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視評】連觀眾也降服的《降魔的》

2017-11-17
■電視劇《降魔的》劇照。■電視劇《降魔的》劇照。

踏入十一月,又進入大台的「台慶月」,雖然應該沒有人會認真留意台慶當日的節目,但對於台慶劇,作為電視迷多少也有點期待。今年兩套台慶劇,分別是群星盡出的《誇世代》和由次一線演員挑大樑的《降魔的》。兩劇未完,未蓋棺先評論下,暫時《降魔的》吸引力略勝。雖然筆者喜愛黃智雯,而「馬明」也被視為平民版男神,但大台卻從沒有以一線演員規格吹捧和栽培他倆,而《降》劇的主要配角,亦是胡鴻鈞、黃子恆和劉佩玥這些年資更淺的「三等兵」。可是效果出奇順眼,馬明所飾馬季之「的士佬味」、黃子恆的「徐步高Feel」,都入型入格,充滿張力。

撇除大台的電腦特技粗疏,故事以傳統的「降魔伏妖」的主題,配以美式異能劇的元素:成魔會現「紅眼」兼被惡念操控,但又擁有強大超能力,故事依茬o橋段發展,其實已很有戲味,頗合主流觀眾、特別是年輕觀眾的口味。再者《降》的鋪敘亦有層次,角色何解有相關個性,因由亦交代清晰,特別是黃子恆所飾的展明,小時候因為怨恨,誘使被「紅眼」操控的媽媽推惡父(劉江飾)跳樓;長大後因為追捕賊人,再見到「紅眼」的強大力量。因為心中的怨恨,展明與「紅眼」契合,成為魔頭,與天生異稟、血液能伏妖之「的士佬」馬季成為旗鼓相當的宿敵,整個推敲都合情合理,沒有明顯的犯駁,大橋想通想好,自然已成功了一半。

角色的對話亦有生活的質感,很多鮮有在劇集出現、卻常見於現實生活的用語,《降》劇皆不避使用粗字甚至粗鄙的用語(如將性幻想單以一個J字作動詞,還有頗常見的罵人話「踣街」),都用得其所,沒有因為怕被批評「教壞細路」而避用,同樣亦沒有為取悅年輕觀眾而過分堆砌使用,又是一讚。

筆者很喜歡那班的士行家的互動,對的士行業「美化」之餘,也不至於太超現實。特別是李家鼎所飾的彪哥,他與馬季感情要好,但二人的情義也不是無條件(至少馬季被黑幫利用失手被捕後,彪哥也寧願袖手旁觀),不過馬季後來連番撞爛其的士,彪哥亦愧疚自己的出賣而既往不咎。這種相對微妙卻合乎人性的人際關係,才更有血有肉。

此外,《降魔的》高質之餘,還有茖漸鰳瞼縝a道的「港味」,或許這也是劇集得筆者歡心的另一大理由。■文:視撈人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