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讀書人 > 正文

【書評】讀不懂天地人生-讀《天局》

2018-03-12

《天局》

作者:矯健

出版:作家出版社

這本書收錄了《天局》、《快馬》、《高人》、《命運的玩笑》、《珍郵》和《聖徒》六篇小說,小說共同的特點是大多是荒誕寓言式的故事情節,讀起來都給人壓抑的感覺,人物形象都是扭曲變態的。之前周梅森編劇的電視劇《人民的名義》熱播,也帶動了此書的熱銷。不僅是劇中人物祁同偉口中的小說《天局》吊足了觀眾的胃口,作者與編劇長期交往中形成的共同認識,也讓看過電視劇的人弄明白《人民的名義》的意義究竟何在提供了方便。「能過審又要好看,找到這個平衡點,體現了周梅森很高的政治智慧。」但即便說:「這部作品最突出的特點是,在主旋律的前提下,大膽地用猛烈的矛盾衝突揭露腐敗,大膽的台詞、大尺度高級別場合的刻畫,這點是很高明的。」該劇在這個時候推出,還是很耐人尋味的。作者說:「《天局》講的是一種極致精神,主人公渾沌雖然是農民身份,但願以生命為棋,勝天半子,這是人類的極致精神,可以是對藝術的追求,也可以是對權利、財富、地位的極致追求。這種極致精神很符合祁同偉極致的奮鬥、極致的貪婪和極致的博弈,有一種極致追求的悲壯感。」周梅森說:「我把它作為祁同偉性格形成的重要線索,祁同偉喜歡讀《天局》,可惜只讀懂了一半,所以註定失敗。一部《天局》,教人讀懂天地人生。」那活A這個寓言式的故事,告訴讀者這種極致的悲壯,究竟是徒勞的宿命還是值得讚揚的拚搏?恐怕很難看懂吧。天機一旦被人識破,此人也就必須死了。

《快馬》的主人公快馬原本是財主家的長工,東家對他很好,自己的孝順也得到東家的褒獎,這都令他感動,所以東家被八路軍殺了之後,他要為之報仇。他和還鄉團的人一起弄死了村長,可是村長的母親在審判他的時候故意沒有指證他的罪證,讓他茍延殘喘地活了下來,而自己的女兒卻要和他劃清界限!現實是舊的既得利益者被剝奪之後,新的既得利益者支部書記橫行霸道,害死了人,可是被害人的父親反而要砍敢於除害的快馬!快馬臨死之前長嘆:「天滅我也!」的含義是耐人尋味的,不是簡單的所謂階級鬥爭,而是人的存在感有無的問題。

《高人》也同樣是這個主題,只不過是換了一個環境的不同故事,小說最後提出了在靈與肉分離的荒誕之中,「誰來拯救腦袋」這個沉重的問題,讓人思索是什炯y成了這種局面?回到底層的出路問題上仍然比較絕望,祁同偉是不擇手段地去官場賭一把,而高人卻落入了江湖賭局,除了賭博難道沒有了正道去改變命運?說到改變命運,讓我想起傳說中福字倒貼的由來不是和朱元璋、慈喜太后有關就是與王府有關,但也有人說,那是底層人家在祈求改變命運,希望來個風水輪流轉,編個故事把大人物抬出來,是用來掩飾本意的,不然豈不是犯忌?

《命運的玩笑》中的災星大阿福,不僅自己是個倒霉蛋,而且誰與之沾邊誰就倒霉,可是他也竭力想改變命運。荒誕的是倒霉也是可以被人利用的,而他的善良也註定了他只能被人利用而已。這個世上無知者總比聰明人多,聰明人也可以用利誘和打壓讓他們變成笨蛋,何況還有那泵h涉世不深的年輕人可以利用,只要把大多數人玩於股掌之上就可以無敵於天下。經過懵懂中的生死經歷,大阿福終於回歸了認命!所幸他還有令人唏噓的愛情。

《珍郵》裡的「文革」郵票「祖國山河一片紅」在小說裡一出現就勾起讀者的無限遐想。貼了二張這種郵票的情書,居然從當時年輕英俊而且大權在握的軍代表手中橫刀奪愛。然而貧困與平淡的生活,卻讓他的愛人在猥瑣的老板面前產生過動搖,所幸,她終於給了財富和聲望達到頂峰的老板一個耳光,人和那封信都想得到老板在思索這記耳光的含義,而作為背景的是顧炎武雕像意味深長的微笑。顧炎武的名言在他的《日知錄.正始》中是這樣說的:「保國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謀之,保天下者,匹夫之賤,與有責焉耳矣。」

《聖徒》依然是小人物劍走偏鋒幹髒活,以博出人頭地的江湖故事。改變這種狀態難道是宗教的力量?小說的結尾說:「一線光明足以劃破黑暗王國。光,遠比黑暗強大。」這當然是美好的鼓舞,但無知的力量常常強過知識的力量,自然界也是光明與黑暗的交替。黑暗並不可怕,只要光明默默地作持久的努力,總是要衝破黑暗的,靠賭博式的投機,恐怕只會加重黑幕的延續。■文:龔敏迪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