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讀書人 > 正文

【短訊】胡洪俠:最值得留存的文字是副刊

2017-12-25
■胡洪俠在鄭州松社書店接受記者採訪。劉蕊攝■胡洪俠在鄭州松社書店接受記者採訪。劉蕊攝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劉蕊 鄭州報道)新聞界一般把1897年11月24日定為中國副刊的生日,如此算來,今年是副刊這種中國報紙特有欄目誕生120周年,近日,由李輝主編、由大象出版社出版的「副刊文叢」將高質量的副刊文章集合起來,集合成為多部書籍。資深媒體人、專欄作家、《晶報》總編輯胡洪俠的《好在共一城風雨》是這套文集的首部作品。胡洪俠攜帶新書做客鄭州松社書店,在接受香港文匯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在這個時間節點談論報紙副刊、出版副刊文叢恰逢其時,「向中國副刊致敬!向中國文人辦報的傳統致敬!」

副刊最初是為了補充因新聞不足而產生的空白。「誕生之初,作為『附刊』是報紙間競爭的手段。」胡洪俠介紹。而五四時期,副刊成為文學革命和知識啟蒙的平台,各種思想的交鋒,這也奠定了副刊偏重文藝性、知識性的傳統。

胡洪俠說,報紙上的新聞是易碎品,而報紙真正值得留下來的是副刊文字。《好在共一城風雨》所收文字,皆是20世紀90年代胡洪俠任深圳商報《文化廣場周刊》主編時寫的「編讀札記」。這部書將帶領讀者看到1990年的深圳文化界有茪偵羆邞滌l求,他們發出了什麼樣的聲音,那一代媒體人和知識分子創造出了什麼樣的文化氣象。

在胡洪俠看來,報紙有四個使命:深度、觀點、人文、視覺。其中,傳達社會人文情懷的使命就是由副刊來擔當,即使是在報紙不斷改版,紙媒日漸式微的當下,副刊的這個使命也是沒有變的。胡洪俠在進入《晶報》後,為了突出對副刊的重視,遂將《晶報》的副刊改名為「人文正刊」。

彼時的大眾傳播還沒網絡什麼事,報紙興旺,副刊風光,作者往往一紙風行。胡洪俠主編的《文化廣場周刊》以「共同的園地,不同的聲音」為旗號,「廣場」上人多嘴雜,各顯神通,你可興風作浪,他亦撥雲弄雨,吵吵嚷嚷,果然熱鬧。在每期的《文化廣場周刊》開篇,他都會創作一篇「編讀札記」,那些被自己完好保存的手稿,讓他如今讀起來仍「備感欣慰」。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