧毀整個經濟的引爆點。

「綠色承諾」只是一句口號

有一種觀點認為,共享經濟會自動地讓社會少消耗「東西」。希爾認為提出這種觀點的人,根本不理解他早前曾提出的「折舊經濟學」。如果更多的人共享同一台設備,就意味茬o台設備將磨損得更快,你將不得不加快更換速度。

那些使用「優步」出行的乘客的意願當然是為了少開車,因此,他們自己的車輛使用壽命就會持續更長的時間。但如果這些想少開車的乘客使用的是「優步」共享出行平台服務,而不是公共汽車、騎自行車和步行,那麼減少自己汽車的使用對環境而言就沒有任何意義,而且在相當一部分情況下,甚至比自己開車對環境惡化的影響還要大。

換言之,幾乎沒有確鑿的證據或數據表明,共享經濟能夠促進經濟實現更加綠色的可持續發展:「綠色承諾」與實際產生的效果相比,顯然已更多地成為一句口號。

在共享經濟下何去何從?

在這個不安全的時代,失業和脆弱的威脅就像懸在人們頭上的一把利劍,針對共享經濟和「技術人」(自動化和機器人的大量應用,勢必將取代數以百萬計的工人,因此,工作崗位的前景看上去暗淡無光)興起,可能引發的社會和就業危機,希爾提出了兩個務實的政策解決方案:其一,改造美國經濟及其安全保障和社會契約,並推出了一種新的協議讓權利回歸到美國勞動者手中;其二,讓新經濟在信息和創新時代發揮作用。

具體來說,當任何僱主僱用一名自由職業者、獨立的承包商、臨時工或任何其他類型的非正規工人,都將被要求對員工代表支付現有的安全網計劃,根據員工的工作時間,僱主應按照比例注入資金。因此,這意味蚢等D將支付現有的社會保障、醫療保險、失業保險、工傷賠償和殘疾津貼;對於擁有多個僱主的工人,該工人將根據他的工作時間,在時間銀行系統中積累對每一個僱主的貢獻。員工在每個現有程序的賬戶將通過個人身份證號碼(如社會保障卡號碼)來實現識別和追蹤。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在當下中國,一邊是各大城市的共享單車正面臨被叫停投放的窘境,一邊是各種被冠以「共享」之名的「新業態」仍不斷出爐:共享汽車、共享睡眠艙、共享雨傘、共享充電寶、共享洗衣機、共享冰箱、共享電視、共享手機,甚至還有最新冒出來的共享服裝、共享馬扎、共享餐巾紙......一些打荂u共享」名號的項目,要麼名不副實,要麼有茖銗L目的。顯然,眾多氾濫的「奇葩共享」也讓共享經濟變了味。共享經濟是大勢所趨,若讓其不變質,應該釐清共享經濟的邊界。而希爾以「經濟奇點」的維度對「共享經濟」進行深入的觀察、探討和建議,或許也是我們可以借鑒的一面鏡子。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