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資金與熱情同燒盡最可怕 「品牌夢」路崎嶇 靠實力不放棄

2017-11-08
■香港知專設計學院為香港時裝界輸送人才。■香港知專設計學院為香港時裝界輸送人才。

「香港創意設計」系列之時裝(下)

早前特首林鄭月娥表示將支援設計業,並在施政報告切實提出注資10億加強設計產業,配合近年不斷新增的大專設計課程以及創意香港已有的資助計劃,銳意打造「香港創意之都」品牌。香港文匯報推出系列報道,走訪多個設計行業的業內人士,探討香港近年的設計文化、業界的最新動態,以及年輕設計師的機遇與挑戰。

從上一篇報道,我們看到香港時裝設計界行業的趨勢、政府和業界如何相配合大力推動,為時裝設計行業帶來希望與生機。但是,香港時裝工業畢竟積弱已久,國際市場競爭大,要一時三刻重振香港整個時裝工業不容易,地租貴、市場小,都是老生常談的問題。對於年輕設計師來說,他們又要面對什麼挑戰?香港時裝揚威國際的夢能在不遙遠的將來實現嗎?■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陳添浚、攝影:韓小玲 陳添浚

大抵每一個時裝設計師的夢想,都是擁有自己的品牌,建立具影響力的個人風格。

新銳品牌The World Is Your Oyster的創辦人鄞子欣(Joyce)認為要建立自己品牌依然不是一件易事,與被大公司聘請擔任旗下時裝設計師是兩回事:「香港市場小,地租貴,時裝的明星效應又沒內地強,想在香港創立自己品牌打出名堂的確很困難,很多人還是只認識Vivienne Tam,不少讀設計的同學多數為了維生都會找一份全職工作,不會自己創業,畢竟外面收入比自己創業高。」

Fave創辦人及設計總監、時裝設計師李冠然(Kenny)就看見過因為類似困境而令到品牌胎死腹中的例子。「本地市場始終較細、租金高,欠缺銷售渠道,對本地設計師品牌的發展造成很大障礙,看見有些品牌原本很有發展潛質,但當資金燃燒盡後看不到出路而被迫放棄,有點可惜。」

鄞子欣同時認為對年輕設計師來說其中一個最大的困難就是從學院到商業社會的過渡。「學校不會教你如何經營一個品牌、如何做市場推廣,上大學時主要都是做一些純設計上的功課,市場需求、接受程度、成本等商業知識都要靠畢業後自己摸索。但始終自己品牌帶來更多成功感,也是自己夢想,所以一定會堅持下去。」

設計師不懂生產工序難接軌

香港時裝界「教父」區偉文(Raymond)也同意香港年輕設計師的商業知識的確較薄弱。「畢竟做設計的和做生意的思維可以很不同。不過外面也有不少機會讓他們學習做生意,所以FFF才要帶設計師去巴黎,給他們一個機會和買家接觸。踏出了第一步後,他們就會漸漸明白不同範疇的商業知識,例如衣服的成本、生產、運輸、不同地方的牌照申請等。」

然而Raymond認為在大學提早教授這些知識其實未必太有效:「有學生可能會質問大學為什麼不多傳授商業方面的知識。但其實商業知識最有效的學習方法就是實戰。因為每個人感興趣的市場不同,有些人想專攻日本、內地、歐洲、美國市場,甚至只關心本地市場,每個市場的商業法則都不同。有人可能想有自己品牌,有人可能只想在時裝公司打工,所以很難在課程中滿足所有人,最終還是要看學生個人實力。」

互聯網令機遇多了對手也多了

比起商業知識,Raymond更希望大學課程有多一些手作的課程。「現在年輕設計師都不懂生產工序(making of the garment),畫了圖後就交給廠全盤負責,萬一廠方面有任何出錯就很麻煩。」他又指出年輕時裝設計師面對的另一考驗:「一年至少要做兩個collection,即秋冬、春夏,所以至少要有兩個完全不同的風格,因此拿了一次獎、或者成功了一季其實沒有用,最重要是第二、第三個collection的質素能承接下去。」Kenny作為過來人親身印證:「建立一個品牌只是一個開始,怎樣使這個品牌持續成長才是真正考驗所在。」

