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讀書人 > 正文

逛書展 邂逅名作家

2018-07-16

2018香港書展即將於7月18日至24日舉行,一系列的名作家講座也陸續舉行。按照每年的慣例,小編送上自己的私人心水名單,與大家一起逛書展,邂逅名作家!■文:花花、圖:香港貿發局提供

追憶劉以鬯

文學大家劉以鬯今年6月8日逝世,引來文藝界無限惋惜。劉以鬯1936年開始發表作品,主要作品包括了小說集《酒徒》、《對倒》、《寺內》、《陶瓷》、《島嶼半島》、《天堂與地獄》、《打錯了》、《多雲有雨》;散文和雜文合集《不是詩的詩》、《他的夢和他的夢》;文學評論集《端木蕻良論》、《看樹看林》、《短綆集》、《見蝦集》、《暢談香港文學》等。

劉以鬯一直追求文學實驗與創新,《酒徒》就被譽為中國第一部意識流小說。他的作品中,《對倒》與《酒徒》分別被王家衛拍成了電影《花樣年華》與《2046》,2010年,《酒徒》又再次被影評人黃國兆改編成電影。

今年的香港書展,為了紀念劉以鬯,特設「追念劉以鬯先生--『文壇宗師』的花樣百年」活動,屆時,東方之子國際公司在劉以鬯生前所拍攝的紀錄片《百年巨匠--劉以鬯》將會放映部分選段,羅佩雲(劉太)、梅子、許子東、東瑞、臧敬等嘉賓都會出席,與廣大書迷一同追憶以及向劉公致敬。

龍應台:美君,妳好嗎?

香港讀者最愛的華文作家之一龍應台將再次造訪香港書展,以「人生裡有些事,就是不能蹉跎」為題,與讀者分享她的最新作品《天長地久:給美君的信》。

美君,是龍應台的母親。2017年,龍應台突然決定放下一切,告別輾轉不同國家、城市的生活,回到家鄉陪伴失智的母親。母親的一生,是印刻在歷史大河中的個人情感印記,折射出經歷了戰火紛飛無情年代卻堅韌前行、撫育兒女的女性形象。「我們出生在山河破碎的時代裡,你們讓我們從滿目荒涼中站起來,志氣滿懷走出去。現在你們步履蹣跚、不言不語了--我們,可以給你們什麼呢?」龍應台如此問道。書中的19篇親密的書寫,如同朋輩般對茈擦佼銙鋮p語,其中所細緻描畫的,是曾經陌生或從未仔細了解的母親的一生。沒想到,要等了那麼久,女兒才以這樣的方式真正走近母親的世界。也正因如此,龍應台寫道:「恩情難以回報,天長地久,唯有庭樹萋萋,思之綿綿。」--「人生裡有些事,就是不能蹉跎。」

張抗抗:多情卻被無情惱

內地作家中,善於描摹都市女性的張抗抗,將與香港讀者分享她的文學創作。張抗抗的成長歷程,經歷過文革、體驗過「老三屆」的八年農村生活,在她早期的作品中,知青的生活一直是重要的主題,不論是其長篇成名作《分界線》,還是後來的《隱形伴侶》,都是如此。到了上世紀九十年代,她開始茩咧韏e女性形象,作品遠離民族國家等宏大話語體系,而用女性的視角來審視世界。《銀河》中的都市男女勢均力敵、彼此糾纏;《情愛畫廊》大膽塑造了追求愛與性合一的女性角色;《作女》則探討都市女性的慾望,以及對自我價值與自由選擇的琱[追求。今年四月,張抗抗剛推出了散文精選集《回憶找到我》,重返自己動盪不安的青春年代,在回憶中不斷自省。她說:「文字無法描繪過去時代的所有回憶,但其所留下的痕跡都會在某一時刻和我們以往的情感產生共鳴。」當她和香港讀者一起分享過往的回憶,有多少情感將會重疊、共鳴?

