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讀書人 > 正文

【書評】看小說學小說--大澤在昌的《新宿鮫》

2018-03-26

《新宿鮫》

作者: 大澤在昌

譯者: 詹慕如

出版:皇冠

由衷而言,我對冷硬派的警匪物語,其實沒有特別大的興趣。而當中《新宿鮫》是極有代表性的系列作之一,以主角鮫島的敏銳觸覺去偵查案件,其中尤以在歌舞伎町發生的連環襲警案為焦點,甚至出現了槍殺警察的嚴重事件,因此演變成與疑犯木津不斷追捕與逃脫的爭持,最後更牽引出更龐大的陰謀來。作為全球已銷出超過六百萬本的暢銷小說來說,自然有它的過人魅力,不過更吸引我的,是大澤在昌在他的《暢銷作家寫作全技巧》中,把自己的傑作逐一拆解,作為示例去指導學員(是書為他主講的寫作班記錄),更加多了一重夫子自道的趣味來。

好了,正如他自己所言,在寫出《新宿鮫》之前,一直是一位不受歡迎的作家。在《新宿鮫》前,大澤在昌其實已出版了廿八本作品,但沒有一本可以再版,因此被業界戲稱為「萬年初版作家」,嚴格來說也難以支持生計,只不過勉勉強強地餬口,情況和東野圭吾大爆發頗有相近之處。

現在當然一切今非昔比,而很明顯大澤在昌的而且確傾盡全力去創作《新宿鮫》,因而令到自己的寫作生涯可以突破樽頸,把自己提升至另一層次,也成為他津津樂道娓娓分析的絕佳文本。

不如就看看他如何借《新宿鮫》展述寫作之道?在談及小說潛規則中,他提醒學員千萬不要越界,即不同類型範疇的作品自有本身的既定法則,不要輕易打破,就好像在寫實性的警察小說《新宿鮫》中,主角鮫島不可能忽然與外星人決鬥,一旦如此肯定是敗筆之作。

不過與此同時,若凡事也規行矩步,小說也一定乏味沒趣。他正好以鮫島為例,雖然他面對匪徒對決時是百分百的打不死硬漢角色,但面對女友搖滾女歌手小晶又是另一個人,甚至有刻畫他在小晶未成名前,為她提供創作靈感,一起努力為她的歌填詞的片段。事實上,他也承認此乃兵行險茪坐@,因為有可能因人物形象反差太大而令讀者不接受,但意想不到卻不致乖常的處理,又可以令人物更加立體化,在一瞬之間拉近讀者與角色之間的距離,所以正好是越界與否的重要考量地方。

此外就是開首的安排,大澤特別強調作為流行小說,開局一定要別出心裁,予人截然不同之感,否則讀者連拿起來捧讀下去的動力也沒有,就可說立即被判死刑。他直言《新宿鮫》的開首改了五次之多,每一次都絞盡腦汁去避免讓人感受平庸的缺失。

在小說中,劈頭場面是鮫島為何搜集證據,獨個兒混入新宿的同性戀者大本營三溫暖中,但正好一進去便見到其他人發生衝突。

大澤指出在開局場面中,一定要盡量避免說明式的交代,諸如某某是刑警正在做什麼之類,一旦如此便令人感到沒趣,此所以在《新宿鮫》中其實一切全以場面交代,讀者最初甚至連鮫島是刑警也不知道,一方面既以為他是同性戀者,同時又期待看他與正在查案的另一刑警如何互動──衝突的場面原來是一名刑警入來要抓一名年輕小伙子,鮫島挺身保護,所以大家至此完全分不清兵賊的關係,但他的豪邁及勇氣首先已吸引了讀者的眼球。

那麼怎樣去收服讀者的心?大澤指出把專業用語融入對白中,是一種甚為有用的技巧。就好像剛才的場面,首先面對進來查案的刑警進逼,鮫島首先就對方拿出警察證件作多番揶揄,既嘲笑這些破玩意有何值得稀罕,同時也諷刺對方踩進別人的地盤──其中語帶雙關地點出自己才是新宿地頭的刑警,當然文本中也在諷刺對方在同志大本營中撒野。

好了,最重要的安排是鮫島接下來與刑警聊下去,提到剛才進來的小伙子,難道光茖迨l入三溫暖做牆板工──原來做牆板木工是警察用語及業界黑話,指在公眾澡堂的更衣室的偷竊行為。一旦出現了這樣的對白,大家的身份便登時互通,而又不會被他人識破,令大家可以各取所需繼續各自查自己的案件下去。

以上就是大澤在昌言及的小說心法一二,有時候看小說不一定要從興趣出發,由學習角度去探索,同時可以別具韻味。■文:湯禎兆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