Raymond亦坦言:「現在互聯網發達,學生的眼界的確比以前闊,但全世界的設計師也有相同條件,多了機遇,但也多了對手。政府資助不可能讓每個人也受惠,你需要先把自己的刀磨利一點。」

走高端避免與速食時裝競爭

近年速食時裝(Fast Fashion)入侵全球服裝市場,品牌如GAP、H&M、ZARA、FOREVER 21的連鎖店在黃金地段的大型商場隨處可見。只需港幣百多元,就可以買到質地不俗、選擇繁多,又緊貼潮流的服飾,因此吸引到不同年紀及需求的顧客。它們的款式通常抄襲自時尚雜誌或者時裝展,當然這有可能觸及版權,但因為設計概念主觀,所以控告上困難重重,速食時裝利用這些法律的灰色地帶賺到盡。

速食時裝變相壓縮中、高端品牌的生存空間,對時裝業界同樣是一大威脅。為了對抗速食時裝,中、高端品牌如何守住固定客源就成為關鍵。陳景熙 (Calvin) 和鄞子欣 (Joyce) 直認速食時裝是一個挑戰,但他們也覺得高端時裝和速食時裝始終是兩個截然不同的市場。「當你的目標顧客包括年輕人時,很難避免他們會接觸到速食時裝。不過高端時裝的設計、剪裁、布料都是速食時裝不可媲美的,對時裝有追求的人對速食時裝興趣不大。」

Raymond則認為速食時裝也是市場的一部分。「只要有市場你就可以去做,但大前提是你要有那個能力,就像快餐店有很多家,但也有一些經營得比其他家好。每張訂單幾萬件,你能應付嗎?最重要是定位好自己,知道自己是否適合和有能力做速食時裝。」

Edith也不憂慮速食時裝會蠶食本地時裝市場。「價格較低、容易消化的速食時裝的確是大勢所趨。由最初H&M的引入、TOPSHOP、American Apparel等品牌都希望在香港分一杯羹,可見速食時裝在香港有一定的市場。另一方面看亦因為速食時裝的發展過剩,市場都很快接近飽和,使有實力的香港品牌在這大環境下佔有一大商機。」

助擴展本地零售平台是生機

對於本地時裝設計界的未來,Kenny則認為政府可以對症下藥:「政府可以考慮跟商界合作,提供一些場地及租金優惠給予本地一些有潛質的時裝品牌,令到他們有機會在本地開始零售業務。這一點很重要,零售可使到他們接觸更多的客戶群,又可使大眾更認識這些品牌。另外本土設計師品牌生產成本過高,如果有一些特別資助基金可以令成本下降,價錢更大眾化,自然有利開拓海外市場。」不過他認為最重要是年輕設計師要堅持理念:「要堅持自己的理念,堅守自己的設計,不要受環境因素就打亂自己、輕易放棄。」

Joyce則希望會有更多人關注男裝,以及有更多資源投放在男裝上:「現在男裝已經很流行,也有愈來愈多女性時裝設計師設計男裝。」

本港「針織女王」的羅可欣(Edith)則相信本地時裝有它的過人之處,並特別有賴於香港多元文化的土壤,她對香港時裝設計師有無比信心:「作為國際都市,香港的時裝亦較多元,結合中西方特色。而且香港的時裝設計師都有很多往海外進修/實習的機會,例如 id設計師Julio Ng及Vanessa Tao在英國London College of Fashion修讀時裝設計。香港設計師將不同地方取得的經驗、知識帶來香港的設計中,打磨自己的設計符合國際水平,正是香港時裝的優勢。」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