李長聲:閒話村上春樹

1988年起僑居日本,至今已三十年的李長聲,被稱為是「文化知日第一人」。他1949年出生於長春,曾任《日本文學》雜誌的副主編,已出版散文集十餘種,包括《浮世物語》、《紙上聲》、《枕日閒談》、《美在青苔》、《吃魚歌》、《繫緊兜襠布》、《阿Q的長凳》、《太宰治的臉》、《日知漫錄》、《居酒屋閒話》、《風來坊閒話》、《東京灣閒話》等。譯有藤澤周平著《隱劍孤影抄》、《黃昏清兵衛》、水上勉著《大海獠牙》等。他也同時為兩岸及香港多家媒體撰稿,如《讀書》、《聯合文學》、《明報月刊》等。

李長聲以日本為對象的隨筆深受讀者的喜愛。生活、審美、歷史......到他的手上,閒閒寫來,看來不經意,卻熨貼、舒服,細微之處更見見解獨到。去年,他在香港出版《送誰一池溫泉水:李長聲日本妙譚集》,美食、廁所、筷子、櫻花、桃太郎、溫泉水......日常物事背後的根源被他娓娓道來,由點及面,再貫穿歷史,照見幾個世代日本社會文化的淵源,讀來卻又不感深沉,反倒有趣得很。

這種「閒話」風格,大概來自於李長聲對隨筆的喜愛,他曾說魯迅的隨筆就是床頭書。他推崇隨筆,認為日本文學傳統就在隨筆,哪怕是《源氏物語》,本質上仍是隨筆性的敘述;他更認為,隨筆是日本文化得以建立自身審美的關鍵。

這一次,李長聲將以「村上春樹如果不進京,可能不會寫小說」為題帶來講座,閒話村上,會帶來什麼新奇觀點和背後秘辛?

幾米和痞子蔡 青春回憶幾何?

這次書展,兩個「霸佔」了我們青春回憶的流行作家亦將到場,那便是用溫暖圖畫潤色都市回憶的幾米,以及曾以《第一次的親密接觸》成為網絡文學開山鼻祖的「痞子蔡」蔡智琚C

幾米二十多年前患上血癌,大病讓他對生命產生了別樣的體會,也為他打開了真正的創作大門。他一直喜歡繪本,卻發現坊間的繪本都以兒童為對象,給成人的繪本很少。只因為這樣簡單的理由,他執筆為孤單的都市男女畫下溫暖圖畫。幾米的殺手寣A是「細膩」,文字配上圖畫,簡單卻直擊人心,如同《向左走向右走》,是孤單卻溫暖、抽離又貼心的都市童話。他的最新作品《不愛讀書不是你的錯》,反其道而行,獻給「不愛讀書的人」。大人關於讀書的說詞,與孩子對於讀書的想像有什麼不同?讀書或不讀書,真的是個大哉問嗎?繼2009年後,幾米重訪香港書展,與大家談談他的繪本創作。一別九年,幾米是不是又有了新的變化?

痞子蔡的到訪,則像是一次集體回憶的重現。對於八零後來說,誰沒有看過當年的《第一次的親密接觸》?1998年,蔡智痝o一處女作才一發表,就風靡兩岸。現今的網絡文學是大潮,但當年,書籍在網上連載,書寫語言全是最新潮的網絡「潮語」,主角「輕舞飛揚」與「痞子蔡」的網戀如同打開一個浪漫新世界。現在作品背後的男人即將訪港,由痞子蔡本尊來講出其愛情小說創作20年背後的故事,豈不吸引人?

除此之外,內地的北島、芒克、阿乙、野夫、余秀華、朵漁及李昕;台灣的胡晴舫、李戡、駱以軍;香港的李歐梵、李玉瑩、馬家輝及周潔茹;以及馬來西亞的戴小華等名作家都將一一與讀者見面。書迷們萬勿錯過啦!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